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渝醒过来时,有人轻轻摩挲着她的脸。    她枕着温热的大腿,被人平放在怀里。    她睁开了眼。    光线暗淡,影影绰绰间,她看到了熟悉的面容。    “高桥?”她低声问。    那人身子一僵。    程渝脑子疼,脖子也疼,还有五分醉意未退。    稀里糊涂的,她很难受。但是,那只温热的手在她脸上摩挲时,她心中痛快了些许。    她寻到了安慰。    “......你怎么找到了我?”她口齿不清,意识也不是那么清楚,“是云南的宿敌,给我哥哥发电报,说他们要来抓我了,让他当心。”    对方不言语。    程渝微微阖眼。    “高桥。”她像梦呓般,又呼唤了一声,似乎在找寻回应。    没有回应。    “高桥,我冷。”她道。    对方沉默着,然后脱了外套,盖在她身上。    她嘟囔着,翻身抱住了他的腰,继续睡了。    她太难受了,别说思考,就是单纯睁开眼睛,都耗尽了她的体力。    等她彻底清醒时,她闻到了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程渝再次睁开眼,看到了雪白的天花板。    还有点滴瓶。    一点点的药水,顺着那滴管往下走,流淌入她的身体里。    护士在给她打针。    程渝有点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她茫然看了片刻,护士小姐也留意到了她,却只是微微笑了。    “这是哪里的医院?”程渝问。    护士小姐道:“是太原府的医院。”    程渝舒了口气。    还好,昨晚她只是喝醉了。    什么绑架、什么高桥荀,都是她的梦境。    “我的......随从呢?”她问护士小姐。    护士微讶:“那是您的随从啊?我还以为.......”    还以为是她的男友。    对方很英俊,像个军官,而且对程渝很亲昵。一开始的时候,护士小姐还看到那人亲吻这位病人呢。    原来,只是随从吗?    护士小姐脑子有点跟不上,就走了出去,对门口的人说了句病人醒了。    军靴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程渝看着门口。    对方走进来,面容逆光,直到他走到自己病床前,程渝似被烫了般,缩了下肩膀。    她诧异看着这人。    不是副官,更不是高桥荀,而是卓莫止。    “你......你.......”程渝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接不了下文。    卓莫止却开口了。    他冲她微笑,笑容有点僵硬,好像不太习惯:“昨晚有几个毛贼想绑架你,我把他们都送到了警备厅。你喝醉了,我送你到医院打些葡萄糖针。”    程渝心中震惊。    原来,昨晚的一切都不是幻想,而是真的。    她快速冷静了下来。    “谢谢你。”她道,“我昨晚是喝醉了,要不然也不会被人绑走了。对了,那些人是不是云南的?”    “你回头可以去警备厅问问,我说了是你的案子。”卓莫止道。    程渝嗯了声。    她身不由己去看卓莫止,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一点什么来。    自从上次他发疯,他们已经快半个月未见面了。    她感觉他清瘦了一点。    虽然他微笑着,很好脾气的模样,可他的眼神很冷峻,不太像从前的卓莫止了。    程渝试探着又问他:“你最近,如何了?”    卓莫止道:“挺好的。”    声音略微嘶哑,不过不再是京腔,而是有点皖南口音,像卓莫止原本的声音,却又更显岁月痕迹。    “还犯病吗?”程渝又问。    卓莫止道:“我......我真的没病。上次不该吓唬你,我只是为了好玩。”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笑容很自然的没有了,不是往昔的态度。    可程渝和他认识时间不长,对他的了解也是有限。    愣说他不对劲,程渝也没把握。    况且,人家救了她一命呢。    “你呢?”对方盯着她,眼睛很深邃,很有种冷峻的魅力,“你还愿意我做你的小男朋友吗?”    程渝心中一动。
第1164章 获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想,如果是解离症,彼此不了解,那么卓莫止的另一个灵魂,是不知道他们曾经的交谈。    “我问你,在北平的时候,我跟你说了些什么?”程渝问。    卓莫止道:“你问我,愿不愿意做你的小男朋友,还问我,敢不敢亲吻你。”    程渝高高悬起的心,不慌不忙的归位了。    他还记得。    “我是不是太多心了?”她反思了下自己。    什么解离症,只不过是某个不出名的学者胡乱猜测的,尚未得到证实,她为何要坚信不疑?    如果是高桥荀,她能忍心直接把对方踢开吗?    程渝想了想,大概是她对卓莫止的戒备比较深,感情几乎没有,想找个借口踢开他而已。    “你还记得,那就好。”程渝道。    卓莫止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程渝没有反对。    她最近太寂寞了。    可能她不想承认,她一寂寞的时候就会想高桥荀。    然而,好马不吃回头草,她和高桥荀那点过往,根本不足以用伤心去消耗。    人的感情,尝尝无法自控。    程渝的难受,也是自己掌控不了的。但是,她尽可能不去回头,不给自己添累赘,不毁掉高桥荀的生活。    她和高桥荀是没有未来的,他们之前的问题太多了,多得数不清。    顾轻舟他们又不在。    卓莫止又回到了她身边,而且救了她一命。    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再踹开对方。    “你说好,那是不是,我仍是你的小男朋友?”卓莫止问。    程渝点点头。    “多谢你救了我。”她道。    卓莫止微笑了下。    笑容很克制,不是从前那种温暖的笑,而是有几分老谋深算。    程渝不了解他,而且对他的感情太过于稀薄,也没有投入过多的关注。他的异样,被忽略了。    下午的时候,卓莫止带着程渝回家了。    回到西跨院,卓莫止一进门就亲吻了程渝。    吻得很用力。    他从前的亲吻是温柔的。    如今的吻,总有点急切和粗鲁,当然也不像上次那样笨拙。    程渝心中打鼓。    然而,她的脑子和智商,这样的打鼓也只是敲一敲她,听个响儿,就被抛到了脑后。    他们只是亲吻,没有急切上床。    “你是今天休沐吗?”程渝问卓莫止。    卓莫止说是的。    “晚上要回学堂。”他道。    程渝点点头。    相处了两个小时,他和往常差不多,却又有点差距。    程渝太累了,倒头就睡,懒得多心,故而没留意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