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在医院耽误了一整天。    司行霈也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事。    “来了几个ri ben人,看望高桥荀。”顾轻舟道,“我想听听他们说什么,所以没走。”    司行霈不屑挑眉。    无非就是问凶手。    “听到了吗?”司行霈打趣他。    “高桥荀很寂寞,他不想我走,就说我不会日语。但我不想招惹麻烦,毕竟蔡长亭是知道我的底细,我就说自己会说一两句。”顾轻舟道。    他们就不可能当着顾轻舟的面说。    顾轻舟当时避开了。    她还是想知道,ri ben人到底说了些什么,総ou ren们离开后,回到了高桥荀的病房?br />    她正要打听,高桥荀的父亲又来了。    等高桥教授过来时,看到顾轻舟又在,脸色特别难看。    高桥教授准备给顾轻舟甩两句难听的话,不成想高桥荀早已察觉。    “你如果说出什么,咱们父子情谊也就到此为止了。”高桥荀对他父亲如此说。    于是,高桥教授被气得晕厥了。    “高桥教授的身体不好,当场昏死了过去,高桥荀又不能下病床。”顾轻舟道,“我没办法了,总不好就这样甩手而去。    所以等高桥教授被送进病房,醒转过来,并且跟他解释清楚我和高桥荀没有不正当的关系,这才好离开。”    司行霈啼笑皆非。    他搂住了妻子:“看看,你还luan jiao朋友吗?”    顾轻舟叹了口气。    高桥荀那边,还是要敬而远之为好。不是她薄情,而是她得考虑高桥荀的父亲。    那老头对儿子的婚姻,如今很重视。    结过婚的女人,肯定是不行的,况且顾轻舟还是有夫之妇,简直是触犯了高桥教授的逆鳞。    “从前那个女孩子,就是高桥教授找过来的,特意想给高桥荀相亲。不成想,最后那姑娘一场伤心回去了。”顾轻舟又道。    高桥荀的心思很简单。    他如今想要的,是和程渝复合。    司行霈捏了下她的面颊:“还操心这事?”    顾轻舟摇摇头。    她顿了下,说起了正事。    虽然高桥教授闹得昏厥,顾轻舟还是打听出了ri ben人的猜测。    “高桥荀说,此事怕是跟政治有关,他们没猜到卓莫止身上。”顾轻舟道。    司行霈道:“也许猜到了,只是没跟高桥荀说。”    “也对。”顾轻舟道。    略微沉吟了下,顾轻舟又说卓莫止:“他枪法真不错”    司行霈哈哈大笑。    “但是,他这事做得过了分。”顾轻舟道,“他是欺负人!”    司行霈不以为意。    “没什么过分的,情敌之间原本就是你死我活,他没有打死高桥荀,已经算是很好了。男人不把怒火放在女人身上,而是找准了敌人下手,是个男子汉。”司行霈道。    顾轻舟坐到了他腿上。    她落在他怀里,捏住了他的两只耳朵,几乎要把他的耳朵揪掉:“这么缺德的事,你还帮腔,真是过分!”    “这是我的立场嘛。”司行霈笑道,“你不同意,我以后不说了。”    说罢,他楼紧了顾轻舟的腰。    嗅了嗅她身上的气息,司行霈道:“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以后别再去医院了。”    “不去了,再去真要气死高桥荀的父亲。”顾轻舟道。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与此同时,卓莫止正在程渝的院子里吃晚膳。    气氛很温馨。    程渝特意点了烛火。    葳蕤烛火,透出暖huang se的光,地龙烧得很旺,墙角一株腊梅傲然盛绽,满室幽香。    食物很美,视线里的人也很美,卓莫止原本想要坦诚的话,全堵在喉咙里。    他不想毁了此刻的美好。    而程渝,也改变了一点态度,跟他解释自己把马卖了,钱捐给了孤儿院。    她又道:“我不图他的东西,只是我不想和他再有牵扯。”    卓莫止很想问:你此举,是真的忘记了他,还是仅仅考虑到你们没有前途,所以狠心放下?    这个问题,看似结果没什么不同,实则大有差别。    然而,他也没问。    打伤了高桥荀之后,他好像出气了。    此刻的他,心中无怨,哪怕程渝心里还藏着高桥荀,他也能接受,只要她不再和高桥荀来往。    “你做得对。”他道,表情也是难得的柔和,“这样很好。”    程渝就笑了。    卓莫止望着她的笑靥,深感这是世间最美妙的。    他忽而明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俗语来。    若可以,他也愿意做个风流鬼。    “你今天很乖嘛。”程渝意外,同时也欣慰,“你要是一直这样乖,姐姐也不会嫌弃你的。”    卓莫止略微蹙眉:“你想当我的姐姐了?”    “我原本就比你大。”程渝道。    于是,两人梳洗之后睡下,卓莫止压住了她,偷偷在她耳边问:“姐,给糖吃。”    “什么?”程渝哭笑不得。    她是意外。没想到,卓莫止会说出这样幼稚的话来。    卓莫止掀开了她的睡衣,钻了进去。    程渝倒吸着凉气,随着他的动作而颠簸,也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姐姐不是好做的。    这场风波,程渝只当是过去了。    她依偎在卓莫止的怀里,不肯深想前景。想了也没用,她的人生早已被她弄得一团糟了。    现在再想要重新收拾、从头开始,非要扒一层皮不可。    但凡有一点希望,她也不会放弃高桥荀的。    而程渝,没想过浴火重生,她得过且过。    顾轻舟帮程渝捐了钱,试探着提了句高桥荀。    程渝什么也不知道。    顾轻舟也没有多提。    高桥荀的父亲不喜欢顾轻舟,肯定也不喜欢结过婚的程渝。    此事就暂时放下了。    时间到了十一月底,太原府又是一场暴雪,一连下了七八日。    道路被雪覆盖了。
第1222章 司行霈的指导-->>(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顾轻舟想起了去年下雪的日子。    “又一年了。”顾轻舟拥着大衣,站在屋檐下看雪。    她的脚趾已经冻得没了感觉,仍是不想回屋。    她喜欢这搓棉扯絮般的大雪。    在江南时,雪也是有的,这样的盛况却是从未见过的。    将来,顾轻舟的儿孙,大概也是都生活在江南。等她老了,坐在温暖的午后阳光里,给孩子们讲述趣事,这些雪景就是资本之一。    正畅享着,佣人说:“太太,康家的三太太来了。”    康家的三太太,是康晗的继母。    自从二宝被司行霈强行带走后,康晗一直不开心。    顾轻舟也去看过她的。    如今三太太过来,也许又是康晗的事?    顾轻舟连忙站起身,对佣人道:“请三太太进来。”    康三太太冒雪而来。    她穿着大红色的风衣,兜帽盖住头脸,一抹红艳走在皑皑白雪的世界里,格外醒目秾丽。    进门时,她的手脚都冻僵了。    顾轻舟让佣人端了热茶给她。    一杯滚热的茶,她一口口慢慢喝着,喝完才暖和起来。    “就是腹疼。”康三太太说明了来意,果然是因为康晗的病,“请了西医到家里,给她开了西药,又挂了盐水,还是没好。”    康晗之前病得奇怪,是顾轻舟治好了她。    这次她腹痛,康家只当是小事,不成想西药吃了两天还是无济于事。    老太爷坐不住了,怕康晗旧疾复发。    康三太太冒雪,亲自来请顾轻舟,足见康家对她的尊重,以及对康晗病情的慎重。    “老太爷疼她,疼得跟眼珠子似的。万一有个闪失,我也担当不起,这才特意来请您。”康三太太又道。    顾轻舟颔首:“我去看看吧。”    她上次去看康晗,还是一个月前。    “真不好意思,天气这样坏。”康三太太道。    顾轻舟摇头:“这是医者本分。再说了,二宝是被司行霈弄走的,我也应该多去看望晗晗。”    她回里屋更衣。    换了件夹棉的旗袍,又披上了皮草大衣,这才跟着康三太太出去。    她对佣人道:“师座回来问起,便说我去了康家。”    佣人道是。    路上积雪太厚,叶督军已经调了两个团进城,专门负责各处的扫雪,确保道路通畅。    顾轻舟这边出去,路还是很好走的,毕竟紧挨着督军府。    然而走了半个小时后,就堵住了。    “前头一辆拉煤炭的马车,马儿失了蹄,一车煤全倒在地上,挡住了路。”司机下去看了一圈,回来禀告道。    后来好不容易道路通了,却又赶上了两辆qi che相撞。    太原府有qi che的人家,都是豪门富户,都有底气,谁也不肯让着谁,就吵了起来。    如此折腾,明明不到一个小时的路上,愣是走了四个多小时。    顾轻舟到康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    康晗躺在床上,脸色蜡黄。    她又瘦了很多。    瞧见顾轻舟时,她猛然坐起来,眼睛里全是惊喜:“师姐,你是不是送二宝回来了?”    顾轻舟很是尴尬。    “对不起,晗晗,二宝还没有回来。”她柔声道。    康晗那墨色宝石一样的眼睛,顿时就灰暗了一层。    瞧她如此,顾轻舟心中不忍。    “你快点好起来。等你好了,我带着你去看二宝,如何?”顾轻舟问。    二宝已经离开很久了。    这些日子,司行霈对他的训练越发有了成效,教员说再教二宝半年,他哪怕眼睛看不见,也能八成像正常人。    顾轻舟要的,就是他稍微能有点正常人的生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