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狼    顾轻舟和司行霈、程渝、霍钺,都去王家祭拜了王璀。    王家内宅,是五少奶奶叶妍当家做主。    叶妍,就是叶督军的长女,叶妩和叶姗的亲姐姐。    上次顾轻舟来,她只是听说,还没有遇到。    这次,她特意等了顾轻舟。    “你得帮衬阿妩。”叶妍对顾轻舟道,“轻舟,阿姗至今没有消息,阿妩是斗不过那个狐狸精的,你需得帮她。”    狐狸精,说的是方悠然。    顾轻舟不喜搀和旁人的家事,尤其是叶家的事。    至于方悠然,她还没有拿到把柄,所以什么也不能说,不然就会在叶督军那边先失去诚信。    若顾轻舟的话没了分量,关键时刻她更是帮不上叶妩的。    所以,对于方悠然的事,她暂时在叶督军跟前保持沉默。    “阿妩很有能力,五少奶奶您可以信任她。”顾轻舟道。    叶妍佯怒:“你是督军府的老师,说起了来算我的长辈,怎么叫我少奶奶呢?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你就直接叫我阿妍。”    顾轻舟从善如流:“阿妍,你别太担心。”    叶妍叹气:“怎么能不担心呢?虽然我嫁出来了,我也指望娘家永久安宁。那个姓方的,阿姗不喜欢她,她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女人的感觉是敏锐的,敏锐到了一种不讲道理的程度。    比如从前的叶姗。    “轻舟,你听我说。”叶妍环顾左右,见无人经过,才悄悄和顾轻舟耳语,“你让司师座去我父亲面前,提一提阿姗对方悠然的憎恶。    阿姗不见了,父亲虽说心情不佳,可方悠然是解语花,焉知她不会趁虚而入,需得提醒我父亲。”    说罢,她直起腰,冲顾轻舟笑笑。    “轻舟,叶家永远都是你的挚友。”叶妍又道,“多点后盾没什么不好的,是不是?”    她一直想让顾轻舟表态。    她需要顾轻舟站在叶妩同一方,替叶妩出谋划策。    否则,方悠然一定会成为叶家的女主人。    女儿们对后母,都是本能的仇视。    哪怕是嫁出去的女儿。    叶妍看着顾轻舟,非常的忐忑。    “你说得对。阿妩是我的学生,叶家和司家永远都是世交,这点不会改变。”顾轻舟道。    方悠然的情况,她迟早要弄清楚的。    顾轻舟相信自己的判断。    她哪怕是帮了叶妩,也不会破坏叶督军的婚姻,因为方悠然并非良配。    “轻舟,你真是太好了!”叶妍欢喜,拥抱了顾轻舟,“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有你在,我就不需要替阿妩担心了。”    然后,他们又提到了叶姗。    叶姗已经失踪三个多月了。    “我是做好了准备。”叶妍眼眶红了,对着顾轻舟抹泪,“希望这样渺茫,我就怕父亲受不了,他还是坚信能找到的。”    顾轻舟的心,也被阴霾覆盖。    她和叶姗虽然不是那么亲近,却也是不错的朋友。    叶姗离开那天,顾轻舟和司行霈还听到了。当时是怕叶姗尴尬,没有走出去劝解,哪里知道她会离家出走?    更没有想到,叶督军势力庞大,却找不到人。    顾轻舟只感觉有钝器缓缓割她的心,她疼得喘不上来气。    “有准备是好事,日子总要过的;有希望也是好事,否则何以寄托?”顾轻舟道。    叶妍眼泪滚了下来,对顾轻舟道:“你也莫要哭了,我们都持有希望,会找到的。”    顾轻舟这才惊觉,自己流了满脸的眼泪。    她低头拭泪。    叶妍就想:“不枉阿妩信任她,轻舟对她们姊妹的感情不错,是个有良心的。”    后来,女佣到处找叶妍。    叶妍是当家的少奶奶,现在秦纱偶然会帮衬她,可大部分的事,都需要叶妍拿主意。    “我们回前头去吧。”叶妍道。    顾轻舟和叶妍刚回来,司行霈就看到了她。    他瞧出她眼圈红了,心中诧异,走向了她。    立在顾轻舟面前,他遮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将她圈在安全的区域:“怎么哭了?”    “和叶妍提到了叶姗。”顾轻舟道。    司行霈了然。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那就没办法了,叶姗估计是死了被埋了。”    顾
第1195章 狼-->>(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轻舟怒目。    司行霈道:“我把不吉利的话都说了,剩下全是吉利的,这样不就很好了?”    顾轻舟神色稍缓,低声道:“别惹我了。”    秦纱走到了顾轻舟身边。    司行霈见状,先离开了她,让她和秦纱单独聊聊。    秦纱约了顾轻舟去她的院子。    到了这边之后,顾轻舟的精神放轻松了不少。    秦纱说起王玉书。    “她这几天都在讨好我。”秦纱惊喜道,“懂事了,知道轻重了。”    顾轻舟苦笑了下。    王玉书变好了,虽然跟顾轻舟那一巴掌有关,却这谈不上顾轻舟的什么丰功伟绩。    秦纱又道:“轻舟,你四叔还是很感激你的。你没有公开王璀的死因,保留了他的名声,就是保留了王家的面子。”    “应该的。”顾轻舟道。    秦纱道:“等葬礼结束,你四叔还说要送你礼物。具体是什么,他会跟你谈。”    王游川还是会兑现他之前的承诺。    他之前为了让顾轻舟放过王璀,暗示了会给顾轻舟好处。    不成想,王璀竟然死了。    顾轻舟想到:“在这件事里,我算是消除了一个隐患,王璀的死对我只有好处。既然得了便宜,就别再卖乖了。”    程渝也证实了她更加高明的催眠术,而顾轻舟少了一位不死不休的仇敌。    他们已经赚了。    “不了,老师。”顾轻舟道,“你告诉四叔,既然王璀最后还是承担了责任,而且还是主动的,那么他给我的承诺,就不算数的。”    “这怎么行?”秦纱有点急。    顾轻舟摇摇头。    说了片刻的话,她就告辞离开了。    晚夕,王游川忙完了回房,秦纱给他打了水洗脸,又说了顾轻舟的话。    王游川听罢,道:“轻舟是个厚道人!将来若是能跟司行霈合作,对王家没有坏处。”    他说的是合作。    合作的话,需得平分利益;而顾轻舟之前想要的,是他给予,并非平分。    “嗯,轻舟是仁厚的,这是她师父教的,她师父是个中医。”秦纱道,“不过,她后来跟了司行霈,学坏了。    若她一直都是村里那个小中医,她现在可能会更纯善可爱,像只小白狐,而不是现在伪装成小白兔的狼。”    王游川忍不住笑起来。    “你对轻舟的评价,这样奇怪?”王游川笑问。    他不知秦纱曾经一下子就栽倒在顾轻舟手里,故而不懂秦纱的感叹。    秦纱也笑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