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昱想要和叶督军单独谈。    叶督军看了眼他,心想:“如今倒是像话。不知是自己领悟,还是司行霈和顾轻舟教的。”    敢直接面对叶督军,至少此行为很负责。    叶督军不排斥,同意和他谈。    司行霈就道:“去我的书房说话吧。”    他领路,把叶督军和康昱领上了二楼书房。    书房朝阳,又没有拉上窗帘,日光把房间晒得滚烫,一进门就有热浪扑面,不如楼下凉爽。    叶督军认定司行霈是故意的,看了眼他一眼。    司行霈恍若不觉:“你们闲聊,可要佣人送茶?”    叶督军解开了军装的两粒铜扣,走到司行霈的书案前坐下,顺便拿起一本文件扇风。    瞥见司行霈立在门口,叶督军淡淡道:“出去,关上门。”    司行霈随手把门带上了。    康昱立在书案前,手足无措,不知是该站着回话,还是该坐下。    他不知所措的样子,让叶督军略微蹙眉,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下吧。”    康昱如蒙大赦。    叶督军自己打风,眼神落在康昱脸上,声音不高却透出威仪:“说吧,你要跟我谈什么?”    康昱早已准备好了腹稿。    叶督军一问,他很清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督军,我不想入赘到叶家。”康昱道,“但是,我想要娶阿妩,我对阿妩的心意从未改变过。”    叶督军眼眸深邃,不言不动。    康昱瞧见如此反应,心下惴惴。屋子里很安静,康昱怕自己表述不恰当,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督军,若能入赘到叶家,我三生有幸,只可惜我不通军务。”    叶督军依旧四平八稳坐着,手里打着风,风很微弱,他鬓角纹丝不动。    眼神很深,看不出情绪。    屋子里热,康昱又紧张,不知不觉满头出汗。    汗水沿着鬓角滑落,他视线几乎模糊。    抬手用袖子擦了擦汗,康昱见叶督军始终不开口,就继续阐述自己的想法。    他的意思很简单:他想要娶叶妩,但他不入赘。    叶督军的家业,他不想要。    “督军,我希望阿妩能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有个正常的婚姻。入赘的婚姻,说到底是不好的,我姑姑就是入赘的,她并不开心。”康昱越来越害怕,说话越发口无遮拦。    这句话,他说完了就后悔了。    心想完了,我这是骂叶督军呢,只怕今天这席话白说了,他还要把我撵回家。    不成想,康昱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叶督军的雷霆盛怒。    他偷偷抬眸,睫毛被汗水打湿,视线里略有点模糊,叶督军脸色竟然好转了些。    康昱不敢置信,又擦了擦眼睛。    再看叶督军时,叶督军的表情是松动了。    康昱不知缘故,叶督军内心深处到底哪一根弦被触动?    “出去吧。”叶督军摆摆手,“你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康昱道是,恭敬万分退了出去。    他一走,叶督军就打电话到楼下,让顾轻舟和司行霈上楼。    “这屋子好热。”顾轻舟一进门就道,然后又是喊佣人端一盆冰上来,又是拉紧了窗帘。    屋子里光线暗淡,顾轻舟又开了灯。    忙碌一番,屋子里暑气不减。    叶督军不烦热:“好了,坐下!”    顾轻舟和司行霈坐稳,司行霈先开口了:“怎样,督军?要不要我把那小子赶出去?”    “不用了,留他住下吧。”叶督军不看司行霈,因为司行霈脸上始终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让叶督军忍不住想要揍他。    他只对顾轻舟说话。    “督军,您这是同意了?”顾轻舟笑问,“康昱是怎么说服你的?”    “他说,阿妩应该有个正常的婚姻。”叶督军道。    顾轻舟心中了然。    叶妩没有个正常的童年,这是叶督军内心的痛。    他想把孩子留在家里,也是想多弥补叶妩的。    然而,这真是叶妩想要的吗?    叶妩和康昱吵架之后,心情灰败,叶督军看着难受极了,想要杀了康昱替叶妩泄愤。    转念一想,这也是因为叶妩很爱康昱。    招婿入赘,到底只是叶督军的一厢情愿,为的也是叶家,而不是叶妩。    “六姨太怀孕了,孩子快要生了。”叶督军道,“既然如此,我就做个决定,阿妩不会再招婿入赘了。”    叶家的内部稳定,需要叶督军来维持,而不是牺牲叶妩的婚姻。    