康暖打了个寒颤。    反常则妖!    “你过来,坐。”康连节对康暖招了招手,和颜悦色。    康暖走了过去。    不等她问,康连节就说道:“我跟你说,我今天可是得了一个大便宜。”    他脸上带着得意。    康连节是很爱炫耀的。他这个人,虚荣、爱炫,同时又有种深刻的自卑。    康暖每次看到他,心中都很难过。康家的儿子,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然而,听到他说“大便宜”,康暖又特别担心。    “父亲得了什么大便宜?”康暖小心翼翼问。    康连节哈哈笑道:“我花了这么一点点的钱,就让马帮答应帮我办三件事情,这是不是大便宜?    马帮的人,最擅长察言观色,他们也知道我面子大。说实在话,我倒是不愿意占他们的便宜,可他们偏偏要这样客气。”    好像他很风光似的。    康暖感觉他可怜。    可怜的同时,康暖又担心极了。    他让马帮办事?    他一个游手好闲的,能有什么事用到马帮?    和马帮接触的,都不是什么正经事啊。    康暖很怕自己露出情绪,打断了他的话,故而她装作很荣耀:“父亲面子自然大了。父亲,你有什么事情要马帮帮忙啊?”    这句话,点醒了康连节。    “……我让他们来保护我的安全不行么?”康连节不悦道,“这太原府,还没有哪个大人物能请马帮的人来做保镖呢。”    康暖的心,当时就沉入谷底。    她父亲非常高兴,却又不肯告诉她实话,还说什么请人保护。    他一个闲钱都不宽裕的人,需要什么保护呢?    康暖还在想再套话,就被她父亲赶走了。    于是,康暖失眠了一整夜。    她想:“快点天亮吧,等天亮了,我先去把这件事告诉姑姑,免得父亲闯出大祸。”    可仔细一想,万一她父亲是想对付姑姑呢?    她告诉了姑姑,父亲出师未捷,还是会被赶出去的。    “我得去见轻舟姐。”她想,“只有她能帮我。”    她如此辗转反侧,一夜过去了。    顾轻舟不知康暖的心焦。    她和叶妩睡了个回笼觉,八点才起床。    薄雨已停,金灿灿的光芒普照大地,空气里有淡淡的暖意。    吃了早饭,叶妩回家,顾轻舟则去了王家,给王珂复诊。    王珂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他正在摆弄一部留声机,准备舞曲,不知是请人跳舞,还是要自己练习。    “你因何而失眠?”顾轻舟端详他,“看你的气色,倒是不错的。”    “我给你打完了dian hua,就睡着了,八点多才醒。”王珂道,“你比药管用。”    顾轻舟啼笑皆非。    “那之前呢?之前为何睡不着?”顾轻舟又问。    五点多打dian hua给她,肯定是忍了一个晚上的。    王珂有点尴尬。    他早上那个dian hua,当时是很着急,现在看来,怎么都不太恰当。    “我去看了冉霜,回来一直想这件事,很高兴,就睡不着了。”王珂道。    他是兴奋而失眠。    后来他也想起,他昨天好像喝了三杯咖啡。    他失眠的时候,脑子一根筋担心自己出事,稍后才想起这茬。    “不好意思。”他跟顾轻舟道歉,“我太冒失了,应该多想想为何失眠,而不是为何病情反复。”    顾轻舟舒了口气:“你无碍,我就放心了。”    她又笑着问:“你去拜访过你的ying yu老师了?”    “嗯。”王珂心情愉快,“我见了小冉霜,她竟然还记得我,一眼就认出我来了。”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他这一两年瘦得厉害,跟以前有了很大的不一样,连他的ying yu老师都没能一口叫对他的名字。    小冉霜居然记得!    若是正常孩子,王珂也不至于如此高兴。    可小冉霜不是,她是个有点迟缓的小傻子啊。    “她的脑子好一些了。反应虽然还是不如普通人,却看得出来比之前快。”王珂道。    小冉霜的现状,让王珂感到很欣慰。不管怎么说,他当年杀尤峥,并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至少小冉霜免遭毒手。    看到小冉霜,他就越发心安理得。    “那挺好的。”顾轻舟道,“确实有这样的例子,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只要家里人用心引导,年纪大些之后,烧坏了的神经又慢慢好转起来。”    “但愿如此。”他笑道。    看着王珂,顾轻舟忽然想起昨日叶妩问的话来。    “失眠症治好了,王六哥是不是会变成以前的那个王六哥了?”    他会变成那个开朗的王珂吗?    顾轻舟忍不住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王珂。    王珂被她看得不好意思。    