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美食    叶督军看了到他们俩。    敢在叶督军府如此高声嬉笑的,也就是司行霈了。    叶督军挥了挥手,又指了旁边的小书房,让他们两口子先去坐,他这边的会议还没有结束。    小书房里凉爽极了,一进门就有凉意扑面。    顾轻舟笑道:“叶督军会享受,这些柱子都是空铜心的,顶端开口。盛夏用硝石制冰,投入其中,一整天都凉爽舒适。”    司行霈道:“你懂得不少!既然如此,咱们家也该弄一个。”    “是,等我回了平城就弄一个。”顾轻舟笑道。    司行霈一愣。    他半晌没接话。    心中发暖,他不顾副官在场,搂住了顾轻舟的肩膀,将她带入怀里:“好,咱们回家之后,也享受享受生活。”    顾轻舟用力点头。    副官端茶进来,司行霈才和顾轻舟坐好。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喝茶,在如此凉爽的房间里,人非常舒适,时间过得很快。    一个半小时后,叶督军的会议结束,他裹挟了一身汗和热浪,进了小书房。    他先脱了军装,再解开白衬衫的两粒纽扣,就拿起蕉叶扇打风。    “......我们在门口遇到了康昱,怎么不让他进门?”司行霈故意问叶督军,这是摆明了要看笑话。    叶督军已经了解司行霈的无良,四两拨千斤:“是吗?没听说他来了,副官们也忘了通禀。”    “督军,你就这样对待女婿,不怕他将来报复你?”司行霈笑道,“闭门羹可不好吃。”    叶督军烦躁,用力打了两下扇子,很突兀转移了话题:“你来有事?”    司行霈道:“没事,我今天刚回来。”    “那行,晚上留在这里吃饭。”叶督军道,“浆水面吃过吗?清凉解暑,胃口大开。”    “没有,倒是要尝一尝。”司行霈道,“你们山西的浆水面,和西北的有什么不同吗?”    “我们山西就是西北的。”叶督军翻了个白眼。    顾轻舟在旁边笑出声。    和司行霈扯皮条太久了,就连叶督军也失去了他的威严和端庄。    他们留在叶督军府吃了晚膳。    叶督军虽说留他们吃面,可宴席上并不只有面,其他的菜一样不少。    饭后,叶督军才问顾轻舟:“阿妩和康昱是怎么回事?”    “您什么都不知道,就把康昱拦在门外?”顾轻舟笑道。    叶督军道:“阿妩说跟他分手了。我自家的姑娘,我还是知道的,她哪里会轻易变心?我瞧着她说话时,难过是其次的,眼神却很闪烁,不知在撒什么谎。”    这点敏锐的判断力,叶督军还是有的。    顾轻舟就又把程渝的馊主意,告诉了叶督军。    这个主意,她已经复述了两遍。    每次复述它,顾轻舟仍觉得是馊主意。    叶督军英雄所见略同,一听就蹙眉:“折腾什么?趁早给我收手。我叶骁元是没儿子,却也不会要他康家的,索性断了来往,让他们安心。”    这话大气,实则是气话。    康家是太原府的第一财团,金融巨头。    叶督军不受制于财团,却绝不会和康家交恶。    顾轻舟道:“督军,您莫要生气了。小孩子的生命气脉旺盛,就好像满池的水,总要兴风作浪。    等折腾了几次,水溢出去了,气脉逐渐开始走下坡路,人也成熟了,就会感觉年轻时可笑。    我们都是走下坡路的人,看着他们闹恋爱,怪他们闲得慌。可他们到底年轻,我们可堵不住他们折腾。”    叶督军看了眼她。    看完了,他转而问司行霈:“你这媳妇多大年纪?她瞧着和阿妩差不多大,怎么老气横秋的?”    “像我。”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叶督军被顾轻舟的一席话开导了,决定不搀和阿妩的爱情。    她爱折腾,就好好折腾几年。等她要结婚了,叶督军再替她好好把关。    想明白了这些,叶督军心情好了不少。    顾轻舟告诉他的计划,让叶督军感觉到了一股子愚蠢的气息,他有点惭愧问:“这是阿妩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吗?”    “不不,我的学生还没那么蠢,这是程大小姐的杰作。”顾轻舟道。
第1112章 美食-->>(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叶督军欣慰了不少。    不过,彼计划不影响叶督军的爱女,叶督军就不再说什么了。    他们正在说话,叶妩来了。    叶妩略有点忐忑:“老师,你去我那边坐坐吗?”    这是想知道她父亲的意思。    顾轻舟站起身:“好,我们去散散步吧。”    夏夜的督军府花园,蛩吟阵阵,应和着蝉声,不知停歇。    顾轻舟告诉叶妩,让她没必要担心,叶督军知道了计划,却没说什么。    “那就好。”叶妩松了口气。    她想要叮嘱顾轻舟一句,可话到了嘴边,她又咽了下去。    她挽住了顾轻舟的胳膊,低声对她道:“老师,我有点担心,我现在能不能改变主意?”    “能啊。”顾轻舟笑道,“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反悔。”    叶妩却咬唇沉默了。    随时随地的反悔......    反悔,真的那么容易吗?她迈出这一步,承受了多大的委屈,可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不想反悔。不论如何,经历一次之后,我们都能看清楚自己的内心,做出更好的选择。”叶妩道。    顾轻舟点点头。    当晚从叶督军府离开,司行霈开车带着顾轻舟,去了趟霍钺的饭店。    霍钺最近也不在太原府。    颜一源兜兜转转,又回了山西,让霍钺也摸不着头脑。他前不久回了趟岳城,昨天才回来。    “跟我出门,去接洽几个马帮的人。”司行霈道,“我需要他们帮忙做点事。”    “咱们一个军阀,一个青帮龙头,公然去找马帮的人,这不是挑衅吗?”霍钺笑道,“你又要惹是生非?”    “天下利益之大,熙熙攘攘,皆是利来利往。我有好处给他们,他们凭什么觉得我挑衅?”司行霈道。    霍钺道:“这倒是个路子。你找马帮,是做生意?”    “不是,是处理一点爱情上的小问题。”司行霈道。    霍钺的眼镜差点摔地上。    “你?”霍钺有点犯恶心看着他,“你又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你们俩怎么了?轻舟,他怎么你了?”    顾轻舟忙解释:“不是我们,是叶督军的女儿和康家的孩子。”    霍钺松了口气。    他感叹道:“年轻真好啊!”    心思一转,不知是想到了谁,他眼神略微黯淡了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