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分析    叶督军的六姨太没有大碍,只是动了胎气。    这个胎气动得厉害,中医中药的慢节奏可能会耽误了。    顾轻舟道:“我看过了,做主让人送到城里的西医院。有没有大碍,暂时还不好说,要等几天看看情况。”    叶督军的浓眉紧锁。    顾轻舟又道:“阿妩陪同着去了,我过来给您说一声。”    叶督军摆了摆手。    他心不在焉。    叶家乱糟糟的。    叶姗离开之后,叶督军满心都是找女儿。六姨太动了胎气,内院全部人心惶惶,叶督军却压根儿不在乎。    顾轻舟则走不了。    她在叶家呆的时间长,佣人们认识她,也敬佩她,甚至暗地里还把她叫“神女”,叶姗和叶妩都不在,只有她能暂时稳定局面。    “督军,您去看看六姨太吧,后院的事我替阿妩处理了,您不用担心。”顾轻舟道。    叶督军看了眼她。    他抬脚出去了,没有去看六姨太,而是继续派人去找女儿了。    他还把司行霈也带走了。    司行霈敏锐狡猾,也许他能从已知的信息里分析出其他的细节,从而能找到叶姗呢。    他们俩往外走,司行霈问:“不去看看你的小老婆?”    叶督军哼了声。    “人家怀着孩子呢。”司行霈又补充了一句,“现在正担惊受怕,需要大督军的安慰。”    “你别恶心我!我把你当个小兄弟,你成天在我家看戏?”叶督军厉喝。    他真动怒了。    司行霈开玩笑,并非是取笑他,而是真希望他去看看小老婆。    女人的温存和柔情,多少能纾解内心的焦虑。叶督军脾气不对,可找人的时候,着急上火只会让思路混乱,像无头苍蝇乱窜。    六姨太是个温柔的女人,又怀了孩子,也许可以让叶督军暂时冷静几分,心里的焦灼平息。    不成想,叶督军压根儿不明白司行霈的苦心。    他对女儿们的感情,是司行霈不能理解的。    特别是他的妻子曾经虐待过他的女儿们,导致叶督军总好像欠了她们的,内心深处是把未嫁的两个闺女当菩萨一样供着。    突然之间,菩萨少了一位,天都要塌了,叶督军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其他人?    六姨太这个时候出事,叶督军脑海中只有“添乱”这个念头四窜,越发憎恨她。    当初六姨太不过十七八岁,为什么要给一个年过四十的男人做小老婆?她可是心甘情愿自己上门的。    想到这里,仿佛六姨太有了原罪,她肚子里就是怀条龙都无法令叶督军动容。    他不喜欢自己那些姨太太们——归根究底,一群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争先恐后为了他的权势而来。每次看到那些漂亮的脸,他就厌恶得想要吐。    而六姨太,时常给他送吃的,又先怀了孕,手段露骨。在这个当口,她好好的摔一下,更显得别有用心。    无非是一种“趁虚而入”。    叶姗丢了,叶督军心中孩子的位置空了一个,正好六姨太肚子里的孩子,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叶督军的视线里。    叶督军要为它操心,同时内心空虚,正好那个孩子能填补上。    孩子还没有出生,在叶督军心中就有了份量。将来若是个男婴,六姨太这一生就母凭子贵了。    叶督军不能想。    他一深想,就决定等孩子出世之后先毙了六姨太,免得留个惹祸精在家。    “少娶姨太太。”叶督军对司行霈道,“否则,家就完全没了意义。”    司行霈忍俊不禁:“我娶姨太太?我家那位,可是连老天爷都能算计的,我敢娶姨太太?那我们全家都要被她玩死。”    叶督军很鄙视他:“你不要把惧内如此直白说出来,丢人不丢人?”    “丢人也兜不住,我就是惧内。”司行霈道。    叶督军终于笑了笑。    这一笑,内心紧绷的弦,好像松弛了不少。
第1134章 分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到了军营的情报站之后,他们分析了很多,司行霈帮叶督军理出几条思路。    “要么是被人绑架了,要么是自己躲起来了。”司行霈分析叶姗的失踪案,“若是被人绑架,那什么人绑架她的可能性更大?”    “土匪。”叶督军道。    司行霈点点头。    西北虽然乱,可小军头们谁敢动叶家的二小姐?叶督军漫天撒网这么多天了,军阀们哪个不是消息灵通?    他们一听到消息,肯定会把叶姗放了的,因为叶督军找人的时候说过了,无论叶姗如何,都是不知者无罪,绝不会秋后算账。    谁愿意和叶督军为敌?    军阀们个个面皮像城墙厚,哪怕他们真的抢走了叶姗,考虑之后也会送回了。    唯一敢绑架叶姗的,就是土匪。    山窝里既没有电台,也不通报纸。而且,这个军阀混战的年代,稍微有点见识的都成了军阀,只有那些完全没知识的,字也不认识,才继续窝在山里当强盗。    土匪们消息不灵通,十天半个月不下山,而且不认识字。    哪怕认识,也不懂军阀们之间那些约定俗成的规矩,不敢贸然和叶督军接洽,索性继续把人扣押住。    司行霈分析之后,认定叶姗是落入了土匪手里。    “土匪难找。消息发出来,也到不了土匪窝。”司行霈道。    这就是当前的难题了。    “西北幅员辽阔,没有目的的乱找,你十年八年也未必能找到你女儿。”司行霈又道。    叶督军听罢,心烦气躁。    “你说这些屁话,到底有个鬼用?”叶督军怒喝。    司行霈淡淡撩了他一眼:“我是想告诉你,你能否找回叶姗,凭实力远不及靠运气。所以,你拼了命找也未必就能快速找到。    既然如此,军队正常运转,专门派出一批人,做长久打算找叶姗。而你叶督军要做的,就是保持希望。”    叶督军气得牙齿作痒,恨不能咬断谁的脖子:“你这些都是胡扯,也许我在接下来几天的小县城客栈里,就能找到阿姗。”    司行霈道:“但愿。”    叶督军还是不够冷静。    司行霈说罢,就离开了军营,自己开车回到了城里。    顾轻舟不在家。    “太太还没回来?”司行霈问佣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