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偷听    来客没什么稀奇,就是叶督军。    叶督军说是来看六姨太,其实内心是来看叶妩的——老二失踪了,老三成天在医院,离了他的眼皮底下,他心里不踏实。    至于六姨太,叶督军觉得自己对得起她的。好吃好喝供养她,她家里有事也是督军府出面解决。    钱货两讫的交易,她生孩子是分内之事。    孩子没生下来,说父亲对孩子有什么深情,全是扯淡。    血脉亲情什么的,需得见了面慢慢培养。而叶妩却不同,这是他的心上宝。    “好了些吗?”叶督军走进来,走到了六姨太床边,略微低了头,让自己目光向下,看着六姨太问。    六姨太是圆嘟嘟的面颊,最近瘦了,也是粉嫩颜色,没什么病容。    正是如此,叶督军心里更生不出什么怜惜和同情来。    “已经好多了,督军。”六姨太挣扎着要坐起来。    叶督军虚虚伸了手,把空气往下压:“躺着吧,医生不是说了你要多躺躺?”    六姨太果然不动了。    叶督军这一套形式走完了,走得很敷衍,转身就面对了自己的女儿。    这才是他的亲人。    “派几个勤快细心的老妈子在这边照顾,你一个姑娘家,懂什么?”叶督军道,“你回家去。”    家里更安全。    虽然叶姗是自己跑了的,叶督军却成了惊弓之鸟,生怕叶妩也出事。    还是在督军府好。    铜墙铁壁的督军府,对叶妩而言是安全的,叶督军也放心。    “父亲,我”    “你照顾不好。你没生过孩子,又没学过护理,杵在这里耽误事。”叶督军道。    叶妩深以为然,道:“虽然医院有看护,可不如咱们自家的老佣人贴心。我派两个人来,您让副官长和医院打个商量。医院好像只要家属陪同。”    叶家的姨太太住院,医院恨不能掏空了人力来服侍,哪会敢不同意叶家的佣人登门?    不过,叶妩这种时时刻刻把自己放在平常人位置的心态,是很好的,叶督军就没有说什么。    “你自己安排吧。”叶督军道。    再看了眼六姨太,叶督军很勉强说了句安心养胎,就把叶妩接走了,送回家去保护起来。    六姨太躺着。    她没动。    她觉得自己应该流几滴眼泪,或者伤心伤肺一场的,然而她没有。    她内心格外的平静。    就好像学生时期坐在教室里,密斯教她们手工课,教室里声浪小而微弱,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她在缝补一只布娃娃。    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处。    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学生时期的布娃娃。明明女孩子都爱布娃娃的,可她缝补的那只,却要交上去,因为那是作业。    哪怕如此,她也是认真的,她需要一个好成绩。    她做的布娃娃精致,老师就会多看她一眼,从而她有个更好的前途。    如今是一模一样的。    一针针的缝补,全是她的心血。肚子里的孩子,一点点成长,汲取的也是她的气血。    她没有伤心,也没了忐忑,很坦诚接受了这一切。    叶督军百忙之中出现一趟,不是看看她的安危,而是好几天没见自己的女儿了,想要把叶妩带走,不忍心叶妩做老妈子的活计伺候六姨太。    换言之,六姨太有什么资格让督军府的小姐伺候?    “我怀了儿子。”六姨太想。    三小姐是没程府的,自己之前那番话里,故意藏了陷阱。    她说完,三小姐的态度是尴尬的,似乎很用心来安慰她。    假如她怀了女儿,三小姐只会替她高兴,言语和态度都不是那样的。    司太太不肯说,她很精明,不过三小姐没那份心计。    六姨太想要利用三小姐,实在太容易了。可她没了
第1137章 偷听-->>(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份心思,督军府不是她的前途,她不想去奔。    她活在这里,活着就行了。    噩梦一下子落实了,六姨太反而镇定。    没有人问过她,是否真的自甘堕落来做妾;也没有问过她,是否有过对未来的筹划。    全部没有。    做了督军府的姨太太,除非叶督军哪一天失败了、被打垮了,否则她就没了未来,到死都是叶督军府的一名小妾。    “军阀们起起落落是有的,但叶督军不会。”她又绝望的想。    叶督军不是普通的军阀,他有非常精明的大脑,高瞻远瞩的计划,甚至还有一群学问精深的幕僚。    他不是土匪出身的军阀,他是革命出身的。    他自己念过武备学堂,又去日本留过学。    一步步走到今天,叶督军是稳打稳的。这天下的军阀联合起来,也未必就能撼动山西的铜墙铁壁。    山西地理位置很重要,山西的媒铁冠绝天下。    就是因为叶督军的地位稳,六姨太的前途才是彻底没了。    她沉默闭了眼睛。    接下来的几天,叶妩照常每天都来看她,小坐片刻就离开。    她的母亲和弟弟妹妹们也来过了。    就连叶督军府其他的姨太太,也拿了礼物过来。    独叶督军没有再来。    又过了两天,她母亲不顾医生的劝阻,熬煮了鸡汤送来。    两位督军府的女佣被她母亲打发下去吃饭,只留了她们母女在病房里说话。    六姨太已经能坐起来了。    医生说可以出院。    不过,她母亲阻止了,说在医院多住几天,让胎儿更加安稳,做到万无一失。    医生不敢硬赶督军府的姨太太,就答应了。    “你们家二小姐丢了?”她母亲问六姨太。    六姨太颔首。    “真可惜。”她母亲说,“不过丢了也好,那二小姐脾气辣的很,你将来还不得受她的气?”    “你别胡说。”六姨太声音一提。    她母亲就不高兴了:“你这个孩子,心里一点成算也没有。”    正巧此时,病房门口传来脚步声。</p&gt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