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114章 透彻    康昱像魔怔了,他现在需要一点肯定,来告诉他自己的想法没有错。    肯定了自己的立场,他才能去和叶妩谈。    “我去一趟吧。”康昱一旦起了这样的心思,就坐不住了。    他急匆匆出门,鞋子也没换,就穿着拖鞋出门了。    王玉书果然在咖啡厅等待着。    这个时间点,店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几名白俄人正在闲聊。    康昱推门而入。    王玉书穿了件粉红色的旗袍,衬托得她一张苹果脸圆嘟嘟的,甚是亲切。    “等了很久么?”康昱问。    王玉书打量他,同时回答:“没有,也是刚到。”    点了咖啡,王玉书开门见山:“你怎么了?”    她如此直接,反而叫康昱讶然。    他说什么呢?    突然之间,倾诉的*全消失了。此刻的他,恍然大悟,他并不是想要诉说,而是想把那些委屈告诉叶妩。    若对方不是叶妩,那么他的委屈就成了隐秘,半句也说不出口来。    他笑了笑,道:“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了。”    说罢,他呷了一口咖啡,心想自己真糊涂。    顾轻舟问他,到底错在哪里,他现在知道了。    他错在把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想推给叶妩。    他想,这件事里,他最大的错误就是知道问题在哪里,却没想过去解决。    而他唯一能解决的,是去和叶督军谈。    他要慎重告诉叶督军,自己想要娶他的女儿,同时自己也想要认可和事业,不能做他的赘婿。    这是男人之间顶天立地的对话,而不是他为难阿妩的理由。    想通了之后,康昱突然坐不住了,他现在就想去叶督军府。    “康昱,我有件事想要问你。”王玉书却开口了。    康昱回神。    他只顾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却忘记了王玉书。    “什么事?”康昱问。    “我很想知道,你心里是如何看待我的。”王玉书的声音很低,羽睫覆盖住了眼睛,双颊却添了一抹秾艳的红潮。    康昱顿时就明了。    他正在整理措辞时,却感觉面颊一热。    温热柔软的唇,在他脸上贴了下,旋即听到了王玉书的声音:“不要着急回答,你慢慢想。”    她如此表示了,康昱应该很清楚往哪个方面回答的。    康昱和叶妩分手了,随着康昱在叶督军府门口站了大半天,已经传开了。    此刻的他,最是虚弱,必须此刻趁虚而入。    王玉书也做了其他的准备。    就在她亲吻康昱面颊的同时,叶妩和叶姗姊妹俩一起进了咖啡店。    王玉书看到她们俩愣在原地,无辜眨了眨眼睛。    康昱却没察觉,他正背对着大门口。    他想要组织语言,却听到了叶姗的声音:“阿妩?”    康昱一惊。    回过头时,他正好看到叶妩夺门而出的身影。    康昱心zhong又惊又疼,急忙起来去追。他是穿着拖鞋出门的,此刻跑得太快了,脚下拖鞋不稳,他摔了个大马趴。    他疼得昏天黑地。    康昱摔在地上,半晌才爬起来,一走一瘸去追叶妩了。    叶姗看到,叶妩是上了自家汽车,顿时就放心了。    叶妩没有危险,康昱也追不上她。    瞧见了王玉书,一脸无辜又温柔坐在那里,叶姗气不打一处来。    “你干嘛呢?”叶姗坐到了她对面,低声呵斥,“你明知道康昱是我妹妹的男友,你还敢亲吻他,要不要脸?”    “前。”    “什么?”    “前男友。”王玉书纠正道,“你妹妹和他分手了,还记得吗?”    “谁告诉你的?”叶姗微怒。    这件事,叶姗也是才听说。    “谁告诉我的不重要,你妹妹和他缘分尽了,才是重点。”王玉书很认真道。    “放屁,你想男人想疯了吧?”叶姗怒道,“你小小年纪,哪里来的阴招?”    王玉书和叶姗差不多的年纪。    王璟追求叶姗,叶姗却爱慕王游川,此事不少人知道,包括王玉书。    从那时候开始,王玉书就很讨厌叶姗了。
第1114章 透彻-->>(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了叶姗的话,她忍不住笑起来:“比不上你疯,毕竟我可没喜欢你的叔叔!”    叶姗一下子就被戳到了痛处。    这个痛,令她无法呼吸,她脸色瞬间惨白了起来。    王游川......    她不能回想。王游川结婚之后,叶姗每天都生活在绝望里。她无法放下,又无法得到,每日每夜折磨着她。    她忍无可忍,端起桌上的咖啡,泼了王玉书满脸。    王玉书漂亮的衣裳和妆容,全部弄脏了。    她站起身,没有泼回来,也没有厮打叶姗,甚至谈不上吵闹,只是淡淡说了句:“可怜的女人。”    这句话,比打叶姗一巴掌还令她难受。她居然被王玉书这个小人鄙视了。    叶姗还想要骂,王玉书已经走出了咖啡店,上了自家的汽车。    看着他们全部走远,叶姗慢慢坐下去,内心空落落的,四下里飘荡,没有着力点。    “四叔。”她在极度的痛苦里,王游川的影子反而越发强烈、清晰。    康昱开了汽车,去追叶妩。    然而,叶妩的司机是当过兵的,驾车勇猛娴熟,穿城过巷,很快就没了踪迹,让康昱无从追起。    康昱心zhong怕极了。    “阿妩,不要误会我。”他猛踩油门,不再追寻叶妩,而是往叶督军府的方向去。    他只要速度够快,就能在叶家的大门口堵上叶妩。    半夜脑子不清楚,又是快速开车,康昱很快就遇到了麻烦。    他的车子差点撞上了人。    对方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被他的汽车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康昱是个知礼懂法的好孩子,故而他停了车,想要给那人一些钱,把此事应付过去。    不成想,对方却深究不放。    “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大少爷,还敢撞爷爷?”对方抓住了康昱的衣领,一拳挥向了他。    康昱被打得眼冒金星。    他失去了反抗的先机,又被打懵了,彻底没了还手之力,任由那汉子又一拳砸在面门上,他昏死了过去。    很快,街上就安静了。    康昱的汽车停在店铺门口。    翌日,店铺老板早起时,发现自家大门口停了一辆昂贵的小汽车,车门大开,并非稳稳停妥的,而是横在路上。    “真是缺德鬼,我不用做生意?”老板骂骂咧咧。    走进一看,车子里没人。    这样昂贵的汽车,哪怕是放在路上也没人敢偷,一来是不会开,二来是太显眼了,很容易被警备厅逮住。    老板精通人事,见状不对就报警了。    于是,康家的二老爷和二太太就知道,康昱的汽车丢在路上,他人不见了。    这下子,两个老人家急疯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