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勇气和伟大    叶妩独坐在房间里。    犹豫了下,她去了趟顾轻舟的院子。    顾轻舟等人正在打麻将。    一共四个人:顾轻舟、司行霈、霍钺和程渝。    不过,有个人站在司行霈身后,正在认真看司行霈的麻将。    叶妩进来时,他抬起脸,正是康昱。    康昱的面被打伤,抹了顾轻舟特制的药膏,已经消肿了,只留下青紫斑斓的伤痕。    看到了叶妩,他笑了笑:“阿妩?”    他心情还不错。    这几天,他一直住在顾轻舟的院子里,把他送过来的人是马帮的,自己人办事,不留痕迹。    外头天翻地覆找康昱,康昱却在这边独享清闲。    叶妩能理他,他很开心。    但是,叶妩却闷闷不乐。她上前,拉了他的袖子。    将康昱拖到了偏厅,叶妩对他道:“你回家吧。”    康昱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    “好好的,怎么又要我回家?”康昱没有动,仔细看叶妩的脸,“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康昱被顾轻舟和司行霈“囚禁”了。    他们不准他走,却把什么都跟他说清楚了。    和王玉书亲吻的事,顾轻舟姑且算康昱无辜,当然康昱半夜跑出来私会王玉书,就犯了瓜田李下,并非那么清白。    “阿妩对你付出了感情,你就要对这份感情负责。这是你求来的,若不是你,阿妩不会陷入这样的境地!”那天晚上,顾轻舟如此对康昱道。    他们失去了委婉的耐心,事事都要说得清清楚楚,让康昱明白。    顾轻舟还以为,康昱也很久才能想通。    她也打算关康昱几天的。    不成想,康昱那时候心思已经通透了。他对顾轻舟道:“我明白的。入赘与否,算是我和督军无言的协议。既然我想要毁约,此事我应该和督军谈,而不是阿妩。”    顾轻舟看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就拍了拍康昱的肩膀,笑道:“小子,孺子可教,是个丈夫。”    然后又对顾轻舟道,“他到底不过二十出头,见识有限。偶然想法不通透,可以理解。把你的学生交给他,是值得的。”    康昱心中,格外的温暖。    司行霈这席话,给了他肯定。他想,哪怕是叶督军的狂风暴雨,他都要承受。    这是他的挑战。    他需得娶到叶妩,他也需要维护自己的尊严,这一切不是等旁人给他,更不是为难叶妩,而是要靠自己。    他想明白了,想要即刻去见叶督军。    “如果叶督军非要你入赘,而你的父亲又不答应,你该怎么办?”顾轻舟又问他。    康昱道:“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会遵守和阿妩的约定。”    顾轻舟就问他:“那好,你现在可以回家了。当然,如果你想多住几天,也没人知道你在这里。”    康昱一下子就明白了。    他想着,自己这一辈子要走很长的路。父亲的血脉,就是家族的血脉,他的堂兄弟们总会有人继承香火。    父亲把希望全放在他身上,甚至为了他去羞辱阿妩,将来他的婚姻难以安宁。    他父母甚至还帮他挑选了另外的妻子。    在这种情况下,康昱和阿妩结婚了,他们也得不到父母的祝福,阿妩婚后的日子可能更加磕磕绊绊。    顾轻舟暗示他,他可以消失一段时间。    而且,顾轻舟派人带他过来,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只是,顾轻舟和司行霈有自己的度量——康昱非要回去,非执迷不悟,他们也不强求,只是在心中对他有了新的评价。    “我不回去了。”康昱道,“雏鸟总要离巢。也许,失而复得时,我父母才会重新考虑儿子的意义。    我是他们的孩子,不是什么狗屁的香火。我存在的价值,不是为他们添个儿子,让他们后继有人。我不是他们的财产,然而他们却不懂。”    顾轻舟道:“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将来别后悔了,觉得我们逼迫你,对你父母太狠了。”    康昱却只是叹了口气。    狠?    父母为了他们的香火和继承人,逼迫阿妩离开他,逼迫他令娶他人,不狠吗?    “狠一点好。将来对他们再好一点,他们就知道我孝顺。若是一味的屈服,给他们再多,也无法做个孝子,左右为难。”康昱道。    顿了顿,康昱继续道,“这叫长痛不如短痛,我明白。”
第1116章 勇气和伟大-->>(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司行霈笑道:“好孩子,在新派的思想里,你这个叫争取自由,反对封建家长。不错,不错。”    程渝稍后一步才过来。    见到了康昱,程渝问司行霈:“你给他动刑了吗?”    “动刑作甚?”    “没受酷刑,他怎么如此轻易开了窍?”程渝问。    康昱就臊得满脸通红,嗫喻着说不出话来。    程渝又恶狠狠对康昱道:“那天阿妩可哭惨了,你心中没数吗?”    “我知道。”    “人就是这样,道理说不清楚,就吓唬吓唬他们。”程渝继续道,“你父母的思想,也该换一换了,如今是什么世道?再说了,多少男人结婚后帮衬岳家,什么入赘等落后的想法,根本没意义,你也该换换思想了。”    程渝口直心快,像个小辣椒,说起话来丝毫不饶人。    康昱还真有点怕她。    不管是为了自己、为了将来和父母的关系不至于进一步恶化,为了叶妩,康昱决定躲在司行霈这里。    昨天叶妩才来。    一见面,康昱就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叶妩。    叶妩痛哭不止。    “你以为,我舍得和你分开吗?”叶妩泣不成声,“你总是拿不定主意,我也没了主见。”    康昱拥抱了她。    他内心深处,自责极了。    叶妩哭泣了很久。    眼睛哭得肿肿的,几乎看不见路了。    她离开回家的时候,是顾轻舟和司行霈送她的。    路上,叶妩问顾轻舟:“老师,我有点负罪感。”    顾轻舟还没说什么,司行霈则插话:“负罪什么?”    “康家的人急坏了。”叶妩低声道,“不该这样折腾父母和亲人的。”    “孩子话。”司行霈道,“你不折腾他们,他们就要折腾你。一个女人家,没心机能活得好吗?”    叶妩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微笑,踢了下司行霈的靠背。    司行霈道:“这是实话。天真单纯的人,就要吃很多亏。你如果信奉吃亏是福,那就当我没说。”    他这席话,倒像是让叶妩心里过了一道坎。    叶妩的内疚,当然不是康家遭受担忧,而是她自己对康昱耍的小心机。    这些心机,都是她自愿的,虽然她现在挺后悔的。    “......老师,王玉书真的喜欢七哥。”叶妩对顾轻舟道。    王玉书陡然出现在康昱面前,看似那么巧合,实则是叶妩一手主导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