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父爱    顾轻舟两口子到了叶督军府时,府上气氛肃穆。    司行霈牵住了顾轻舟的手,往叶督军的外书房去。    叶督军不在家。    总参谋长在,正在开个小军事会议。    瞧见了顾轻舟和司行霈,总参谋站起身,宣布散会。    他招待了司行霈。    “......二小姐是怎么回事?”司行霈直接问。    总参谋道:“是五天前才知道二小姐不见了。督军问了家里佣人,二小姐并非失踪五天,而是半个月。”    之前的十天,叶家全然没意识叶姗不见了。    十天之后,哪怕叶督军再手眼通天,叶姗离开的痕迹也找不到了。    “有人在车站说见过二小姐的,但具体是乘坐什么火车,往哪个方向,没人说得清楚。”总参谋道。    司行霈撇撇嘴,心想太原府的情报全用在军事和政治上了,并不那么四通发达,还不如司行霈自己的。    “这几天呢?”顾轻舟开口了,“没消息吗?”    “天下之大,二小姐那天穿了什么衣裳出门,几乎没人记得;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为何要走,更是无从知晓。”总参谋道。    “那天我在街上遇到了她,她好像是穿了身白色收腰的短袖旗袍,还有一顶很大的淑女帽。”顾轻舟道。    总参谋道:“二小姐院子里服侍的佣人,也是这样说的。司太太,你在哪里见过她?”    “就是街上,我出门的时候看到她路过。”顾轻舟道。    顾轻舟只能说这么多了。    她怕这点消息遗漏,会让叶姗踪迹全无。不成想,她这点消息没什么价值,督军府的人已经知晓了。    “她是去了火车站,这点很确定吗?”顾轻舟再次问。    总参谋点点头。    “当天开出去的火车,督军都派人去查了。火车熙熙攘攘的,二小姐又不是特别醒目,目击人又是天南海北的旅客,找都找不到人。”总参谋又道。    顾轻舟叹了口气。    司行霈在桌子底下,轻轻碰了下她的脚,示意她别再多问了。    顾轻舟会意。    她也没有打算再问。    她知道的内情,和叶姗离开的方向毫不相关。知道她被王游川拒绝,只能证明她逃离了。    火车站有她的踪迹,她的确是跑了。    具体往哪里跑,顾轻舟的消息就无法佐证,也无法找到她,没必要说出来。    “督军还在找。”总参谋道,“会找到二小姐的。”    大家都如此安慰彼此。    顾轻舟和司行霈坐了片刻,准备告辞时,叶督军回来了。    他这几天情绪暴躁。    “真叫人不省心!”叶督军怒道,“一点小事,她......”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没有继续往深处说。    顾轻舟和司行霈心中透彻。    王游川已经找了叶督军,把叶姗离家出走的原因,告诉了他。    显然,叶督军也觉得是丑闻,不想外人知道,哪怕是顾轻舟和司行霈这样亲密的朋友。    既然叶督军不愿意公开,而且对叶姗不好,顾轻舟更是闭口不言了。    “您别担心,能找到的。”顾轻舟道。    叶督军的眉头紧锁,并未感到轻松些。    世道很乱,叶姗眉目清秀,又手无缚鸡之力,很容易落入歹人之手。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叶妩急匆匆跑了进来。    “父亲!”她跑得满头是汗,声音又急切,让叶督军和顾轻舟都以为,是有了叶姗的消息。    叶督军猛然站起身。    叶妩阔步进来,满头大汗:“父亲,六姨太她......”    原来,不是叶姗的消息。    叶督军心头一窒。    他对六姨太谈不上有什么好感,不过她怀了身孕,叶督军很尊重她,也格外照顾她的家庭。    不成想,在叶督军最心烦气躁的时候,添堵的却是她。    “她怎么了?”叶督军心先灰暗了一层,尽可能克制内心的情绪,不让它轻易爆发。    “她上楼时滑了一跤,见红了。”叶妩气喘吁吁。    叶督军的怒气,就像一壶滚开的水,汩汩冒泡往外滚,怎么也盖不住,还会把壶盖顶起来。    “见红了去医院,跑来问我?我是医生吗?”他厉声道。    叶妩吓一跳。    六姨太怀孕这么多过月份了,现在见红是很不安全的。    这一胎对父亲很重要,对叶家
第1133章 父爱-->>(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更重要。叶妩也担心姐姐,可六姨太出事也不能放在寻找二姐之后,她就来了。    不成想,被父亲兜头骂了一顿。    叶妩嗫喻着,不敢搭腔。    “我去看看。”顾轻舟站起身,揽住了叶妩的肩膀,把她带了出去。    她们走后,叶督军愤怒踢了一脚桌子,重新坐下来,对司行霈道:“看到没有,我这家里就没一个成事的,全他妈拖老子后腿!”    司行霈第一次听到叶督军骂人。    叶督军有能力也有狠劲,外头看着却是儒将,并非满口脏话的人。    现在瞧着他,是气急了。    原来,父亲对儿女的心思,都是这样的吗?    司行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又想到他和轻舟上次离开时,父亲那眼神——不舍、难过。    “您别担心,会找到二小姐的。”司行霈安慰她,“她一个小姑娘,肯定是躲起来了。”    叶督军道:“这次,只怕不是......”    顿了顿,叶督军开口了,他把叶姗为什么离家出走的事,告诉了司行霈。    “......我早就警告过她,不许她给叶家抹黑,她到底还是做了这件事。王游川亲口告诉了我,说她表白未遂就走了。”叶督军深深叹气,又是担忧又是气愤。    司行霈诧异看了眼他。    他没想到,叶督军会把自家的丑事告诉他。    他们之间,已经如此亲近了吗?    司行霈走了下神:“王游川可以什么也不说的,这样能避免很多麻烦,也能避免被叶督军记恨。    不成想,他居然什么都说了出来,坦坦荡荡的,是个君子。不错,假如秦纱不作妖,我倒是可以跟王家多些来往。”    能有这样的魄力,王游川是不简单的。    司行霈快速想着,心思已经转了回来,对叶督军道:“她这是受了情伤。为情所伤之下,很可能走极端。”    “我就怕这点。”叶督军道,“这么久了,外头不是小军头混乱就是土匪流窜。她那么漂亮一个小姑娘,被走私犯盯上,得吃多少苦头?我得早点找到她。”    司行霈道:“我帮您一起找。”    叶督军道:“那也好。”    司行霈犹豫了下, 没有把自己也知道叶姗私会王游川的事说出来,因为解释不清楚。    王游川已经说了,司行霈再说的话,这消息就是重复的,不能帮忙找到叶姗,反而让叶督军对王游川的坦诚生疑。    太凑巧了,事后来解释,怎么都像是串通一气的。    他们说完了,顾轻舟就单独回来了。    叶督军没有问什么。    司行霈难得通情达理,替叶督军问了:“六姨太如何了?”    叶督军估计也想知道,只是此刻没心思去管,司行霈就帮他问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