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6章 远见    顾轻舟和叶妩说了片刻的话,她就离开了。    叶妩回到了病房。    六姨太望着天花板出神。    满脑子都是事,一桩桩似跑火车般,在她的神经脉络里流窜。    她想得脑袋嗡嗡的。若脑袋是个机器轴轮,她都能听到自己脑子吱呀吱呀的叫了。    叶妩搭讪着开口:“六姨太,你想吃点水果吗?”    六姨太没有动,就连羽睫也不曾颤抖一下,嘴唇亦静止,声音却传了出来:“不了,不想吃。”    低低的,有些空洞。    叶妩坐在旁边。    她一直守着六姨太,生怕她出事。二姐不见了,假如六姨太肚子里的孩子再有意外,真的会打垮父亲。    父亲需要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的存在,就预告着父亲的血脉可以继续传承。它健康活泼生下来,便是叶家的未来。    好像实验的种子,这一粒种子的好坏,关乎收成。    “喝水吗?”叶妩又问。    “不。”六姨太继续一动不动。    她仍在看天花板。    叶妩顺着她的目光,也往上看。    日光照进来,窗帘上的绣花落下斑驳痕迹,像教堂里的天使。窗帘随风微动,那影子也微动,天使在扇动翅膀。    六姨太看得出神,面无表情。    叶妩不好打断她的思路,坐在旁边看书,不时拿眼光看她。    六姨太突然转过脸,看了眼叶妩:“三小姐。”    她这声虽然不高,温柔好听,还是把叶妩吓了一跳。    “怎么了?”叶妩放下小说站起身,走到了她身边。    六姨太拉住了她的手,眼睛定定看着她:“三小姐,司太太告诉你了吧?我到底怀的是男还是女?”    她仍是不死心。    叶妩想起顾轻舟评价六姨太的话,心中不忍。    “三小姐,你告诉我吧?”六姨太拉紧了她。她的声音毫无哀切,眼神却是格外的凄然。    她看着叶妩,盯住了救命的稻草。    叶妩很想知道,顾轻舟的那些猜测,是否正确。    故而她用力抽回了手。    叶妩先去关上了病房的门,插上门栓,然后把椅子搬过来,坐到了她床边。    保持一点距离,叶妩问她:“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六姨太微微抿唇,不答。    “生个儿子好,是不是?”叶妩又道,“我父亲没有儿子,若是你......”    “好不到哪里去。”六姨太打断了她的话。    她很敏锐察觉到了叶妩的善意。    只是她不明白,叶妩的好感来源于何处,自己可没在叶妩面前献过殷勤。    既然三小姐对她友善,她就要抓住。想要得到旁人的支持,就要以心换心。诚实是必然的。    六姨太声音很冷静,如说旁人的故事,跟己无关。    “一个娇弱的孩子出门,穿得破破烂烂,比满身金翠更安全。”六姨太道,“督军真会因为我的孩子而高看我一眼吗?    我娘家不靠谱,兄弟这辈子是没办法成材了,督军再提拔也没什么用。若我生了儿子,那儿子就可怜了。    他亲娘没地位没尊严,外祖家没依靠,他难道不是身怀巨宝独行吗?    他男丁的身份,不能让他赢得父亲的疼爱,只会让其他人忌惮他。将来,他还会有其他兄弟。如此一来,永无宁日了。”    叶妩吃惊看着她。    她眼神的碎芒,全是错愕。    她太过于吃惊,也让六姨太惊讶:“三小姐,你为何如此意外?”    然后她又想,自己是个自愿上门的姨太太,在叶妩心中就是苦心钻营的人,怎么会透彻想到这些问题?    她的问话,突兀且自负了。    六姨太心中一敛,面上的表情就静了,静得像没了表情。    她不等叶妩回答,继续道:“生个女儿就好了。依照督军的性格,对女儿是多怜惜的,又不会戒备。    除了督军,其他人也不会死死防备我们母女。督军疼她,她就过得奢靡一点;督军不疼,她就过得简
第1136章 远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单点。既有前途,也有退路。”    叶妩听到这里,自己的情绪也慢慢收敛了。    她没有思考六姨太的话,而是想到了自己的老师。    老师真厉害,六姨太的心思,被老师猜了个七八成。    不过,叶妩没经历太多的挫折,不懂六姨太的隐忧。在她看来,此刻的六姨太很消极。    人在难受的时候,都非常消极,甚至失去了争夺的动力。    不过,不管争不争的,六姨太这辈子是不可能有清净日子了,她设想的美好都不会实现,而她恐惧的压力一定会发生。因为顾轻舟告诉了叶妩,六姨太怀的是儿子。    叶督军还想娶方悠然。    家里还有另外的姨太太。    方小姐年轻貌美,肯定会再次生育的。六姨太自己地位低下,叶督军又讨厌她,偏她的孩子是长子。    长子,就要受人忌惮,尤其是叶督军的继室。    这就难办了。    “你不要和她太亲近。一旦她把你当了靠山,可能会生出其他希望,到时候你要被人当枪使。六姨太这个人,是很聪明的。”这是顾轻舟叮嘱叶妩的话。    没有希望还好,一直绝望着,就会老老实实。    有了希望,人就会不安分。    叶妩发了一会儿呆。    六姨太见她不说话,自己心头一阵灰白。    她知道自己的话不恰当了,听起来那么像惺惺作态。    她也不再开口。    叶妩总不开口也不好,于是她空洞洞安慰她:“你不要多想。”    六姨太并没有找到台阶下来,脸上尴尬又难堪,抿唇点头。    屋子里的空气很窒闷,她们俩都不太想呼吸,全部憋着气息沉默。    然而,这个时候想起了敲门声。    声音洪亮有力,可见敲门的人手劲多足。    不是医生护士,妇科的医护都很温柔;也不是副官,副官们是不敢敲门的,都要高声打报告。    叶妩莫名其妙紧张了,声音不受控制般:“谁?”    这一声很高,透出军阀门第小姐的威严,颇有震慑力。    六姨太意外看了眼她。    她没想到,恬静温婉的三小姐,也有强势的一面。    门外的人,显然也是愣了下,被她的气势所摄,沉默约莫三秒钟,才回答:“是我。”    这声音很熟悉。    叶妩站起身,去开门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