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94章 试探    抓回来的鸟,顾轻舟看着都挺小的,还不如市场上养的鸽子肥美。    “都放了吧,野物寄生虫多,不太好吃。”顾轻舟道。    司行霈道:“白忙一场?”    “我们享受的是捕鸟的乐趣,况且还野炊了,是不是?”顾轻舟笑道。    她今天的心情极好。    司行霈就道:“也好,白忙一场也值得。”    叶妩来看顾轻舟。    瞧见了一网的鸟,她指了一只红绿相间的,笑道:“这是鹦鹉吧?”    顾轻舟也看了眼,似乎真的是。    叶妩道:“这只别放,给我养吧。”    其他的鸟,都不是名贵品种,又没几两肉,司行霈依言全放了。    顾轻舟去捕鸟,并不是为了打猎,而是为了寻找儿时的欢愉。    这些欢愉,可以驱散她内心的郁结。    她担心司督军,甚至可怜他,却又无能为力。    “六姨太说她无聊,正好把这只鸟挂在她屋檐下,让她时常逗逗鸟儿。”叶妩道。    顾轻舟问起六姨太的身体:“肚子大了,天气一日日炎热,她还能撑住吗?”    叶妩道:“她倒是无妨。”    顾轻舟嗯了声。    两人正在说话,有人敲门。    佣人进来禀告道:“太太,王四太太来了。”    王四太太,就是秦纱。和秦纱见面之后,顾轻舟也把她的情况,告诉了叶妩。    叶妩不由看向了顾轻舟。    顾轻舟表情不变,含笑对佣人道:“请王太太进来。”    司行霈浑身是汗,所以先上楼洗澡了。    等他下来时,正好看到进门的秦纱。    他对秦纱很有耳闻,略微眯了眯眼睛打量她。    秦纱扫了眼众人,冲顾轻舟微笑,就转脸去看司行霈:“你就是我的女婿么?”    司行霈走过来,立在沙发的后面,眸子傲慢:“你生得出轻舟这样的女儿吗?”    秦纱的笑容,就变成了冷笑:“怎么,你也想杀了我?”    她时时刻刻挑拨着顾轻舟和司行霈。    杀了师父和乳娘,这件事永远都是顾轻舟心中的刺,不碰就不疼,一碰就要伤筋动骨。    秦纱专挑这根刺撩拨。    “有何不可?”司行霈回应了她的挑衅,“王太太,这是最后一次,你懂我的意思!”    秦纱嗤之以鼻。    顾轻舟下巴微扬,也对秦纱道:“王太太,请您记住这话,这是最后一次。若是你再替某些人办事,在我面前说不恰当的话,我就当你是敌人了。”    秦纱诧异看了眼顾轻舟。    “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只要男人,不要亲人了,是吗?”秦纱道。    她随着骂声,声音和神态都和软了。    她心中震惊,没想到司行霈迷住了顾轻舟的心窍,让她变得如此薄情寡恩。    然后,秦纱就听到顾轻舟说:“是,我不要了,我只要司行霈。”    秦纱脸上的惊愕,再也掩饰不住。    叶妩在旁边听了,心中格外羡慕。哪怕是没有良心,她也羡慕老师和司行霈的感情。    他们彼此忠诚。    “既然如此,我就没必要登门了。”秦纱冷淡,转身要走。    顾轻舟没有挽留她。    叶妩道:“老师,你是不是得罪了她?”    “如果她是好心,得罪就得罪了,免得她受到我的牵连;如果她是恶意,就不会得罪的,她还会回来。”顾轻舟道。    秦纱是顾轻舟从前认识的人。她不是站在平野夫人身边,就一定会被平野夫人利用。现在得罪她,还能救她一命,让平野夫人知道她毫无用处,不会打她的主意。    假如她一直都是平野夫人的人,她还是会到顾轻舟这里来的,根本不会因几句话就得罪得不见面。    顾轻舟也想试探她一下。    “老师,你真勇敢。我们有时候明明自己占理,还是不敢说实话,怕得罪小人。”叶妩羡慕道。    顾轻舟摸了下她的脑袋。    果然,翌日秦纱又来了。    这次她的到来,很有诚意跟顾轻舟道歉了。    她带了两坛花雕,全是岳城有名的酒坊酿造的。    秦纱若无其事,把酒递给了顾轻舟:“这是送给我女婿的,带点家乡的味道给他。轻舟,你从小也是在江南长大,这也算是你的乡味了。”
第1094章 试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口一个女婿,让顾轻舟心中了然。    顾轻舟接下了礼物。    她不怕秦纱有目的,就怕秦纱没有。既然她的意图明确,顾轻舟心中的担忧就消失了。    司行霈看到花雕,脸色并未好转。    他不动声色。    秦纱道:“怎么,不接受我的道歉?”    司行霈道:“既然如此,多谢了。”    秦纱满意:“谢什么?咱们一家人,你还没有讨好过我这个丈母娘,我却先要向你赔罪,这叫什么事?”    司行霈沉默。    顾轻舟也默不作声。    秦纱就道:“轻舟,你还叫我一声师父呢,难道他不是我女婿么?”    顾轻舟抬起眼睛,眼波深敛,眼神就似古井无波,淡淡看着秦纱:“师父,别强人所难。”    秦纱道:“也好。”    她不再理会司行霈,只是对顾轻舟道:“我想要拜访康家的姑奶奶,听闻你和康家也很熟,一块儿去,如何?”    司行霈在旁边,点燃了一根雪茄,仍是不说话。    顾轻舟就问:“怎么突然想要拜访康家?”    “我原是来赔罪的,可你们这幅态度,我也坐不下去了,还不如去趟康家。”秦纱道。    司行霈将雪茄按在烟灰缸里,对顾轻舟道:“二宝不是还在康家吗?”    顾轻舟点点头。    “正好,我也去看看二宝。”他道,“一起去吧?”    秦纱也是认识二宝的。那时候二宝脏兮兮的,她还亲手做过衣裳给二宝穿。秦纱有台缝纫机,做衣裳很便捷。    不过,顾轻舟的衣裳精致,全是她乳娘一针一线做出来的,秦纱缝纫出来的,乳娘看不上。    “我好些年没见过二宝了,那小傻子肯定不记得我。”秦纱笑道。    顾轻舟想到秦纱的这一点,想到她曾很照顾乡邻,对顾轻舟也是很好,细心教导她,从不严苛却有章程。    顾轻舟想到这些,又感觉她是个好人,至少那时候的张楚楚,真的很好。    对于秦纱,她的感情很复杂。    他们准备出门时,程渝也回来了。    瞧见了秦纱,程渝一喜,问顾轻舟:“这位姐姐是谁?”    秦纱心花怒放,笑起来:“我是轻舟的娘。”    然后她转身,对顾轻舟道,“一日为师终身为母,我就是你娘,不许胡言。”    程渝有点懵。    顾轻舟就介绍,说这是王家的四太太,也是顾轻舟曾经的师父。    至于秦纱怎么和曾经的顾轻舟认识,程渝就不太了解了。    “要出去玩吗?”程渝见他们一个个都盛装整齐,“我也要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