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 情郎是谁?    程渝看了眼卓莫止。    这孩子开心得很。哪怕他笑得再灿烂,也没有高桥荀那种天真和温暖。    她心中一惊。    略微低垂了头,来压抑内心的情绪,她笑笑问卓莫止:“什么好消息?”    “学堂放了五天假,我可以陪你了。”卓莫止道。    程渝不解:“好好的,你们学堂为什么要放假?你被开除了?”    卓莫止啼笑皆非。    “是奖励。”他道,“一个月来的射击考试,我连续七连冠,所以奖励了三天的假。另外两天,是学堂正常休沐。”    程渝问:“你射击很厉害?”    “是。不过......”    他的话,说得不那么痛快。    顾轻舟一直在坐。    听闻此言,她知道卓莫止有些话只想对程渝说,这是他们俩的情趣。    “我先回房了,今天好累。”顾轻舟道。    程渝没有阻拦她。    等她一走,卓莫止看了眼外面,女佣们也纷纷避开了,他就把程渝抱到了自己腿上。    他年纪比程渝小,可做此事的时候,娴熟干练,仿佛程渝才是个小姑娘。    “干嘛?”程渝逐渐没了耐性,不悦推他。    谁知他双臂是铁箍,唇就凑在她的颈窝里,轻轻嗅着她的气息,喷出的呼吸是炙热的:“我想你了嘛。”    “回头再想,先吃饭。”程渝道。    卓莫止却不,执意要将她抱坐在怀里:“你喂我!就这样喂我!”    程渝气乐了:“你把我当戏子取乐了?”    卓莫止的声音暧昧又炙热:“就当我的戏子!”    程渝立马翻了脸。    不成想,卓莫止猛灌了一口温热的酒,板过她的脸,吻住了她的唇,把甜丝丝又辛辣的黄酒,一点点渡入她口中。    程渝想要拒绝,怎奈这厮铜墙铁壁一样,推不开撬不动。    她被迫灌了满口的酒。    放开时,她不知是缺氧晕眩,还是酒精上头,思维就没那么灵敏了,说话也不够自然。    “卓老五!”她想要疾言厉色,偏偏脸被酒精染得红透了,满面霞光,像极了娇嗔,“你少在我面前玩花招!只有我玩你的份,没有你玩我的!”    卓莫止在她跟前,总是好脾气。    他并非高桥荀那种绵羊式的好脾气,而是像一只温顺的狼狗。    他温柔趴卧在程渝身边,也温柔看着她。    可他偶然会露出一点强势。    一旦他强势时,程渝就被他捏扁捏圆,压根儿不是他的对手。    程渝越发觉得此人难以琢磨,难以掌控,有点想分手了。    她好像引回来一头狼了。    “我给你玩。”卓莫止笑道,说着就拉了程渝的手,让她绵软手掌在自己身上摩挲着。    程渝倒也不至于害羞。    对待卓莫止,她无奈的时候更多。    重重在他脸上捏了一把,程渝道:“再胡闹的话,就滚回学堂去!”    卓莫止也笑了。    他放开了程渝,吃饭时却不停用言语挑逗她,用脚轻轻撩拨着她。    一顿饭还没有吃完,程渝已经心猿意马。    卓莫止成功把她拉回了寝卧。    他一番努力之后,换来程渝的好脾气。她浑身舒泰,汗淋淋趴在他身上,气息还是不太匀。    卓莫止的手,轻轻摩挲着她的后背。    “说心里话,阿渝,你有没有想过跟我过点小日子呢?”卓莫止事后问她。    程渝道:“我可不会跟你结婚。”    “不是结婚。是有一个我们自己的家,你和我。”卓莫止道。    程渝撇撇嘴:“要我跟你去北平吗?”    “不可以吗?”    “不想去。”程渝懒洋洋的,“我现在就很好了,一辈子都没这样好过。”    她有了顾轻舟,同时她也发现霍钺可能成为她的兄长,因为在她最难受的时候,霍钺会背她。    他们,真像是一家人。    如果高桥荀来了,程渝也许会把他纳入这个小家庭里。    可卓五少的心志,应该不会满足这点小温馨,他可能会利用霍钺和司行霈的权势,到时候破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朋友再好,也不是家啊。”卓莫止笑道。    程渝懒得和他多说,他又不懂
第1145章 情郎是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她转移话题。    说起了局势和军事,程渝倒是很懂,因为她家就是军阀出身的,而且常跟顾轻舟和司行霈混,这些都是轻车熟路。    卓莫止也很懂。    两个人有了话题。    两个人很开心,程渝说得快乐了,不轻不重的去捏卓莫止的脸。    她慢慢睡着了。    卓莫止也睡了。    迷迷糊糊中,卓莫止的脑子开始发疼,疼得有点剧烈。他最近常这样,不知缘故,疼完之后有些意识是模糊的。    他哼出声。    “你怎么了?”程渝正好睡醒了,推了推他。    卓莫止猛然惊醒。    他看了眼程渝,大为惊讶,同时尴尬转过了脸。    “怎么了?”程渝没有更衣,帐幔放下了,帐子里的她身材姣好,肌肤柔软微凉,初醒的她很懵懂,就依靠着卓莫止。    她身子贴上来,卓莫止应该翻过身来搂她抱她,不成想,他却是身子发僵了。    程渝这下真有点糊涂了。    “你没事吧?”程渝问。    方才卓莫止的眼神很奇怪:震惊之中带着陌生,好像他第一次看到程渝。    “......没事。”卓莫止道。    程渝吓了一跳,因为对方变了声音。    卓莫止的声音很好听,清冽干净,带一点皖南口音;可现在,他的声音低沉冷酷,完全是京腔了。    一个人再怎么变化,声线也不会变得如此厉害。    程渝真吓着了。    “喂,你怎么了?”她用力爬到了对方前面,去看他的脸,去摸他身上的伤疤。    伤疤还在,这是卓莫止。    程渝松了口气。    而对方看着她的身体,眼神很不自在,呼吸也急促了些。    程渝又看他的脸,分明就是卓莫止的,因为他低垂了眼帘,看不清楚表情,就是卓莫止无疑了。    她笑了,整个人趴在他怀里:“你傻了?吓我一跳。”    卓莫止没有抬眸,只是被她这么摸来摸去,又拥抱着她的身躯,闻到了她身上的清香,他忍不住将她重重压倒。    程渝失笑:“你这是发什么神经呢?”    卓莫止不说话,有点笨拙去探寻她的身体,想要她。    程渝又是一愣。    卓莫止不说多荒唐,床笫之事还是精通娴熟的。可眼前的他,轻易就被程渝的娇躯弄得意乱情迷,而且整个人的动作是那样生疏笨重,好像第一次见女人。    “你怎么了?”程渝心中隐隐发慌,又问了句。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过来了,真的很笨拙,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