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127章 大胜之后    王玉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七月初的天气,早上微凉,可太阳出来之后,晒得大地滚烫,仍是热的。    暑气并未真正消退。    王玉年腿脚不便,艰难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时,已经满身的汗,鬓角全湿了。    “见了鬼!”他惊恐自语。    他当时就站在顾轻舟的旁边,亲眼所见顾轻舟的所作所为。    她先是摸骨,把病人的伤处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    检查的时候,她没什么表情。    王玉年还以为,她彻底难住了。不成想,她后来居然说她可以治。    听到那句话的王玉年,几乎要笑出声。他笃定顾轻舟会闹笑话,甚至会害那个病人截肢。    病人的死活,王玉年不关心,他又不是医生。    顾轻舟说完了,给了病人希望,她就开始一下下戳病人的大包,甚至问病人疼不疼。    她问了很久。    别说病人,就是王玉年也不耐烦了,不知顾轻舟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现在,他知道了。    “她在转移病人的注意力。”王玉年后来才醒悟过来。    那病人看似顶骨了,实则手腕没断,只是错位得厉害。顾轻舟再三摸骨,确定了这一点。    可如此厉害的错位,需得强大的手劲才能复位。    只是,那样的话,病人会痛得死去活来。病人一痛,本能的就会挣扎。稍微不慎,仍是会导致错位断开。    “接那种错位,要一次成功,没有第二次机会。”    顾轻舟力气不足,在大庭广众之下,哪怕她让其他人帮忙,也无法完全让病人静止,病人已经很疼了,再碰会疼得更加剧烈。    病人不是悍勇的猛将,可以忍住疼,他只是个普通人。    于是,顾轻舟一点点的消磨病人的耐心,让病人对疼痛的注意,全部转移到了对顾轻舟的不耐烦上。    等病人已经完全被烦的受不了时,他几乎就忘记了自己的痛。    顾轻舟瞅准了这个机会,用力一拳将错位的骨头打了下去。    这一拳,狠,有力,而且精准。    如此一来,病人没有只觉的情况下,不存在挣扎,错位就复位了。    “医术好,有心机,太有心机了!”王玉年眼睛里冒火。    医术好的大夫,没有顾轻舟这样的心机,怕是也治不好那个骨伤。    “怪不得她是第一神医!人品且不论,单单这份心机,谁能及她?”王玉年又感叹。    在世人看来,有心计的人好似都没什么人品,精于算计。    王玉年看不上顾轻舟的为人,却也赞叹她的厉害。    “从前是听说过她的,知晓她能力超群,为什么没放在心上?”王玉年自问。    阻止学校开设zhong医专业,他可以想其他的办法。    他还以为,这招可以一劳永逸,而且让他自己不沾染半分腥臭。    可顾轻舟成功了。    她成功了之后,其他人都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不会批判顾轻舟,话头就在王玉年身上。    他这次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怎么办?”王玉年担忧。    他觉得顾轻舟不会饶过他。哪怕是顾轻舟不说,她丈夫也要大作wen章的。    看司行霈,就知道那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听闻是个声名狼藉的恶棍。    王玉年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一冷静,他心zhong的主意就快速定型了:一旦顾轻舟和司行霈敢来,他就让他们再吃个大亏。    王玉年想好了对策,彻底放松了。    一放松,他才惊觉自己出了满身的汗,汗水早已将他的衣裳湿透。    他办公室里有备换的衣裳,他起身,倒了水擦拭身上的汗,换了套干净的西裤白衬衫,好整以暇等待着顾轻舟登门问罪。    不成想,他等到了下午四点多,也没人来。    没有人想起他。    哪怕想起了,也深感不屑,不愿意多提他。    “顾神医,学校会聘请您为教授,不知您可赏光?”校长亲自问顾轻舟。    顾轻舟摇摇头:“我怕是没时间,也没有太多的心思。这样的话,会耽误了学生的前途,对他们不公平。    不过,我可以推荐几位老zhong医,他们多半就在华北附近,问问他们可有愿意来的。”    “这样最好,顾神医仁厚。”