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吓坏    程渝吓坏了。    她一大早起来,和卓莫止闹了一场。    卓莫止稀里糊涂的,被她打了好几十下,胳膊眼瞧着红了又青了,满腹迷茫,满身疼痛。    “滚,赶紧给我滚!”程渝歇斯底里。    她使劲拖拽卓莫止,把他往外推。    卓莫止按住她的手,她就用脚踢,总之是气急败坏的模样。    他按不住她,又不能还手,只得先撤了。    其实他自己也挺奇怪的。    早上是他先醒的,他搂抱着程渝,一手搂在她腰间,一手放在她小腹处,是个爱不释手的模样。    程渝的身体很美,可卓莫止不至于如此贪恋她。    不是他见识多,而是他不好色。    除此之外,程渝身上的吻痕又添加了,衣衫不整,完全是欢愉了一场的样子,可卓莫止昨晚睡得很踏实。    “她到底怎么了?”卓莫止也想。    不可能是其他人。    他倒也不至于睡得那么死,若是有人在他床上和程渝行事,他肯定会醒的。    可他昨晚睡得很香甜,几乎没有被吵醒。和程渝做事的,肯定就是他,然而他又没什么印象。    他稀里糊涂的走了,程渝则是胆战心惊叫人收拾行礼。    她又派佣人去找顾轻舟。    这次,顾轻舟和司行霈是联袂而来。    “他真疯了。”程渝惊慌失措收拾自己的小皮箱,“他真的是疯了,我要去天津躲几天。”    司行霈看着程渝披头散发的样子,心想到底谁才是疯子呢?    卓莫止他没见到,程渝倒像是疯了。    “顾轻舟,他绝对是解离症。”程渝又道,“这种没办法治的,我就是找个玩乐的,我可不想半夜被精神病掐死。”    顾轻舟没见到卓莫止,也没见过他发疯。    和司行霈的感觉一样,程渝才更像是疯子。顾轻舟站在旁边几次想要开口,都不知从何说起。    “行了吧,你去天津投奔谁?”司行霈冷冷开了腔。    “住饭店。”    “你是程稚鸿的女儿,是程艋的妹妹,若是有人抓住了你,要挟你哥哥,怎么办?”司行霈又问。    程渝一震。    此刻,她才稍微静下来几分。    昨晚是吓着了。早起打卓莫止,见他抱头鼠窜还一脸茫然,程渝更是吓死了。    司行霈的一番话,点醒了她。    她在太原府,有叶督军保护她,因为她是司行霈和顾轻舟的朋友。若是去了天津,谁能保证她的安全?    “既然害怕,你回云南吧?”顾轻舟道,“比去天津好。你一个人去天津,我也不放心。”    程渝想了想,回云南可不妥。    她哥哥娶了嫂子,她嫂子跟她妈一条心,专门整治她。就连跟着她回云南的周姐姐,如今也叛变了,成了她妈妈那一派的。    关键是,她妈和她嫂子都是颇有智慧的女人,程渝在她们手里被捏得死死的,压根儿不能动弹。    她可不想回家。    “那......”程渝犹豫了。    司行霈见她还有点良心,知道替她哥哥着想,态度也缓和了些。    他对程渝道:“你怕什么?太原府又不是卓家的地盘,我不许他进门,他还敢硬闯吗?可天津就不同了。你知道北平到天津才多少路吗?”    程渝傻傻的问:“多少路?”    司行霈和顾轻舟:“……”    屋子里沉默了下来,司行霈和顾轻舟真没想到程渝啥也不懂就硬跑。    跑到天津,卓莫止回家调兵,抓她就跟抓小鸡似的。到时候天高皇帝远,顾轻舟和司行霈想要救她都难。    “你真是蠢到家了!”司行霈又惊又怒,“你要是我妹妹,我先得毙了你,免得你丢人现眼。”    “我呸!就你这土匪德行,你们家能养出我这样的贵女吗?”程渝也怒了。    顾轻舟没想到局势变化这么快,一瞬间局面变得面目全非——事情没解决,他们先吵上了。    “全闭嘴!”她厉喝。    程渝有点怕顾轻舟发火,怕得莫名其妙,反正就是挺怕的。    司行霈溺爱太太是没原则的,太太发火在他看来也是可爱极了、美丽极了。他
第1148章 吓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受了太太的呵斥,也不会感觉丢脸,只是顺从收了声,默默给程渝翻了个白眼。    “你既然有了防备,这是好事。”顾轻舟深吸一口气,把脸上的怒容敛去,心平气和对程渝道,“不让他进门就是了,还是在我们身边安全。”    程渝早上和卓莫止闹了一场,现在又跟司行霈吵了一架,真有点累了。    顾轻舟替她做主,她就点点头,唉声叹气回房了。    佣人还愣在原地,傻乎乎问顾轻舟:“还收拾吗?”    这佣人跟程渝久了,也沾染了一点傻气。    顾轻舟冲她摆摆手。    佣人下去了,顾轻舟让司行霈也先离开,她还得再安慰安慰程渝,免得程渝心中不痛快。    司行霈道:“别纵容她,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顾轻舟笑。    她自觉是打不过程渝,也骂不过程渝的。    她颔首:“你先去忙吧。”    司行霈离开之后,顾轻舟进了里卧,看到程渝躺在床上唉声叹气,她这次是真怕了。    “别担心,既然你不想跟他来往,就不要来往了。”顾轻舟道。    程渝点点头。    下午时,卓莫止回来了。    大门进不去,他有点诧异,却也没纠缠,而是转身去了最近的咖啡店,借用电话打给程渝。    程渝不知是他,接了。    接完之后,她又挂了。    卓莫止思索了很久,还是没想出眉目。然而,他最近还是很爱程渝的,他的爱情处在鼎盛时期,这个时候让他离开程渝,宛如切肤之痛。    他知道程渝怪他,是因为昨晚自己和她做事了。    卓莫止不记得了。    他隐约记得,从前有个女朋友说他夜里异常。    不过......    “先道歉好了。”卓莫止自然有一套哄女人的手段。    女人生气时,先赔礼道歉,她说什么都承认什么。    他再给程渝打电话:“我不该和你胡闹的。其实,我一直有点暴力,怕你不容许,才假装不记得......”    程渝犹豫了下,还是挂断了电话。    卓莫止再打,是佣人接的。    他没有纠缠,留下一个饭店的名字,若是程渝消了气,可以去找他。    他去了那家饭店,开了房间,特意对伙计说了,若有人找他,记得喊他下楼听电话。    不过,程渝一直没找到他,他假期也结束了,需得回到学堂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