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问问自己    顾轻舟还沉浸在旖旎心境里,突然被司行霈一句话气得想要杀人。    “你又不是我爹。”顾轻舟啐他,“要点脸!”    司行霈道:“我有你这样的闺女,就是上苍积德了。不过,玉藻将来肯定不比你差。”    他又阖眼:“不用打风,我不怕热,你自己出去玩吧。”    顾轻舟听着,仍是哄孩子的语气,就啼笑皆非。    她没有离开,坐在旁边给司行霈扇。    程渝不知司行霈到了,回家之后就急匆匆上楼。    顾轻舟的房门没有反锁,佣人不敢如此横冲直闯,程渝一下子就瞧见了眼前景象。    “你这是尽哪门子的孝啊?”程渝惊奇道。    司行霈被她吵醒了。    他坐起来。    光着上半身的司行霈,和程渝目光一撞,程渝顿时就想挖眼睛。    她一点也不想看这臭屁男人的光膀子。    “唉,我要瞎了。”程渝一副眼睛好疼的模样,转身下楼了。    司行霈迷糊了下,才问顾轻舟:“那疯子作甚?”    顾轻舟笑道:“没事。你再睡一会儿。”    司行霈又躺了回去。    吃午饭的时候,司行霈起床。    下楼时,程渝已经坐在客厅里,头发高高挽起。    “一回来就欺负顾轻舟,你很有出息嘛。”程渝暗暗甩闲话。    司行霈道:“我乐意,你管呢?”    他们俩,背后倒是能说几句彼此的好话,可一见面就没个好脸,有点像相看相厌的兄妹俩。    程渝转而看顾轻舟:“你争气点啊,竟给他做奴婢,出息呢?”    顾轻舟失笑:“你懂什么呀?”    饭桌上唇枪舌剑,竟比平时吃饭有趣多了,顾轻舟只觉今天的饭菜格外有滋味,她吃得香甜极了。    吃完了,三个人端了茶。    程渝揉着肚子哎哟:“光顾着讨伐司行霈,吃撑了。”    “就你事多。”司行霈鄙视她。    顾轻舟则笑得前仰后合。    一番说笑和玩闹,程渝问起了正经事,就是她让顾轻舟帮叶妩的。    司行霈听了个话尾巴:“什么事?”    顾轻舟简明扼要告诉了他。    司行霈蹙眉:“就没点正经主意吗?”    程渝道:“这主意还不够正经?司行霈,你回来得太及时了,这件事就交给你办吧。我让顾轻舟去办,她扭扭捏捏不高兴呢。”    司行霈道:“死一边去。”    这样的话,对程渝不起任何作用。她哼哼道:“举手之劳,你至于这样小气吗?”    “你说得轻松。”司行霈鄙夷她。    举手之劳,这应该是司行霈的自谦之词,而不是程渝的话。    他颇为不乐意。    程渝道:“那好,还是让顾轻舟去忙吧,我不管了。”    说罢,她自己离席了。    等她一走,司行霈凑到顾轻舟身边:“让我帮你吧。”    顾轻舟讶然:“你不是不同意吗?”    “替太太做事,我心甘情愿。”司行霈道。    “可不是替我做事,而是帮阿妩。”顾轻舟纠正他。    “一样的,能替你跑腿,我乐意。”司行霈道。    原来,只是不想便宜了程渝。    顾轻舟哭笑不得。    司行霈不喜小孩子间的玩闹,可他愿意为了顾轻舟赴汤蹈火。既然顾轻舟要做此事,司行霈就把玩闹当军国大事做。    太太身边无小事嘛。    对待太太,司行霈是虔诚的,几乎要对她顶礼膜拜了。    顾轻舟笑道:“那好,我就把此事托付给你了。”    这件事,不是这几天办,而是要等几日。    司行霈来了太原府,需得去见见叶督军。    顾轻舟跟随着。    两人并肩而行,到了叶督军府。    在大门口,他们遇到了康昱。    康昱似站了很久,浑身都汗透了,一件雪白衬衫又是汗又是尘土,隐隐泛黄,满眸狼狈。
第1111章 问问自己-->>(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呆呆站着。    叶督军府门口的亲侍,将他阻拦在门外。    他听到了汽车的声音,抬眸看见顾轻舟,表情一动。    他此刻机灵了。    “老师!”他立在顾轻舟面前,“老师,求您让我见见阿妩吧,拜托您了!”    司行霈上前一步,将康昱推搡得后退两步。    同时,司行霈也将顾轻舟拉过来,让她也后退两步,免得被康昱熏到了。    康昱站了这么久,都快要馊了。    “阿妩不是她老师藏起来的,你拜托错了人,康少爷。”司行霈淡淡道。    说罢,他拉着顾轻舟就要进门。    顾轻舟还想要说点什么,司行霈握紧了她的胳膊,同时给了她一个眼神。    “老师,我知道错了,阿妩不肯见我,督军也不让我进门,我实在......”康昱高声讨饶。    司行霈还要走,顾轻舟却停住了脚步。    她回过身,对康昱道:“你说你错了,错在哪里?”    康昱急忙要回答。    顾轻舟却又阻止了他。    “你再想一想。”顾轻舟摆摆手,“你不要回答我,也不是回答阿妩和督军,你要问问自己:你可有错,又错在哪里。    回去吧,康少。你站在门口,晒伤了阿妩会心疼的。你的心意,她难道不明白吗?”    康昱证愣住。    他愣神的空隙,顾轻舟和司行霈已经进了叶督军府。    康昱回想顾轻舟的话,心中仍是一片迷茫。    问自己,回答自己?    他错在哪里?    这个问题,他已经想好了无数个答案,可突然发现敷衍不了自己的心。    他从内心深处,没觉得自己有错,阿妩这样利落说出分手,实在太儿戏绝情了。    他也是带着几分委屈的。    他想要事业,有错吗?他想要阿妩,难道就有错?    顾轻舟的话,似重锤击中了他,让他陷入了两难境地。    他果然很听话,转身上了自己的汽车,开车先回家了。    司行霈则搂了顾轻舟的腰:“厉害,几句话就把他打发了,太太攻心至上,我辈不及。”    顾轻舟推开了他的手。    这里还是叶督军府,多少人看着他们。    同时,她声音轻柔,似羽翼滑过心房,令人酥软:“不要总是给我灌*汤,我不吃这套。”    话虽如此,还是吃这套的,故而心中很欢喜。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他的笑声,让叶督军外书房的人都抬眼望过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