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8章宝藏    顾轻舟也听说了西跨院的趣事,差点没笑抽过去。    “你作死吧,好好的,你让人家做什么大虾?”顾轻舟问。    程渝很是委屈。    “我哪知道他那么不靠谱?”程渝道,“你是没看到他的表情。他非常淡定,哪怕是出锅了,明知道弄砸了,他还是一脸肃然告诉我,只是卖相不好,味道可正宗了。”    顾轻舟又大笑起来。    司行霈也听说了这等趣闻。    “你让卓莫止来,我教他几个菜。”司行霈道,“滇菜我做的不地道,却是会做的。”    “谁想吃滇菜了?”程渝要抓狂,“我是云南人,一定就要天天吃滇菜吗?我就是想吃凤尾虾。”    “那正好,我教他岳城菜。”司行霈道。    程渝想了想,又不同意。    司行霈能是什么好东西吗?    他到时候把卓莫止当下人使唤,程渝看到了肯定要受气。    她可以使唤卓莫止,却不想司行霈蹬鼻子上脸。    “不用了,我不信任你。”程渝道。    司行霈白了她一眼。    程渝立马白回来。    顾轻舟在旁边笑,心情极好。    司行霈上午还有点事,见顾轻舟的情绪已经好转,他就出门了。    “叶督军的胡师长,请我喝酒,估计要晚点回来。”司行霈道。    “你跟人家的师长勾结,打算做什么龌龊事?”程渝在旁边问。    司行霈道:“正常来往。”    程渝自是不信。    顾轻舟笑笑,拉了程渝:“你别胡说八道,这是叶督军的地盘。”然后又对司行霈道,“你去忙吧。”    家有贤妻,就是顾轻舟这样的。    司行霈离开之后,卓莫止也去了学堂,程渝回了西跨院休息。    顾轻舟刚收拾了,打算睡个午觉,却听女佣说外面有一个男人,自称是王家的少爷,要见顾轻舟。    王家的?    王璟还是王珂?    顾轻舟感觉,只有这两个人会来找她的。    “请到外客厅吧。”她道。    左右不是很困,她换了身会客的衣裳,打算去会一会。    顾轻舟的高跟皮鞋,踩在青石砖上,一阵滴滴答答的清脆作响。    屋子里的人站了出来,迎接顾轻舟。    是王珂。    这人没什么大病,精神却非常不济。    他看起来状态比上次更差了,不过,他看顾轻舟的眼神,依然让顾轻舟感到很不舒服。    就像是一头饿狼看到了一块肉!    倒也不是爱慕,而是渴切。    顾轻舟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王珂这样的,她倒是头一回见。    王珂见顾轻舟是一个人来的,她身边没有司行霈,也没有程渝,不由得松了口气。    “司太太。”他站起身来打招呼。    “六少爷。”顾轻舟点了点头,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直说无妨,只是拜师之类的话,不必再说了,我不可能收你为徒的。”    她还记得上次王珂的话。    他若不是为了此事,不会再登门的。    然而,顾轻舟哪怕真要收徒,也会收一个真心求学的,王珂显然不在此列。    “司太太,能不能让您的佣人们先出去?”王珂要求道。    顾轻舟接过女佣递上来的碧螺春,抿了一口:“我的人都是很可靠的,六少爷若是愿意直说,我洗耳恭听;若不愿意说,喝完这杯茶,就离开吧!”    本来端着茶盏想要润润喉的王珂,忽然觉得手里的茶盏有些烫手,赶紧放了下来。    顾轻舟的意思,他明白了,她不愿意跟他单独相处的。    王珂想到日日夜夜受的折磨,没有办法,只好妥协,压低了声音:“司太太,您得保证今天我跟您说的话,不会传给其他人知晓。”    顾轻舟没有说话,看着王珂。    王珂有些急了,脱口而出:“司太太,我是来找您治病的,我是您的病人,您身为神医,应该替病人保密吧?”    “你说。”顾轻舟点了点头,这便是答应了王珂的意思。    同时,她给女佣使了个眼色。    女佣退了下去。    客厅只剩下他们俩,王珂这才松了口气。    他顿了顿,才道:“我,我的失眠症越来越严重了。司太太,能不能求您,给我开个药方?”    顾轻舟皱起了眉头,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涌上心头。    刚刚王珂那神秘小心的样子,让她以为他要跟她说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谁知道到头来还是叫她给他治失眠症而已。    王珂的行为很古怪。
第1208章 宝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六少爷,你没有失眠症,至少在我看来没有。你若是有,也只是情志病。你这些奇奇怪怪的话,我觉得你不像真心求医,那么我也治不了你。你请便吧。”说罢,顾轻舟就要离开。    王珂急了,也站起来,想要阻拦顾轻舟。    他言语混乱:“我真的很痛苦,司太太……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我的失眠症更严重了,这些天统共才睡了两三个小时。    之前我去城郊找您,没下雨,但是吹了风,我感染了风寒,还有些发烧,一直没好。    若不是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不会顶着发热来找您的。司太太,只有您能救我了!”    顾轻舟叹了口气。    他此刻的话,终于像个求医之人该说的。    既然他是真心求医,哪怕他再古怪,顾轻舟不好将他拒之门外。    情志病也算是中医的一种,顾轻舟能治。    王珂苦苦哀求,顾轻舟只好跟他实话实说:“六少爷,你没有失眠症,但是睡眠的确不好。也许你根本没病,你想过没有?”    “不,我不可能没病的。”王珂急切的说道,“我失眠症很严重的,司太太,您是神医,您看看我的脸,哪里像是没病的样子!”    “你的身体确实是没病,只是有些营养不良。”顾轻舟平静又温柔,“你回去多吃点补品,营养跟上了就没事了。”    “不可能,不是营养补营养的,你是神医,你怎么能说如此不负责的话?”王珂猛的站起身来,“我不能就这么回去!”    他被失眠困扰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了,平日里为了多睡一会儿,不肯跟任何人来往,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酝酿睡意。    后来他听说来了一个医术非常高超的司太太,救了小十的命,他想,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治好他的失眠症,也只有这位司太太了。    可他又不愿意找顾轻舟,不想说明病因。    睡不着的时候,他又把希望寄托在顾轻舟身上。    顾轻舟在他的眼里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味药,能够治好他失眠症的药。    他想拜顾轻舟为师,被拒绝了,他求顾轻舟替他治病,还是被拒绝了。    王珂是王家的六少爷,从前很有教养,不该死缠烂打。    可是,失眠实在太痛苦了,他被折磨怕了,所以只好来缠着顾轻舟。    他很激动,顾轻舟依旧面不改色:“六少爷,我不会乱说话。你的病,不是身体上的,而是情志上的。你可愿意告诉我,为何失眠?”    “我”王珂闪烁其词。    他又犹豫了很久:“能不说吗?”    他就是不太想说病因,却急切想要治好自己的病,故而提出拜师学艺的话来。他想学好了医术,自己给自己治。    可见,他的病因,是绝对的机密。    顾轻舟沉默。    “司太太,您若是治好了我的失眠症,我有一座宝山要送给你。”王珂开始利诱,就是不说他的病因。    “宝山?”顾轻舟哭笑不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