仔细端详,顾轻舟才发现王珂是精心打扮过的:一套咖啡色西装,同色马甲,胸前缀了金怀表。    怀表的链子熠熠生辉。    他的皮鞋也是锃亮。    顾轻舟有点奇怪,就问:“你是打算出门吗?”    王珂阴郁的脸上居然露出几分羞涩来。    他尴尬咳了咳。    他约了顾轻舟,自己却又要走,怎么都显得太过于失礼。    可是,他又不能不去。    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顾轻舟治好了他的病,又帮他保密,他在顾轻舟面前没什么可隐瞒的:“我傍晚有个约会。”    “女朋友?”顾轻舟看着王珂胸前的怀表链子,问。    “不是女朋友。”王珂略窘,“是范子惠,她是我以前喜欢的人。后来,您也知道”    后来他生病了,这些全断了。    如今病好了,范子惠突然约了他,王珂是惊喜的。    “不过她以前不怎么喜欢我的。她家跟我家有些不一样,她总嫌弃我太过于文弱。”王珂补充道。    因为求而不得,所以珍贵。    这也是他为何要赴约。    “那你们是怎么约上的?”顾轻舟问。    “她给我下了帖子,邀请我出城去玩。城外有一个温室大棚的庄子,种满了各色鲜花,她约了好些个朋
第1229章 奇怪的私约-->>(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友,大家要玩通宵的。”王珂说道,“这个时候,赏花会最是昂贵了。”    顾轻舟哦了声,兴趣不大。    王珂则问:“您要一块儿去吗?”    她正要拒绝,就听到王珂继续道:“虽说她家是混帮派的,不过,她是很好的一个女孩子,上进努力,她的朋友也都是好人家的。”    混帮派的?    顾轻舟的心思,莫名其妙略微一转。    然后她想到,当初王珂阳光开朗的时候,那女孩子都不喜欢他,现如今王珂变得阴郁起来,看着又瘦弱,她怎么可能突然对他有了好感,甚至还约他出城?    “王珂,宝藏的事情,你是不是只告诉了我?”顾轻舟忽然问。    “对呀。”王珂点头,“这是我的秘密,我怎么可能告诉其他人?”    “确定么?”顾轻舟问。    王珂非常肯定的点头。    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    “那可能便是我多心了点。”顾轻舟笑了笑。    她没有多提。    王珂还有事,只怕下午也要精心准备礼物,顾轻舟道:“你既然无碍,我就回去了。”    王珂再三保证:“我以后不乱打dian hua,更不会在凌晨五点打。”    顾轻舟笑笑。    她从王家离开了。    等她回到自己家时,王珂又来找她了。    顾轻舟刚刚进门,脱下了风氅,佣人就说王珂来了。    “怎么”顾轻舟哭笑不得。    王珂怎么想起一茬是一茬?    她让佣人请王珂进来。    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王珂不是很确定。    “我突然也感觉,范子惠找我,有点不同寻常。”王珂道,“我这些年都没见过她,她为何找我?”    顾轻舟端了茶盏,慢慢喝了一口。    王珂原本很兴奋的,可顾轻舟临走时那句话,让他的好心情全没了。    若范子惠有所图谋,肯定跟那些宝藏有关。    除了这个,他也没什么好处能给人家。    可王珂真没与人谈及此事。    “我想不起来了。”王珂略感痛苦,“司太太,我不是很确定,自己到底谈过那些钱没有。”    “此话怎讲?”    “我之前偶然会喝酒。”王珂道,“喝醉了之后,谁知道做了些什么呢?”    就在此时,佣人说康家的八xiao jie康暖来了。    康暖也是急匆匆来的。    两下见面,康暖差点没认出王珂,犹豫了下才笑道:“六哥。”    “你是暖暖?”王珂微讶,“你怎么变得这样漂亮了?你跟小时候可完全不同。”    康暖一愣,继而面颊微红。    “六哥别夸我了,我不太好意思。”康暖笑道,“我不是小丫头了。”    王珂也笑笑。    话被打断了,王珂就要告辞。    顾轻舟送他出门,对他道:“你还会去赴约吗?”    “要去的,都答应了人家。”王珂道。    “既然这样,我给你出个主意,可好?”顾轻舟道。    “当然,求之不得。”王珂道。    他来找顾轻舟,就是想让顾轻舟帮他拿个主意的。    可康暖来了,打断了他的来意。    他最近脑子是不够用的,经常丢三落四。    康暖在客厅略座。    远远的,她似乎听到了王珂激动的声音:“康二叔吗?”    康暖不由竖起了耳朵。    怎么提到了她父亲?    她心中更加不宁了。    而后,顾轻舟和王珂越走越远,康暖再也没听到他们说什么。    约莫半个小时后,顾轻舟才回来。    “轻舟姐,怎么了?”康暖忐忑问,“我方才好像听到了六哥说我父亲。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