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不能半途而废。    二宝的眼睛好不了,那么就让他学点旁的本事吧。    他和康晗都还小,现在还没有到结婚的年纪,分开也不至于那么难熬。    不成想,康晗却熬病了。    顾轻舟从男女爱情上处理二宝和康晗的关系,却忘记了康晗对二宝的依恋,更多是亲情上的。    “好,我们今天就去吗?”康晗急切了起来,说着便哭了,“师姐,我好想二宝。”    康三太太听了,不由唏嘘。    此事真叫人伤感。    孩子们的感情,浓烈纯粹,大人自叹弗如。    “等你病好了,我们就去看二宝。”顾轻舟保证道。    她给康晗把脉。    康晗的腹痛,并非什么大问题。    把脉完毕了,佣人偷偷进来跟三太太说,老太爷想要见见顾轻舟。    三太太把此话告诉了顾轻舟。    顾轻舟道:“那好,我这就去了。晗晗,你稍等,师姐去看望了你祖父再回来。”    “师姐,你一定要回来。”康晗追问,语气急迫。    顾轻舟点头说好。    老太爷想要见顾轻舟,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问起康晗的病。    “她这个腹痛,已经好几天了,吃药也不见成效,没有大问题吧?”康老太爷简单寒暄之后,直奔主题。    顾轻舟道:“没有大问题。”    “因何而起?”    “晗晗很想念二宝,所以没怎么好好吃饭。胃口不佳,导致了脾胃受损,积滞不化。    积而化热,热又结于肠胃,气机就难以通畅。不通则痛,很简单的问题。给她吃些化热的药,像生石膏、知母等,两剂就足够了。”顾轻舟道。    每次顾轻舟分析病情,语气娴熟笃定,格外叫人安心。    康老太爷就舒了口气。    “没事就好,我就说她不是普通的肠炎,否则怎么老是不能好呢?”老太爷道。    顾轻舟颔首:“不是普通的肠炎,您老睿智。”    老太爷笑笑摆了摆手。    他让佣人拿了纸笔,交给顾轻舟:“司太太,你先开了方子,让三房那边去抓药。我还有几句话,想跟您说说。”    顾轻舟道好。    她开了一副药方,以生石膏为主,其他寒凉之药为辅,交给佣人。    “药取回来之后,三碗水煎熬成一碗水,就可以了。今天喝一次,明天喝一次,便可痊愈。”顾轻舟道。    佣人道是,一一记下了,冒雪去了三房那边。    时间就到了下午四点半。    下雪的天气,到处亮堂堂的,屋子里却阴暗,早晚莫辩。    老太爷的屋子,地龙烧得很旺,顾轻舟浑身暖和。    这个时候,佣人却开了灯。    屋子里明亮,又温暖。    顾轻舟舒服叹了口气。    “司太太,我有句话想要问问你。”老太爷道。    顾轻舟道:“您说,我知无不言。”    “二宝”老太爷斟酌了再三,“二宝和我们家的婚约,你没有反悔吧?”    顾轻舟微愣:“我怎么会反悔?”    二宝能娶到康晗,康家愿意把女儿给他,这是他的运气,简直是占了康家极大的便宜。    顾轻舟又如何会反悔?    “这么久了,二宝仍是不归,我们不免有如此想法。”老太爷道。    顾轻舟道:“没有的,老太爷。我若是反悔,岂不是害了二宝和康晗?他们俩感情那样好。”    “的确。”老太爷道。    老太爷也不是非要个瞎子孙女婿,而是康晗。    康晗的性格执拗,若没了二宝,老太爷担心她活不长久。    没有二宝的时候,她病恹恹的,性格也沉闷;二宝来了,她成天心情愉快,长得也红润喜人,从不闹病;现在,二宝又走了,这段时间,她总是头疼脑热的。    康家都愁死了。    老太爷亦然。    “如果没什么大事,腊月就让二宝回来吧。”老太爷发话了,“两个孩子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再说,我们家的孩子,哪怕没本事也饿不死,我们不图二宝多伶俐。他那样,已经很不错了。”    顾轻舟和康家老太爷闲聊了一个多钟头。    屋子里开了灯,她也忘记时间。    直到佣人进来说:“老太爷,司师座来了。”    顾轻舟下意识看了眼墙上的自鸣钟。    已经晚上七点半了。    怪不得司行霈着急。    “快请。”老太爷道。    司行霈进来时,风氅和头发上落满了雪。    他脱了外衣,顾轻舟走上前替他拂去头上的雪,又为他整理了下衣襟。    “这么晚了,吃了饭再回去吧。”老太爷道。    司行霈和老太爷寒暄了几句。    问起康晗的病,他道:“看得如何?”    “无碍,五天后我再来复诊。”顾轻舟道。    司行霈颔首:“那就好。”    他又对老太爷道,“下雪天路不好走。白天叶督军的人把街道清理干净了,这会儿又落了厚厚一层。若是再耽误,只怕今晚回不去。”    老太爷就道:“既如此,我就不虚留你们了。”    从康家出来,果然见地上皑皑白雪,踩下去能深没脚踝。    短短一个下午,又是厚厚积雪。    临走前,顾轻舟再次去看了康晗,说了几分钟的话,这才离开。    顾轻舟和司行霈上了qi che。    “聊什么呢?”司行霈问她,“这么大晚上的,也不见你回去。”    顾轻舟笑笑。    她把自己和老太爷的对话,都告诉了司行霈。    “康晗最近是不太对劲的,没了二宝,她像是没了魂。”顾轻舟道,“老太爷很着急,康家其他人也着急。”    