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土匪    叶姗从酒楼出来,浑浑噩噩往外走。    她是乘坐黄包车来的。    门口也有黄包车,车夫瞧见了她,就招呼了句什么,叶姗上了黄包车。    上车之后,她应该是说了个地址,但具体说了什么,她不知道。    眼泪全堆积在心里。    哭不出来,心里就被烧灼着,要熬干她,将她焚烧殆尽。    她面无表情,目光没了焦点。    幻想中的一切,半分都没有实现,让她一败涂地。    “小姐,到了火车站。”车夫道,“一共一块五。”    叶姗的手提包里,有好些银元,还有一块名贵的表。    她拿出两块银元,给了车夫。    车夫要找她钱的时候,她就进了火车站。    “我怎么来了火车站?”这个念头在她心尖一闪,很快就消失无踪,她没有思考的能力了。    她来车站做什么,又要去哪里,这些全不在她的脑海中。    她脑子里空空荡荡,就好像血肉全被抽空了,她只剩下一副骸骨。    她买了一张车票。    做这件事时,她是茫然的,因为她没说买哪里,而是说了句什么。    她掏了钱,拿到了车票。    看了眼车票,具体是开往哪里,她不知道。车票上的两个字她熟悉,合在一起却愣是不知其意。    她随便找了个站台。    检票员看了眼她的车票,又看了眼她,还真让她上车了。    她买的就是最早出发的火车票。    上了火车,她特意让自己清醒些,看清楚了车票的座位号。    她选好了座位号,就把自己的帽子盖住脸。她落在一片喧嚣和吆喝里,却格外的安静。    她的皮包还在手里。    包里有钱。    火车开了一天,叶姗又换了火车。越往远走,停车的时候越凉快。    她才走了七八天,早晨下车时已经冻得快要昏厥了。    叶姗没有再走,因为往前的火车已经没了,她走到了这条铁路的尽头。    已经很远了,已经很安全了。    她在停车的小县城找了一家客栈,让自己落脚。    裹好了棉被,她发现自己的手背有血迹,这让她吓了一跳。    再看自己的衣裳,好像不是那么干净,什么味道都有,还有鲜血干涸的痕迹。    “我这是哪里受伤了?”她解开衣裳看。    没有受伤。    客栈很小也很破旧,被褥味道复杂,屋子里有蟑螂爬来爬去。    叶姗检查了自己,的确没有受伤,血迹可疑,她又去翻开自己的皮包。    皮包的带子有一根被拉得很长变形。    打开之后,包里的银元还剩下很多,手表还在。    除了手表和银元,包里还有一把小刀,刀上也是血迹斑斑。    叶姗这才想起来,几天前她转火车时饿了,去了当地的饭馆吃饭,就有小流氓来抢她的皮包。    她一刀刺穿了那人的手。    然后,她转身跑回了火车站,逃票上了一辆火车,离开了那里,后来被罚了钱才给她下车的。    “一共三十块。”她数了数银元。    除了钱和手表,她还有一只金镯子,是前些天放在包里准备送给六姨太的,后来不知怎么就忘记了。    叶姗现在不需要手表和镯子,她想要大洋。    她手里的大洋,一路往西北都通行,不过支撑不了多久。    思考了大半夜,第二天她早起出门,替自己置办了一身夹棉的袍子,一双暖和的鞋子。    这花去了几块钱。    手表和金镯子,她拿去卖了,是彻底卖了,将来不打算赎回来。    手表是外国货,这个小县城还是认的,叶姗卖了三百块,只有她当初买时候的十分之一;镯子份量很足,纯金的,故而没有贱卖,卖了七百块。    她这个手表,买的时候没有登记,不在她名下,而且她手表特别多,督军府的人查不到她身上。镯子更是平常货。    卖了这些东西,也不会留下线索的。    叶姗拿到了一千块的现金大洋,这是特别显眼的。    考虑再三,她又买了个大皮箱,两套男人的衣裳和鞋袜。    换好了之后,她拎着皮箱,雇车出城了。    她一直往西北走。    要去哪里,她是没有计划的,走到哪里算哪里。    这么多天了,她心里还是空,空得没了主意,好像全世界都跟她无关,她要走,往偏远的地方走。    到了偏远地方去做什么,她也不知道。    越是往远处走,早晚的天气就越凉,简直像要过冬了。    叶姗明白,她已经走了很远了。    从县城出发,她乘坐牛车到了一处小镇。    远远的,就能看到镇子后面的山脉。    “进了镇子,再买一头小毛驴,我就可以进山了。”叶姗想。    当然,她也可以在镇子上生活。    随便,都可以。    这里早已不是她父亲的地盘,而且离太原十万八千里,口音不同了,气候也不同了。    她在镇子上寻了客栈。    落脚之后,她熟悉一番准备去吃些东西,天就擦黑了。    她现在没有手表,全无时间概念,不知早晚。    天黑了下来,她也打算出去吃饭,却听到了前头女人的叫声。    声音很乱,慢慢的,男女的声音都有,全是凄厉的、惊惶的。    在那些陌生的口音里,叶姗听到了“马贼”这个词。    她也是吓了一跳。    这个镇子靠在山边,有响马下来抢劫,原是正常的。不过,他们很少进入镇子,多半是在外围活动。    叶姗拿起自己的皮箱,也跑。    旁人全部往后跑,她也跟着跑。