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顾轻舟的问题,让蔡长亭微笑了起来。    “昨晚金太太约了夫人打牌,可能是太晚了,就住在金家了。”蔡长亭解释道。    顾轻舟心中了然。    蔡长亭问她:“你可要去金家接夫人?”    接夫人回来?    没必要如此慎重吧?    顾轻舟抿唇,略微沉吟了一瞬,还是答应了:“那好。”    蔡长亭就道:“我换身衣裳,你到我院子里坐坐,我有几本书想给你。”    “什么书?”    “是日本一些传奇故事书,可以帮助你理解日本的风俗。绝大部分都是汉字,你能看得懂。哪里不明白,也可以问我。”蔡长亭道。    顾轻舟说好。    她撑伞,走下了游廊。    她难得好脾气,问蔡长亭:“要不要一起遮?”    “不了,我身上全湿了,免得沾湿了你的衣裳。”蔡长亭也一如既往很绅士,笑着拒绝了。    顾轻舟没有再坚持。    青石小路积满了雨水,一走一滑。顾轻舟的皮鞋,已经被雨水打湿了,水沿着鞋面的缝隙沁入脚掌。    她真想打赤脚。    到了蔡长亭的院子,顾轻舟瞧见他屋檐下一串风铃。    她想到了二宝。    心中的恨意,陡然一起,又被她压了下去。    蔡长亭抓过毛巾,先擦了手,然后就去找书籍给顾轻舟。    把书籍交给顾轻舟,他转身回里屋更衣。    顾轻舟则翻看了几页。    外头依旧下雨,雨势颇为激烈,落在瓦上的雨滴似大珠小珠落玉盘。    “轻舟,等会儿到了金家,你莫要和金太太置气,夫人如今很信任金太太。”蔡长亭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顾轻舟随意抬眸。    然后,她目光微微定住。    她视线里的蔡长亭,正在擦拭头发,光着上身。    他肌肤白皙,可胸前纵横错乱的伤口无数,不过没什么枪伤,全是刀伤,小腹处的尤其明显,一直往上延伸,几乎劈开了他半个身子。    顾轻舟愣了下。    从前留意到他胳膊上有伤疤,却没想到......    她打量着他的伤口,蔡长亭则打量她的表情。    末了,他先开口了:“可怕吗?”    顾轻舟斟酌了下:“不可怕。很了不起。能有这么多伤疤,你一定是苦练过的。”    蔡长亭笑笑,继续擦头发,没有回避,也没有穿衣。    “谁年轻时不吃苦?轻舟,你曾经也是刀光剑影里滚过来的,我们很像。”蔡长亭道。    顾轻舟道:“不敢当。”    她转过身,想要走到屋檐下去,不想和蔡长亭带在客厅里。    不成想,蔡长亭也走到了门口。    他和顾轻舟说话,问起叶妩和康昱。    前不久,康昱失踪案闹得满城风雨,后来悄无声息解决了。    康家只说他是去了朋友家玩,忘记通知家里,后来又自己回来了。老太爷大怒,打了他一顿。    “......是不是你们把他藏了起来?”蔡长亭问。    顾轻舟伸手,接了屋檐下的水珠,把她的手掌打湿了:“不是。”    “我倒觉得是。”蔡长亭笑道,“他失踪了,回来之后就能跟叶妩定下婚期。这中间没有别人的搀和,是达不到如此效果的。”    他依靠着门槛,也不擦头发了,静静看着顾轻舟:“你说是不是?”    顾轻舟的裙摆,溅到了雨水,故而她往后退了两步,依旧伸手接雨水:“你挺关心康昱的嘛。怎么,你对他有兴趣?”    “就是问问。”    “操心操心自己吧。”顾轻舟道。    “我自己的事,操心不来。”蔡长亭笑道,“需得来日方长。”    顿了下,他继续道,“轻舟,我还是喜欢你。”    “哦,抬爱了。”顾轻舟道。    蔡长亭见她完全无动于衷,根本不像是伪装,也无法令她动容,就索然无味,回房更衣了。    这次很快,他就换了干净的衣裳出来。    两个人去了金家。    金太太的院子,并不太欢迎顾轻舟,因为顾轻舟走进来时,众人脸色都不太好看,让顾轻舟误以为自己落入狼窝。    顾轻舟微笑。    平野夫人有几分惊喜:“轻舟来了?”    “是,夫人。”顾轻舟笑道,“我想请您去我的新宅子看看。”    “什么新宅子啊?”旁边有个时髦女郎,开口问道。    看她的穿着打扮,不过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可她表情微动时,眼角又有了点纹路,像是三十出头。    顾轻舟不知她是谁。    见她略微迷茫,平野夫人介绍道:“这是金家的大少奶奶,轻舟你不是见过吗?”    顾轻舟应该是见过她的,却没什么印象,不过她丈夫金千洋,顾轻舟倒是印象深刻。    因为在康暖退亲的时候,金千洋似乎想要追求康暖。    “是,见过的,我一时糊涂了。”顾轻舟笑道。    “轻舟小姐糊涂?那这天下就可没有聪明人咯。”大少奶奶道。    她言语中的不善,已经透露了出来。    