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十八反    教员的提问,在教室里再次掀起惊涛骇浪。    这位教员自己也局促不安。    他是真发现了问题,并非挑刺。这本教材上,有个治疗失眠的药方,前面写了“西洋参”五钱,后面却又写了个“黎芦两钱”。    黎芦与各种参都反,不能一起用。它与西洋参,也是十八反之一。    这个药方里,有二十一味药,顾院长可能是笔误吧?    毕竟编写这么一大本书,不可能没半点错误。    只是,其他错误都好说,犯了“十八反”的错误,就严重了。    白纸黑字,而且书发到了这么多学生手里,这次顾院长如果不离开学校,大概是打发不了的。    教员不知是好,还是坏,故而惴惴不安。    “是吗?”他听到顾院长也如此说,她脸上却无半分慌乱,好像笃定自己不会犯错一样。    她也翻开了第109页,然后笑了笑,没说话。    她的模样,是混不在意的,似乎有什么隐情。    教员心中更慌了。    他身不由己转头,看了眼旁边的卫生部次长。    聂次长的脸变了,尴尬又气愤,似乎想要说话;校长也看到了,一脸难堪,对着书本目瞪口呆;其他跟随着次长和校长的人,脸上也没了血色。    他们第一排这群人里,只有王玉年稍微能控制表情。    不过,他的表情很奇怪。    王玉年好像不是在控制他的震惊,而是在控制他的喜悦,因为他死死抿住唇,眼睛却弯了,像是想笑。    教员心中稍微踏实。    不过,他这踏实尚未过三秒,后面的学生们议论开了。    “哪里有十八反啊?”有个学生问。    “对啊,是哪两味药犯了十八反?”旁边的学生搭腔。    他们闹哄哄的,纷纷询问同桌,第109页到底哪里错了。    “顾院长,哪里犯了十八反啊?”有个大胆的男生,站起身高声问,“是什么和什么十八反?”    他们都不是学中医的。    甚至还有人不知道十八反,只是听着名字感觉唬人。    司行霈阖上了书,唇角微翘。    那个提问的教员,脸发烫了,不知是紧张还是生气:为什么这些学生不知道十八反?    他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仍是淡然,不说话,等待着下面的领导开口。    教员忍不住,转过身去面对着后面满教室的学生:“十八反是中医用药的禁忌,有具体的名录”    说罢,他把十八反背了出来。    这位教员小时候学过几年中医,后来才去学了西医。    十八反是入目基础,加上小时候背过的知识,简直是在脑海中生了根,不用多想就能脱口而出。    他先把十八反背完了,然后才对学生们道:“顾院长编写的教材里,第109页,治疗失眠症,其中有西洋参,也有黎芦。黎芦是反西洋参的,这就犯了十八反。”    学生们恍然大悟,齐齐点头,然后又埋头去找错误。    教员舒了口气。    他刚想转过身,坐在他后排的学生,已经找得不耐烦了,直接把书递过来:“老师,哪有十八反?哪有黎芦?我眼睛都看花了”    教员一愣,伸手想要接过学生的书,同时耳朵听到其他学生都道:“是啊,哪里有黎芦啊?是第109页吗?前后都没有啊。”    这有点怪异。    别说教员,就是卫生部的次长和校长,也忍不住转过脸。    教员一把夺了学生递过来的书。    他低头一看,差点眼前发昏:学生的教材上,那个药方没有黎芦,豁然写着“葛根二钱”,不是“黎芦两钱”,完全不同。    教员怀疑自己眼花,把自己的书再次拿起来。    不同的。    他的教材上,是写了黎芦两钱;而学生们的教材上,写的是葛根二钱。    葛根不犯十八反的。    教员再把书翻过来。    是同一本书的,扉页都一样,只有这一页不同。    教员懵了。    卫生部的次长,也满腹疑惑。他看到的教材上,的确犯了十八反;而学生们叽叽咋咋,全部在问到底在哪里。    于是,聂次长也问学生:“书给我看看。”
第1153章 十八反-->>(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也看到了学生的教材,教材上没有错,没有黎芦,只有葛根。    “不,不可能的!”旁边有人激动了起来。    是王玉年。    他站起身,抢过一名学生的教材,翻看到了第109页。    没有错误。    他又抢了一个。    还是没错误。    他满头大汗,一丝不乱的头发突然零散了,他就像要发疯似的,拖着残腿,顾不上用拐杖,站起来去抢学生的教材。    他一口气抢了五本,发现每个学生的教材上全没有错。    他心开始凉了,凉得呼吸出来的气息,都是冷的。    他有点害怕了,手脚都在发抖。    他这么一冷一静,就发现学生和领导们,全部都在看他。    他自己失态了。    领导们眼里,好像有了领悟。他们每个人都是拿着王玉年办公室带过来的教材,又拿着学生们的教材。    两下对比,只有王玉年给领导们的是错误的。    这个错误,是恶毒的、残忍的,会毁了顾轻舟的名声的,不是无意。    “这”王玉年想要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有个学生大胆,拿过来教员放在桌面上的书。    “哎呀,院长他们的书和我们的不一样,他们这个是错的。”学生看完了,高声道。    这下,学生们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不是同一批印刷的书吗?怎么会错了呢?”    “还有谁的书是错的?”    “没有,我们的书都没错,校长和副院长他们的书是错的。”    学生们开始七嘴八舌,满教室都是声音,甚至到了喧哗的地步,隔壁教室就有学生溜过来,趴在窗口看热闹。    “校长,您的书为何跟我们的不同?”有学生直接问。    校长被问懵了。    他懵,不是他觉得这个问题难,而是他感觉这些学生蠢。    这么简单的问题,学生都看不出来?    王玉年和顾轻舟的恩怨,全校都知道;王玉年刚才的反应,学生们都看在眼里了。    还能为何,王玉年搞鬼的呗!    至于王玉年搞的鬼,为什么这么不靠谱,为什么是两套不同的教材,校长也不知道。    “学生们还是很好操控的,太天真愚蠢了。”校长的思路一劈叉,临时开了个小差。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继续阅读</font&gt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