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异常的礼貌    太原府淅淅沥沥下了一场秋雨。    雨后的空气,是微凉凄清的,庭院的树叶逐渐变了颜色。    夜里很冷,顾轻舟几乎蜷缩在司行霈的怀里。    他暖,胸膛就像有一团火,温暖着她,让她踏实。    叶妩和康昱的爱情很牢固。因为叶姗的失踪,两个人一致承担痛苦,反而内部稳定,不闹脾气。    程渝不见卓莫止。    高桥荀来拜访了顾轻舟一次,瞧他的意思是想见见程渝,被顾轻舟拒绝了。    而卓莫止也来了。    他在学堂里请了假,白天来的,被拒之门外。然后,他夜里翻墙。    司行霈的人抓住了他。    正要打死时,有个副官认出是程小姐的男朋友。    司行霈去见他,顾轻舟也去看了热闹。    卓莫止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她不想见你,你若是有心再和她来往,就光明正大。”司行霈教训他。    卓莫止一言不发。    顾轻舟旁观,几次司行霈骂他想让他说话,他都是不开口。    不太像卓莫止的性格。    “你有什么话,要我转达给她的吗?”顾轻舟问。    卓莫止不理她。    他是卓大帅的儿子,又是叶督军的贵客,他是到军官学堂进修的,若是将他关起来,叶督军明早就要找司行霈的麻烦。    叶督军最近烦透了,叶姗还下落不明,顾轻舟和司行霈若是这个时候招惹他,怕是没好果子吃。    “你走吧,这是最后一次。若再敢翻墙,我的副官会毙了你。”司行霈道。    卓莫止也应该明白了司宅的守卫森严,果然没有再翻墙。    程渝第二天早上才听说了此事。    她表情很纠结的,问顾轻舟:“你看着他如何,像不像疯子?”    顾轻舟道:“他不说话。”    程渝立马道:“我跟他的最后一晚,他也是不说话,大概是第一天说话了让我发现端倪。顾轻舟,你说他是不是解离症?”    顾轻舟很为难。    她不了解解离症。    她也给岳城的艾诺德医生发了电报,请问他解离症的问题。艾诺德医生回信说,他没听说过这样的学术理论。    自己不了解的新发现,顾轻舟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有没有解离症的学术研究资料?”顾轻舟问程渝。    程渝道:“那是我老师的朋友自己发明的词,只是在小圈子里讨论,哪里有什么资料?”    顾轻舟看着她:“既然如此,这个问题我帮不了你。术业有专攻,你反而对这方面颇有研究,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程渝叹了口气。    她真有点害怕疯子。    特别是在床上,那个疯子把程渝反复搓揉,就像小孩子得到了心爱的宝贝,翻来覆去的玩,恨不能咬上一口。    程渝受不了这样。    “再看吧。”她道。    顾轻舟点点头。    蔡长亭和平野夫人也找过顾轻舟,没什么大事,就是一块儿喝下午茶,顺便聊了些琐事,他们还留顾轻舟吃了晚饭。    顾轻舟饭后去了趟叶督军府。    叶家还是没有叶姗的消息,而叶妩在六姨太那边。    顾轻舟也去看了六姨太。    六姨太最近又胖了,不过她是一张圆白面孔,胖了更加丰盈可爱,一笑就眉眼弯弯,甜美极了。    叶家气氛是严肃了很多,却也没到人人自危的地步。    大家的生活改变了一点,不过正在适应这些改变。    又到了周一。    顾轻舟每周一上午都有一节公开课。她的公开课,不止医学院的学生可以听,其他专业的也可以。    因她是个名人,又年轻漂亮,加上名誉院长的虚名,学生甚至教员们,都对她很感兴趣,全部都会来听她的课。    其他老师的公开课,多半冷冷清清,顾轻舟的教室却是人满为患。    医学院的学生甚至挤不进去。    上次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顾轻舟和教学秘书商量了,让他安排好,进行签名登记
第1149章 异常的礼貌-->>(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入内。    医学院的学生先进,其他人在旁边等待着。上课前五分钟会放他们进来。若是医学院的学生迟到而无法进入,自己承担后果。    她也安慰教学秘书:“找些学生帮忙登记。别担心,大家都是图个新鲜,最多两三次,以后就会正常了。况且大家都有自己的课。”    教学秘书笑笑。    这次,来的人果然比上次少了很多。    顾轻舟上了三个小时的课,口干舌燥,体力不支,才知道老师的艰苦。    她想起自己求学时不够专心,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老师们。    快要下课时,顾轻舟对学生们道:“一些基础有趣的,差不多都讲完了,接下来就要学些正经东西。从一节课开始,我会给你们一本教材,上面有医案和药方......”    学生们不接话,甚至开始私下里议论。    顾轻舟最清楚学生们的心思,她也是从学生时代过来不久的,当即道:“不需要考试。”    下面爆发了欢呼。    顾轻舟继续道:“教材也不需要钱,我送给你们的。”    欢呼又高了一阵。    顾轻舟就笑了。    下课之后,顾轻舟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她虽然是名誉院长,学校却非常大方给她安排了一间个人办公室。    她的办公室在医学院办公楼的顶层,也就是第四层。    教学秘书跟着她去了办公室。    “这是书稿,你拿去交给出版社,让出版社印出一千本来。”顾轻舟拿出自己的原稿。    然后,她又拿了钱给他:“这是一盒子银元,你也拿去。”    教学秘书道是。    他拿着原稿和银元,数了数原稿的页数,然后又数了银元,写了一张收据给顾轻舟。    公事公办的态度,顾轻舟很放心。    事情办完了,顾轻舟疲倦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半晌没起来。    她迷迷糊糊睡了片刻。    等精神差不多恢复了,已经到了下午一点半。    外头日光暖融融的。    顾轻舟出了办公室。    她迎面遇到了王玉年。    王玉年的办公室,也在四楼。不过,他已经挪了地方,原先的院长办公室被封了起来,既没有让王玉年继续用,也没有给顾轻舟。    “院长,今天的课挺轰动嘛。”王玉年笑着,一脸和蔼可亲,和顾轻舟打招呼,语气也是善意的。    他腿脚不便,走得很艰难,却几步快上前来。    顾轻舟对他的态度颇为惊讶。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