校长感激道。    叶督军开口了:“轻舟,我有个主意,你看行不行。”    众人都沉默,不敢打扰叶督军说话。    顾轻舟颔首:“督军您说。”    “你也莫要推辞了,学校聘请你做医学院的副院长,你每个星期给学生上两节课。    作为选课,可以来也可以不来,将来你有事耽误了,这门课也不会影响学生们的成绩。”叶督军道。    顾轻舟心zhong一动。    她实在没时间教导学生。    不过,目前大家对zhong医的认识很片面,顾轻舟上课,可以教授一些理论知识,顺便说些她和她师父看过有趣的疑难杂症医案给学生听。    她能做的,是引发学生们的兴趣。    另外,她的药方和医案都是现成的,她可以誊抄出来。    以前在岳城,她就做过这样的事,只可惜随着那场爆炸,无疾而终了。    “好,这个我愿意。”顾轻舟笑道。    司行霈看着她,表情仍是很平静,只是顾轻舟在同意之前,看了他一眼。直到他点头,顾轻舟才答应。    这点小小的默契,蔡长亭也看到了。他的心紧了下,有点不好的阴霾攀爬上了心头。    讲座结束,大家就各自散了。    叶督军把话告诉了顾轻舟,这次没有询问卫生部的意见,就等于是直接下了通知。    卫生部的人也是服气的,故而无异议。    众人纷纷离开。
第1127章 大胜之后-->>(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游川一家三口,也上了汽车。    王璟亲自开车,带着他的父母和一位堂叔。    “大哥这次是丢人现眼了。”王璟一边开车,一边笑道。    他不太喜欢大堂哥。    大堂兄王玉年,是个霸道的性格,所有人都要听他的,包括弟弟妹妹,以及他的妻妾儿女。    若有人不听话,他甚至会动手打人。    王璟是个顽皮的性格,他父亲对他是亲昵多于严厉,而且王家是他父亲当家,所以每次大哥管束他,甚至扇他的耳光,他心zhong就对大哥产生了记恨。    他很讨厌王玉年,背后骂他“死瘸子”!    “别这样说。”王游川叹了口气。    大侄子的性格乖僻,王游川只比他大九岁,对大侄子有点无可奈何。    “四哥,玉年这次是丢了人。如果他成功了,大家可能会忽略,但他失败了,一定会成为谈资,他在学校和卫生部的声誉,怕是要扫地了。”堂叔道。    这位堂叔叫王东川,是偏房的孩子,今年才二十五岁,从小在王游川身边,算是王游川生意上的左膀右臂。    虽然他也是姓王,王玉年却从未尊重过这位堂叔,把他当下人一样使唤,甚至责骂,王东川也不喜欢大侄子。    “正是,东川叔说得对。他的意图,我都看得出来。”王璟道,“不就是用很难的病例来为难轻舟姐,想让轻舟姐颜面扫地,学校和卫生部拒绝再开zhong医专业吗?他的意图是自私的,手段是下作的。    我都看得出来,那些当官的全是人精,他们能看不出来吗?他们心zhong宛如明镜,大哥以后难以受人尊重了。况且,他做这个院长,原本就不太服众。”    王游川重重咳了声:“回家别乱说话。”    王璟被王游川宠坏了,并不把父亲的威严放在眼里:“爸,你叫了那么多人来捧场,我不说,他们也不说吗?”    王游川略微蹙眉。    秦纱知道他的悔意,轻轻握住了丈夫的手:“你只是想给轻舟撑场面,谁知道玉年做这样的事?他在家里颜面不存,不是你的错。”    那么多人看到了,王玉年不仅在事业上丢脸,在家里也是如此。    王游川比较后悔,早知道是这样,他就只带妻儿过来,不叫其他人了。    “对啊,四哥,这是玉年自己作死,不与你相干。”王东川也道。    王游川就不再说什么了。    同时,叶督军请了几名官员,到督军府议事。    太原府是没有教育厅的,所以学校事务,都是由校方处理。    因为涉及医学院,才跟卫生部有点瓜葛。    “王玉年的事,需得从重处理。”叶督军对校长道。    王玉年任院长,是有原因的。    一是机会不错,上一届的医学院院长自己无缘无故辞职离开,谁也留不住他,正好有了空缺。    第二是王家有钱有势,王玉年说动王游川资助了一大批教学设备,对学校帮助很大。    第三,王家和叶督军府是姻亲,叶督军的大女儿就是嫁给了王玉年的堂弟。    认真说起来,王玉年上任,既不是因为他的声望,也不是因为他的资历,实在像架空的楼阁。    叶督军一句话,就可以把这楼阁给推倒了。    “是,督军。”校长答应了。    叶督军只说从重,却没说到底怎么处理。    然而,校长在这些方面是非常精通的,立马就有了决定。    很快,决定就通发了下去。    处理王玉年的决定,是和顾轻舟上任的决定一起发的。    当顾轻舟听说了之后,她颇为吃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