康昱敢当面来谈,意味着他们俩考虑过了。    而康昱,能面对叶家的权势不动容,还想要自己争取事业,是个心地光明磊落,且志向远大的。    若是不轨之徒,有了权势足矣,名声算什么?    “康昱有可取之处,康家也不敢在阿妩头上兴风作浪。既然阿妩愿意嫁,此事就定下吧。    等康昱考虑好了,什么时候回家,我再派人去请老太爷,敲定婚期。”叶督军道,“你们俩,把此话告诉康昱和阿妩。”    顾轻舟大喜。    如此局面,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顾轻舟一开始就担心弄巧成拙,不成想叶督军如此开明。    “好。”顾轻舟笑着答应了。    不知是心情好,还是冰融化时吸走了热量,书房里的暑气消退了几分,顾轻舟也拿了扇子打风。    司行霈一直不咸不淡听着,此刻才道:“你能想得开,这是好事。说实在话,招婿入赘真是个馊主意,特别是你还想找个有能力的女婿,更是馊得不能再馊了。    眼前就有现成的例子:朴航不算是康家的赘婿吧,他只是生活在康家。康家对他不错的,他是如何回报?况且,你叶家还要名义上的赘婿。    最好的结果,就是女婿取代了你,关押了你。最坏的,就是他把叶家弄得家破人亡,你女儿也落个凄惨下场。”    叶督军蹙眉。    司行霈又道:“你心里很明白的,要不然你为何迟迟不肯下决定?”    叶督军闻言,情绪似乎藏匿不住,叹了口气。    “你从前怎么不说?”叶督军骂司行
第1118章 让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霈。    司行霈道:“我从不干涉其他人的决定,况且你又不是我的下属,我说了你就会相信吗?”    叶督军道:“阴险!”    虽然抬杠了几句,叶督军的心情却没有变坏。    他留在司行霈这里吃了午饭。    饭后,他自己先回去了。    叶妩和康昱忍耐了一顿饭,等叶督军一走,他们俩立马围住了顾轻舟和司行霈。    “我父亲说了什么?”    “督军怎么考虑的?”    他们俩,喋喋不休问起来,声音几乎要把顾轻舟和司行霈淹没。    程渝也在等结果。    顾轻舟没有卖关子,如实说了叶督军的考虑:“阿昱,你回家让你祖父去提亲,此事就算成了,叶督军也愿意把阿妩嫁出去。”    康昱大喜。    叶妩则有点伤感。    康昱敏感察觉到了:“怎么了阿妩?”    “有点对不起父亲,明明答应了他。”叶妩道。    顾轻舟就摸了下她的脑袋:“傻孩子,这哪里有什么对不起的?你过得好,就对得起你父亲。”    叶妩点点头。    伤感是小部分的,喜悦是大部分的。    康昱最是开心。    除了他们俩,程渝也高兴:“我就说嘛,我的主意好使!怎么样,你们俩感谢不感谢我?”    “感谢的,多谢程姐姐!”叶妩道。    康昱也道:“是,谢谢程姐姐。”    程渝得意笑起来。    司行霈在旁边甩闲话:“谢她做什么?没有她的主意,叶督军也会同意的,他原本就对叶妩很好。”    程渝脸色微微转黑,作势要打架。    司行霈继续道:“哪怕她的主意管用,马帮的人也是我去接洽的,康昱也是我绑架过来的,她哪里出力了?”    “司行霈!”程渝咬牙切齿,嘴里骂司行霈,却是对准了顾轻舟,“你快帮我教训他!”    “你自己上,没事的,我不护短。”顾轻舟道。    程渝气得快要吐血了。    谁是“短”?我才是啊,你不护司行霈算什么“不护短”?    一旁沉默很久的霍钺,原本是做个闲人,不插话也不帮腔,见司行霈和顾轻舟一条线挤兑程渝,他忍不住笑了。    他笑出声,程渝听到了,转移矛头:“霍龙头,您帮我打司行霈一顿!”    霍钺笑呵呵的:“我和司行霈、轻舟是朋友,只有帮亲的份,没有帮理的心。”    众人哄堂大笑。    程渝彻底败下阵来。    康昱的心情极好,等待着他父母妥协,他既可以娶到他心爱的姑娘,也能经营自己的事业,父母的拦路石也要散去,前途一片光明。    “我真高兴。”康昱对顾轻舟和司行霈道,“你们帮了我的大忙。”    “说到底,还是叶督军认可你,阿妩爱恋你。”顾轻舟道,“否则,我们也出不上力气。”    康昱一惊,心中大喜,似乎求个肯定般,追问顾轻舟:“真的?督军他认可我?”    他还以为,叶督军是免为其难的。    顾轻舟笑道:“若他不认可,如何会把阿妩嫁给你?阿妩可是督军的宝贝。”    康昱心中,格外的温暖和踏实。    原来,他已经得到了叶督军的承认,也得到了阿妩的偏袒。    如此一来,康昱更加有耐心。    叶督军已经让步了,他的父母也该让步,他需得等待。    et★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