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章确定了身份    天气晴朗的南京,十月的气温还算不错。    顾轻舟穿一件长袖旗袍,一条纯白色长流苏的羊绒披肩,就足以温暖了。    她把头发挽起,坐在沙发里喝茶,等待顾绍和孙合铭。    司行霈早起就出去了。    他的事情多,人脉也多,每到一个地方都能忙碌很久。    司督军不理他,也没去司令部。    “轻舟长大了。”司督军瞧着了顾轻舟喝茶的样子,突然感叹。    她完全褪了少女的稚嫩,举手投足都有温婉和雍容,已然是地位尊贵的贵妇做派。    她到岳城的时候,刚满十六岁。    在司督军眼里,就是个孩子。    她那时候头发特别长,又稠密又顺滑,就像披肩般落在肩头,非常的好看。    如今头发短了一大截,反而成熟了几分。    “看着你们长大,再看着你们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司督军畅想了一下,欣慰笑了。    司琼枝也在旁边坐。    她今天跟学校请假,要在家里陪顾轻舟的。    司督军说罢,司琼枝就有点紧张,生怕父亲再次想起芳菲,然后又伤感。    别说父亲了,就是司琼枝偶然想起她姐姐,也少不得眼睛发涩。    芳菲是最好的姐姐,最孝顺的女儿,漂亮又聪明的姑娘。假如她没有去世,她一定活得非常精彩。    当然,二哥也是。    司琼枝深吸一口气。    司督军也深吸一口气。    他们父女的思路,走到了一起去了。顾轻舟则沉默笑着,不敢接话。    这些话题,至今是司家的禁忌。    正在沉默之间,佣人说顾绍来了。    顾轻舟站起身,道:“阿爸,我去门口迎一下。”    司督军点点头。    顾绍今天穿了件天青色的长衫,带了一副眼镜,像个斯文儒雅的教书先生。他长高了,穿长衫更显得气质清隽。    顾轻舟微讶。    “阿哥,你这身衣裳真好看。”顾轻舟道。    顾绍笑了笑。    他记得很久之前,舟舟特意拉了他去做长衫,结果半途就被司行霈给毁了。    他和舟舟的回忆里,总有一个恶魔一样的司行霈。    “谢夸奖。”他笑道。    顾轻舟看了眼他身后,问:“你的女朋友没有来吗?我还没见过她。”    “下次吧,总能见到的。”顾绍神色平淡,脸上几乎没了喜悦。    孙合铭跟在身后,略微冲顾轻舟含笑。    他是中等身量,他站在顾绍身边时,顾轻舟惊讶,总感觉顾绍比她视线里的还要高一些。    他颀长清瘦,故而更显高。    她领了他们俩,去了客厅。    司督军瞧见了孙合铭,猛然站了起来,神态惊讶万分。    而后,他才慢慢坐下。    “乍一见,你真像孙老先生。”司督军道。    孙老先生是司督军的恩人。    司督军能有今天的地位,固然靠他自己,可他开头的时候,若没有孙老先生的帮助,他也不可能如此顺利。    恩人的儿子,和恩人有着*成的容貌,让司督军大为震惊。    “你就是合铭?”司督军问。    他这样问,等于是确定了孙合铭的身份。    如此相像,他肯定就是孙端己的儿子了。    “是,总司令。”孙合铭道。    他比司督军小十来岁,恰好是司督军刚认识他父亲的时,他父亲正处于的年纪。    “像,真像。”司督军又端详他,然后感叹道,“你和你父亲,简直一模一样。若是在街上遇到,我还以为你父亲复活了呢。”    孙合铭笑笑:“是挺像的,我小时候就像我阿爸,督军还记得吗?”    他说了三件小事。    那三件小事,都是司督军亲身经历的,当时孙合铭也在场。    其中两件,司督军是清清楚楚记得。    有一件,是正好司督军、孙合铭和孙端己三个人在场的。    那时候,孙合铭才十三四岁。    他把事情全部说出来。
第1202章 确定了身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司督军想了想,慎重点点头,然后对顾轻舟道:“轻舟,这是你亲舅舅,不会错的。当年我和你外公谈话时,只有你舅舅在场。”    顾轻舟道:“是,我知道了阿爸。”    司督军留了顾绍和孙合铭吃午饭。    饭后,顾轻舟单独和孙合铭去后头散步,顺便聊几句。    “舅舅,你当初为何要死遁离开?”顾轻舟问,“真的是为了转移财产?”    “是。”    “可转移财产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为什么要死遁呢?”顾轻舟又问。    孙合铭叹了口气。    “一言难尽啊,轻舟。你外公做出那样的安排,都是为了孙家。然而世事难料,他们全部”孙合铭很伤感。    孙家全没了,    “那您去找我,是为何?”顾轻舟又问,“我不是轻舟,你应该很清楚的。”    “我是想请你帮忙。”孙合铭道。    “帮什么?”    “帮忙去问问平野夫人。轻舟,你去问问她,你到底是谁的孩子。”孙合铭道。    顾轻舟心口发紧。    “你去问她。假如她不肯告诉你,我就来告诉你。”孙合铭道,“等你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你就知道舅舅为何死遁,你也就知道孙家为什么如此惨,更加会知道,我姐姐和她的孩子是因为什么而去世的。”    顾轻舟眼前发暗。    她差点没站稳。    “不是因为顾圭璋和秦筝筝吗?”顾轻舟问。她的声音,仍是那么平静,可她紧紧握住了拳头,把内心的惊涛骇浪都掩饰住。    “轻舟,任何事都有一个原罪之人。”孙合铭道,“这就是我为何来找你。”    顾轻舟道:“那好,我们再回太原府,我去问她。”    她叫人去找司行霈。    她急匆匆要走,司督军很舍不得,顾绍亦是。    “舟舟,你何时回南京来?”顾绍问。    顾轻舟道:“也许后年,也许明年。”    她无心思再寒暄。    司行霈回来之后,顾轻舟匆匆忙忙跟众人告辞,就带着孙合铭又回了太原府。    这次,他们没有带顾缨。    上了飞机,顾轻舟不再说话。    他们是凌晨四点多到了太原府,顾轻舟直接奔了平野夫人的住处。    平野夫人在迷糊中,被顾轻舟吵醒了。    “何事?”她问,精神不太好,不停的揉按太阳穴。    “夫人,我是谁的女儿?”顾轻舟的言语似冷箭,直射向了平野夫人。    平野夫人一下子就醒透了。    “你这话何意?”她试探着问。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