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lt;h3 css=”read_tit”>第1142章 我知道</h3>    顾轻舟出手快,霍钺出手比她更快。    枪响了,霍拢静倒下去了,程渝醒过来了,他们俩才回神般,慢慢呼出一口气。    她站着没有动,霍钺也没有。    司行霈上前,搂了下顾轻舟的肩膀,低声道:“去看看.....”    说罢,他推了顾轻舟一下。    顾轻舟回眸间,雪色月华之下,霍钺的脸渡上了一层白银,比纸还要白,白得瘆人。    她想,霍钺开枪了,他毫不犹豫选择了顾轻舟和司行霈。    如果这个时候,顾轻舟再没有勇气,就无法回报霍钺对他们夫妻的一番深情了。    “我去看看。”她道。    走上前时,程渝紧紧抱住了她,失控般大哭。    她说得没有语调,只是嚎。具体嚎了些什么,顾轻舟半句都没听清,可能也是她没心思去听。    顾轻舟拍了拍她的手臂。    程渝往旁边一歪,让开了路。    顾轻舟深吸一口气,蹲了下来。    她伸出手,想要揭开女人脸上的面纱,可双手开始发抖,手指上的骨节像是年久失修的机器,零零落落的要散架。    她咬唇,要给自己一点勇气。    夜里凉,山上的夜没了篝火,简直冷。她的肌肤略微僵硬,手指放空了约莫十秒钟,她才回神过来。    她一下狠心,宛如一刀割了心,掀开了面罩。    女人的全貌露出来,虽然死不瞑目,虽然月华把她渡得惨白,顾轻舟仍是觉得她好,非常好。    因为,不是霍拢静。    除了那双眼睛,面罩之下的口鼻和脸型,压根儿就不是霍拢静。    顾轻舟舒了口气,回头道:“不是。”    霍钺和司行霈这才走上前来。    亲眼看到了,霍钺点点头:“嗯,果然不是。”    若不仔细看他,根本不会发现他鬓角的细汗,也不会发现他微微发颤的双手。    果然不是。    幸好不是。    四周没有新的杀手,司行霈让霍钺带着顾轻舟和程渝回到火堆旁边,他自己则四下里查看。    确定没有埋伏,他回来了。    女人的尸首也被他们拖了过来,就摆放在旁边。    尸体应该可怕的,但他们心里格外安宁。    程渝受了一番惊吓,又昏迷了几分钟,此刻疲倦得无法睁眼,迷迷糊糊依靠着顾轻舟睡着了。    她枕着顾轻舟的大腿。    司行霈走过来,轻轻抚摸了顾轻舟的头发,问:“冷吗?”    不等顾轻舟回答,他把外套解开给她披上。    他们不再说话了。    司行霈时不时起身,捡些枯枝败叶,让火堆更加旺盛。    已经快要到中秋了,所以月光整夜未退,直到黎明时才慢慢暗淡。晨光从天际透出来,是淡淡的青色。    青色转成白色时,红日东升,彻底天亮了。    天大亮了之后,顾轻舟和司行霈站起来,霍钺也走近。    他们三个人,凑近那具女尸。    “阿静后背有好几处伤疤,我都看过。”顾轻舟道,“我想解开她的衣裳,再看个仔细。”    霍钺颔首。    司行霈帮她把女尸翻过来。    女尸的后背也有伤,却跟霍拢静的完全不同。    除了眉眼,几乎无相似的。    “不是她。”顾轻舟最后盖棺定论。    这句是废话,这女人摘了面罩就完全不像霍拢静的。    可这句话,非说不可,这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他们等了一夜,等天色大亮时再看这个女人一眼,就是生怕失误了,生怕夜色中做了后悔的事。    如今,一切都清楚了。    的确不是霍拢静,顾轻舟和霍钺没有赌输。    他们在开枪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勇气?    回城时,霍钺不说话。    顾轻舟脚步缓慢。    程渝察觉到了不对劲,却又不知哪里不对。    司行霈在前面开路,走得一声不响;霍钺殿后,同样悄无声息。    程渝清了清嗓子,开口了。    “顾轻舟,之前你们误以为那个女人是霍拢静,是不是?”程渝问。
第1142章 我知道-->>(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的声音不低,既是问顾轻舟,也是跟司行霈和霍钺说。    “是。”顾轻舟的声音清冷,似昨晚那琼华,惨淡得毫无温度。    “他们想要杀你们,那女人想要杀司行霈。”程渝道,“我其实一直没有大昏,就是沉沉的站不起来。”    她是一直发懵。    她隐约着是看见了的,却又不太确定,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嗯。”顾轻舟又道。    她足下不停,继续往前走。    程渝把此事串联起来,发现在那个女人企图偷袭司行霈时,霍钺和顾轻舟第一时间选择了司行霈。    司行霈有什么好的?    程渝酸溜溜的想,司行霈不就是个混蛋东西吗?    为什么会有爱他的女人,也有忠诚的兄弟?    程渝不再问了。    她懒得多问。    一旦深问下来,顾轻舟可能会发火,因为现在的顾轻舟,有种山雨欲来的压抑。    他们相互无言。    下山的路是明确的。    这天走完,似乎还没远远没有到尽头,他们黄昏时分就选了个地方歇脚,准备露营。    不远处有个山崖。    山崖往下,是郁郁葱葱的山谷。秋季的山谷颜色艳丽,七色俱全,满树累累硕果,亦有盛绽的花。    司行霈打了两只山兔,一只肥鹿,开枪震跑了附近山头的野兽,捡了一大堆树枝,准备生火烤肉。    顾轻舟则走到了山崖旁边,坐到了山石上。    远处,红日逐渐西垂,天边有绚烂的晚霞。    霞光披覆,整个山谷金芒万丈,宛如娴静。    程渝走到了她身边,笑道:“今晚吃烤肉呢——鹿肉。顾轻舟,你让司行霈把吃剩下的带回去,我们回家了再烤。”    顾轻舟嗯了声,没表情。    霍钺走了过来。    他走到了顾轻舟旁边的山石上。    他们俩都沉默,不说话。    晚照落在他们脸上,给他们面颊都扑上了橘红色的霞光,让他们俩神态格外安静,宛如上了岁数的人。    程渝也坐在旁边,依靠着顾轻舟的肩膀,不打扰他们欣赏黄昏美景。    然后,霍钺先开口了。    “我知道。”霍钺对顾轻舟道。    程渝没听懂:他知道什么?    霍钺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说完,就不再开口了。    而程渝想了想,试图靠自己来领悟霍钺的意思,把自己的智商拔高到他们三个人一样的层次,结果徒劳无功。    她还是什么也没想明白。    怎么办啊,在他们身边,好像个傻子呢!    程渝有点泄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