平野夫人看了眼众人,道:“不打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离开金家时,没遇到什么为难事,一路很顺利出来了。    顾轻舟暗暗松了口气。    蔡长亭瞧在眼里,笑问顾轻舟:“你害怕?”    “金家像要吃了我似的,还不能害怕吗?”顾轻舟道。    他们在门口时,还遇上了金千洋。    顾轻舟和蔡长亭八卦:“金家的老大金千洋,是不是跟他的少奶奶感情不和?”    “你怎么关心人家的私房事?”蔡长亭道。    顾轻舟说:“因为金千洋想要打康暖的主意,这件事你知道么?”    “康暖年轻漂亮,正常男人都想要打她的主意。”蔡长亭口吻轻松道。    顾轻舟就不再说什么。    平野夫人反而接口:“康暖是康家几房的孩子?”    “二房。”    “哦,和叶督军府结亲那个二房?”平野夫人问。    顾轻舟点点头:“正是呢。”    平野夫人就略有所思。    顾轻舟看了眼她,不动声色。    蔡长亭心中暗暗叹气:没想到顾轻舟给
第1121章 诱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下拌子不成,反而成功蛊惑了夫人。    夫人在想什么,蔡长亭知道,顾轻舟更是一清二楚,这是她的误导。她似乎学会了蔡长亭的作风,随时随地埋下炸弹。    蔡长亭不想夫人落入圈套,就提醒道:“夫人,康家儿孙众多,康暖不算什么的,没有分量。”    顾轻舟随口道:“不一定啊。你瞧,康家现在不就是姑奶奶康芝当家做主吗?在整个太原府,甚至整个山西,乃至整个华夏,有多少财阀门第如此魄力?”    平野夫人看了眼顾轻舟,再想起蔡长亭的话,心中一下子就清醒了。    她笑了笑:“的确如此,康家是个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门庭。”    不过,她的表情已经收敛了,之前的心思,被蔡长亭一戳,全部消失了。    顾轻舟瞥了眼蔡长亭,意味深长。    蔡长亭也微笑,恍若不觉。    等他们到了平野夫人的院子时,雨已经小了很多。    顾轻舟和她闲聊:“最近怎么又跟金家走得如此近?”    “我不是开了军需工厂吗?”平野夫人笑道,“金家在这方面颇有经验,所以去学习学习。”    “夫人这样虚心。”顾轻舟道。    平野夫人听不出她是恭维还是贬损,笑笑不理会。    顾轻舟邀请了,平野夫人就答应,中午去那边赴宴。    “只邀请了我和长亭吗?”平野夫人好奇。    顾轻舟道:“只是小小挪个住处,并非乔迁,怎么好劳烦其他人?”    平野夫人了然。    她等更衣梳妆完毕,已经快到了中午十一点,外头的雨也彻底停了。    横穿街道,就到了顾轻舟那边,几个人也不坐车了,直接步行而去,虽然泥水会溅湿裙摆。    到了正院时,顾轻舟先听到了程渝的笑声。    正院已经来了客人。    是两位女客:秦纱带着一位年轻圆脸的少女。    “轻舟,你回来了?王太太等了你多时。”程渝道。    平野夫人和蔡长亭也进入。    秦纱看到了他们,略微不自在,程渝则在旁边插科打诨。    “轻舟,这位是王家的九小姐王玉书。”程渝介绍道。    介绍完毕,她冲顾轻舟使了个眼色。    顾轻舟就知道,是爱慕康昱的王玉书。    这位王小姐很急迫,在叶妩和康昱闹矛盾的第一时间就站出来趁虚而入,不是个软柿子。    “王小姐,欢迎。”顾轻舟和她握手。    王玉书道:“多谢司太太。”    她声音暗淡,情绪不高。    秦纱走过来,揽住了王玉书的肩膀,笑道:“这是我侄女,我带着她出来散散心,轻舟你不介意吧?”    “怎么会介意呢?”顾轻舟笑道。    司行霈和霍钺姗姗来迟。    蔡长亭跟他们打了招呼,一切都很平静。    顾轻舟请众人移步餐厅。    饭桌上的气氛,不至于多么欢愉,却也勉强算和睦。    饭后,佣人对顾轻舟道:“太太,王家的大少爷来了,说是接王太太和王小姐。”    “快请进来吧。”越过顾轻舟说话的,却是王小姐。    王小姐一脸随意的姿态,替主人待客了。转而,她又对顾轻舟道:“司太太,我大哥是有话想跟您说,上次就考虑拜访。”    顾轻舟不解。    她不认识王家的大少爷。    “拜访我?”顾轻舟问王小姐,“是有什么事吗?”    “我大哥在太原大学教书,是医学院的院长。”王玉书很骄傲道。    顾轻舟就懂了。    原来,是医术上的事。    任何医术上的问题,顾轻舟都欢迎,故而她对站在旁边纹丝不动的佣人道:“请王教授进来吧。”    佣人这才道是。    秦纱和平野夫人都想:顾轻舟的佣人训练有素,她这边想要安插眼线,难如登天。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