只是,后面没有门,所有人都被堵在后墙根时,叶姗想起军营里的集训,她先用力把箱子甩出去,然后利落爬上了墙头。    她爬,其他人也爬,然而他们的成绩不佳,没几个爬上去的。    叶姗心中一松,往下跳。    皮箱没有坏,她抓起来就要跑时,一下子撞到了人的怀里。    抬眸间,眼前逐渐亮了火把,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个个胡子邋遢,好奇看着她。    叶姗的刀在皮箱里,一千大洋也在皮箱里,此刻的她手无寸铁。    “这娘们真俊。”火把照亮了叶姗的脸,那人操了一口类似新疆话的口音,兴高采烈指了叶姗。    叶姗后背下了冷汗。    那些年,时常看到她父亲剿匪,土匪窝端了好些。从土匪窝里出来的女人,个个形容枯槁,简直非人非鬼。    叶姗哪怕是死,也决不能落入土匪窝里。    可此地太远了,又偏僻,连个发电报的地方也没有。
第1131章 土匪-->>(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脑海中翻腾着什么,叶姗站直了身姿,突然就有了点主意。    她可以说日语。    大部分的土匪都怕外国人。叶姗的容貌,伪装不了西洋人,只能装东洋人。看看这些土匪能否抢了钱之后放过她,不自找麻烦。    这是一条路。    要不然,她大概不会有好下场。    “装日本人,还是承认自己是叶督军府的小姐?”叶姗冷汗直下,脑子里快速转动。    她突然憎恶自己的身份,她不想再做叶姗了。    叶姗的那一生,几乎没什么成就感,太痛苦了。    要不然,她也不会从太原府跑到这千里之外的贫瘠小镇上。    于是,她快速下了决定,做出倨傲神色,说了几句日语。    日语她没有认真学过,只是偶然涉猎了些,勉强学了半个月,没什么成效。所以一小半是日语,一大半是鬼话。    “这娘们鼓捣啥?”    “不知道啊,也听不懂。”    叶姗把后背挺得更加笔直,下巴高高扬起,不可一世的模样,用高桥荀那口音相似的中国话说:“我是日本大使馆的......”    话音未落,突然有人从背后给了她一个闷棍。    她整个人被打蒙了。    “操他娘,日本娘们!剁了她喂狗!”叶姗听到身后冷笑的声音,那声音狠戾而残酷。    叶姗彻底陷入昏迷。    话说两头。    顾轻舟和司行霈偷听了叶姗的秘密之后,并未声张,只是怕叶姗知道了尴尬。    这是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毕竟王游川是有妇之夫。    他们喝了酒,心情很好。    吃饱喝足,顾轻舟和司行霈就回到了家中。    “王游川自己能应付,我们还是别跟叶督军说。”司行霈道。    顾轻舟同意。    刚回来,就有副官送过来一封电报。    电报是平城发过来的,已经译好了,直接送到司行霈手里。    不是军务,而是司行霈那边的老佣人朱嫂病重。    朱嫂算是司行霈半个母亲,和顾轻舟的乳娘相似,一直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司行霈看完电报,立马喊了副官:“去准备飞机。”    顾轻舟道:“我也去。”    “当然,你不说我也要带你回去,你医术那么好,也许还能救朱嫂一命。”司行霈道。    顾轻舟又问:“是什么病?”    “电报上没写,估计是三两句话说不清楚的病。”司行霈道,“赶紧回去吧。”    副官去安排飞机的同时,顾轻舟上楼收拾。    短短时间,她收拾出了一个小藤皮箱。箱子里没有衣裳或者用度,全是药。这些成药,是顾轻舟自己治的,用起来方便。    半个小时后,顾轻舟和司行霈出发了。    满心都是朱嫂的病,顾轻舟彻底把叶姗忘到了脑后。    司行霈也不记得。    他们俩一块儿回了平城。    朱嫂是摔了一跤,昏迷了两天。她可能是太累了,一直没醒,医生说没事,副官们和阿潇却沉不住事,给司行霈发了电报。    等司行霈和顾轻舟回来时,朱嫂已经睁开了眼睛。    “没有大碍,就是太操劳了,气血两虚。”顾轻舟道,“她年纪大了,别再做太多事,家里那么多人呢。”    朱嫂的女儿阿潇道:“我也是这样跟姆妈说的,可是她闲不住啊......她前几天就发烧,让她去医院她不肯去,说在额头涂抹些白酒就好了,没必要去医院,她怕打针......”    朱嫂是感冒发烧,硬抗着做活计,把自己给弄垮了。    知道了原委,司行霈大大松了口气,顾轻舟也感觉心情轻松了。    朱嫂还很虚弱,顾轻舟就对司行霈道:“学校还没有开学,平野夫人和蔡长亭那边也消停,我暂时留在这里照顾朱嫂吧。    朱嫂一直很照顾你,她累倒了我照顾她几天,等你忙好了我们一块儿再去太原。”    司行霈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来一趟,这次既然回来了,他肯定要处理一点军务再走。    于是,顾轻舟和司行霈暂住平城半个月,彻底把偷听到叶姗和王游川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