司行霈略微蹙眉。    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把外物当做依靠。一旦依靠倒了,如何立得起来?    康晗还小,这么快就把二宝当成了支柱,往后但凡有点什么意外,她如何自持?    “康晗养得太娇气了。”司行霈道,“将来,我们家玉藻不能养成她那样。”    顾轻舟莞尔。    在司行霈的意识里,玉藻已经是他的女儿了。    每次看到旁人家的孩子,都会想起自己的闺女来。    “没什么不好的。”顾轻舟道。    她又道,“老太爷让腊月就把二宝送回来,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和他详谈了那么久。    我已经说服了他,让二宝过了正月再回来。二宝还有很多事呢,不能半途而废。只有二宝强壮了,才能更好保护康晗。”    司行霈不屑。    顾轻舟又道:“我答应了康晗,等她病愈之后,带她去趟平城。”    司行霈不反对:“正好我也要回去。”    顾轻舟嗯了声。    司行霈又问她:“可要去平城过冬天?等过完年再回来。”    顾轻舟摇摇头:“不了。平野夫人那边,一旦我离开了会生变。如今一切稳定,才是最好的。”
第1223章 孩子们的初吻-->>(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司行霈搂住了她的肩膀,也不再多言了。    五天之后,顾轻舟去看康晗。    她的腹痛果然痊愈了。    一方面是药起了效果,另一方面是顾轻舟承诺带着她去看二宝,让她心情大好,从而胃口转好。    “师姐,我们何时出发?”康晗问。    顾轻舟和康家的老太爷、三太太和三老爷再谈了谈。    最终,康家的长辈同意顾轻舟带着康晗去平城,不过需得在三天后带她回来,不能久留。    顾轻舟道好。    飞机当天就出发了。    上了飞机,康晗有点紧张,死死握住了顾轻舟的手。    飞机在平城降落,康晗一直絮絮叨叨,可见她的焦虑。    顾轻舟笑道:“别担心,晗晗,二宝又不会跑。”    康晗仍是很担心。    她也把她的担心说了起来:“师姐,二宝这么久不见我了,他还记得我吗?”    顾轻舟道:“当然了。他忘了谁,也不会忘记晗晗的。”    从跑马场到司行霈的官邸,车子走得很快。    同时,副官早已接到了电报,让二宝在官邸等着。    车子进来时,二宝和朱嫂一起站在门口的台阶上。    平城冬月的风也是寒冷的,而且是湿寒,冷意丝毫不输太原府。    二宝一张脸冻得有点发青。    车子的声音,让他警觉,他侧耳倾听。    “二宝!”康晗尖锐的嗓音,划破了空气,传入二宝耳朵里。    二宝快步跑过来,准确无误抱紧了康晗。    “晗晗。”他欢喜,说话声音也高,“晗晗,你好香!”    众人都笑了起来。    顾轻舟上前,拉住了朱嫂的手,又让佣人和副官们各自去忙,别耽误了康晗和二宝叙旧。    朱嫂对顾轻舟的归来激动不已,再三问她:“是不是过了年再走?”    顾轻舟略有点遗憾。    她实话告诉朱嫂:“三天后就得回去,需得将康xiao jie送回家。”    朱嫂就叹气。    司行霈道:“您别着急,这不是给轻舟压力吗?”    朱嫂就忙道:“太太,我可没有催促你的意思。”    司行霈身边的人,总是很宽容,对顾轻舟也格外的照顾和体谅。    顾轻舟道:“我明白的。”    朱嫂煮了一顿很丰盛的岳城菜。    顾轻舟吃得饱饱的,往外头看了眼,二宝和康晗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这是司行霈的官邸,左右是丢不了的,顾轻舟也懒得去找,坐在沙发里喝茶,和朱嫂谈些琐事。    司行霈吃了饭,就出门去了。    “晚上不回来了,今晚要在驻地。”他道。    顾轻舟点头,习以为常。    他已经陪了她很久了。    二宝和康晗在不远处的凉亭说话。    空气很冷,康晗说了几句就开始哆嗦。饶是如此,她也不想回屋,她喜欢和二宝在一起。    二宝把大衣脱给了她。    他又握住了她的手,给她取暖。    他掌心粗糙了很多,可是很暖,哪怕在寒冬腊月,也是暖融融的。    “你想我了没?”康晗问他。    二宝点头:“想了。”    “啥时候想的?”    “睡觉的时候,吃饭的时候。”二宝仔细算了算,“除了训练的时候,都想了。”    康晗道:“我也想你。我不用训练,所以一整天都想你。”    二宝哦了声:“晗晗,你又赢了。”    康晗就很高兴,露出一口小白牙。    她想起前不久,她遇到了七哥和叶妩姐姐,他们俩在后院说话时,七哥突然在叶妩姐姐唇上亲了下。    好像很有趣。    康晗俯身,也在二宝唇上,轻轻吮吸了下。    二宝一惊,身子发僵。    康晗也感觉很奇怪,好像有热浪在身体里流窜。    这是他们俩第一次亲吻。    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对爱情就会无师自通。    康晗和二宝的感情,也在这个瞬间,有了异样的变化。    好像一下子就长大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