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饺子    八月初,顾轻舟庭院的桂花开了,空气里总有甜甜花香。    早起时,小径上落了细碎的嫩黄花蕊,秋意渐起。    离叶姗失踪,已经快一个月了。    大学里开学,顾轻舟以医学院名誉院长的身份,主持了医学院的开学典礼。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碧穹澄澈干净,似一块上好的美玉。    天气好,顾轻舟的容貌和身段也好,故而她高高站在台上,以“医学院名誉院长”的身份出现时,引得全校师生震惊。    她很美,墨绸般的头发稍微长了些,堪堪披散在肩头,一袭素色旗袍。衣裳雪白,头发乌黑,衬托得她的眉眼格外醒目。    她是雪白的皮肤,嫩红的唇,以及大而润的眼睛,站在远处瞧着她,比近处更美。美得朦胧,就有了点倾国倾城之姿。    台下有校报的同学,拍到了顾轻舟的照片。    照片拍的好,顾轻舟也上相。    校报的照片被太原晚报买走了,整个太原府再次轰动。    “是她啊。”人们议论起顾轻舟,并没有特别惊讶。    顾轻舟早已是个名人了。    之前她的事迹,淡出大家的视线,也逐渐被忘记。    可忘却的记忆,稍微提点就能想起,顾轻舟的本事又被人们拿出来当了谈资。    有人来拜访顾轻舟,也有报纸要采访顾轻舟。    顾轻舟一概拒绝。    她还没准备进入文化界,也不想以“教授”自居,虽然报纸和学校全部封了她这样的虚名。    空闲在家,她和司行霈包饺子。    霍钺和程渝在旁边,一边喝茶一边闲聊,看着顾轻舟和司行霈忙碌。    这次包的,是桂花馅儿的饺子,程渝笃定不好吃。    “......桂花馅儿都要做汤圆,甜甜的才好吃。”程渝忍不住又道。    “闭嘴吧你,等着吃还那么多废话。”司行霈道。    程渝翻了个白眼。    她不理顾轻舟和司行霈了,只跟霍钺说话。    话题从顾轻舟去医学院带来的轰动,转到了叶姗身上。    “这么久了,叶督军只怕是急疯了。”程渝道,“听说这几天叶督军心情都不太好。”    “快一个月了,坏消息的可能性比好消息大,任谁也不能淡然处之。”霍钺道。    程渝记得,前天晚饭时聊天,司行霈他们都感觉叶姗是被土匪抓了。    只有可能是进了消息不通的土匪窝,否则总有蛛丝马迹。    当时司行霈说:“叶督军可是许诺了高价。只要叶姗在军头们手里,哪怕他们糟蹋了叶姗不敢交出来,他手下不安分的人肯定也会来通风报信的。”    没有谁手下的人全是忠心耿耿。    叶督军开出极其诱人的条件找叶姗:五千全副德式武装的军队,一百万大洋。    有了这些钱和武装,占领一个县城耀武扬威的,还有叶督军作为后盾,谁不动心?    只要叶姗在的地方通报纸,就会有人传来叶姗的消息。    叶督军还登报说了:“不管女儿死活,只要是有确定消息,就兑现承诺。”    哪怕叶姗被杀,也会有消息传回来的。其他人,都见过了叶姗的照片,她住宿客栈,都会被人认出来。    然而,没有。    如今只剩下一个可能:她被人抓进了深山老林。    这就难了。    程渝发表了高论:“叶姗真是傻,为了个男人不顾父亲,就这样跑了。男人值什么?    我年轻时候,爱司行霈爱得死去活来,整天在他面前矫揉造作,被我哥哥偷偷骂了不止一回,结果这贱人打了我一枪。    从此之后,我就看开了。我现在几乎不受情伤,坦坦荡荡活得快乐。我家里有权有势,我朋友有钱有势,我干嘛要作贱自己呢?    叶家是山西的土皇帝,我要是叶姗,我就横着走,把山西漂亮的男人都睡一遍!”    霍钺想要忍住笑,可肩膀一抽抽的,非常失态。    程渝道:“霍爷,您想笑就笑,憋着作甚?”    霍钺再也忍不住,一阵哈哈大笑,爽朗得毫无城府,有点不太像他。    司行霈揉了个面团,直接朝程渝的面门砸过来:“你说你的话,带上我作甚?找死 吗?”    程渝躲闪不及,被面团砸中。    这一下不重,可黏糊糊的面团全粘在程渝脸上,程渝哇哇的叫。    霍钺更是笑得停不下来。    顾轻舟也很想笑,可司行霈欺负了程渝,让她不太好意思和霍钺一样落井下石,抿唇继续包饺子。    叶妩踩着这样的欢声笑语,进门来了。    她迷茫看了眼霍钺,又看了眼满脸白色面粉的程
第1138章 饺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渝:“你们咋了?”    顾轻舟指了指旁边的位置,道:“没事,我们包饺子呢。”    叶妩又看了眼他们。    他们全坐在餐厅,顾轻舟和司行霈是在包饺子,然而程渝和霍钺面前放着茶盏,他们俩是在喝茶。    喝茶不在客厅,全部挤在餐厅?    不过,这倒也挺温馨的。    “好久没吃饺子了,这是什么馅儿?”叶妩问。    “桂花鲜虾馅。”顾轻舟道。    叶妩咂舌。    吃饺子,最好吃的是羊肉馅儿,其次是牛肉和猪肉,没听说过用虾泥和桂花做馅儿的。    叶妩也不挑剔这个,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    到了顾轻舟这边,她是很随意的。    “怎么不太高兴?”顾轻舟问。    “父亲又发火了。”叶妩叹了口气。    顾轻舟和司行霈搬过来之后,叶妩步行几分钟就到了,她时常不请自来。    上次叶督军把六姨太从医院接回来,当天就骂了六姨太一顿,不许六姨太娘家人再来探望。    时间越久,叶督军心中的担忧越盛,脾气就越发坏了。    叶妩有点怕他。    “因为你二姐,还是因为六姨太?”顾轻舟又问。    “都有。”叶妩无奈。    顾轻舟没有再说空洞之词去安慰她,只是道:“等会儿煮饺子给你吃,你要多吃几个。”    叶妩看着那些虾仁泥,总感觉“多吃几个”并不是一种福利。    她不着痕迹转过头去。    饺子包好了,下锅煮熟,顾轻舟先给他们调了醋,又端了几个给他们试吃。    霍钺和程渝为难看着,没敢动筷子。    叶妩本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自己老师包出来的饺子,哪怕剧毒也要尝一个。    她小心翼翼咬了口。    虾仁泥很鲜美,略微甜和香,皮细腻劲道,竟是难得的美味。    “好吃。”她把剩下半个包进嘴巴里。    叶妩停不下来,一口气吃了三四个。    程渝和霍钺见状,这才敢放心大胆的尝试。    入口之后,都是赞不绝口。    “太太,有客来了。”佣人进来禀告道。    顾轻舟问是谁。    “是蔡长亭先生。”佣人道。    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感觉很扫兴。    顾轻舟对佣人道:“说我们不在家,打发他回去。”    佣人却道:“他给您的,说如果您不让进,就给您看看。”    佣人把一个信封递给了顾轻舟。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