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93章 司行霈的付出    顾轻舟道:“捉鸟。”    江南十里不同音,到处都有各种方言和俚语,故而司行霈对顾轻舟说的趣事不太了解。    “什么叫捉鸟?”司行霈问。    顾轻舟道:“就是在一处空地上,支撑起大网,然后等鸟儿来吃食时将它们逮捕住。”    司行霈这时候才明白,所谓的捉鸟,就是字面意思。    他略感咋舌。    勾了勾顾轻舟的下巴,他问:“你小时候过得这样无聊吗?捉鸟也算趣事?”    顾轻舟翻脸:“我很喜欢。”    司行霈道:“我没有捉过。不过,用枪打鸟,我倒是可以。”    他想到这里,心思就转动了,“我们去打猎?”    “谁要打猎?”顾轻舟把银勺搁在碗里,一脸不悦,“真不去捉鸟?”    “去,怎么不去?”司行霈毫无原则妥协了。    他喊了副官进来。    他让副官去准备两杆长枪,以及一面大网。    大渔网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长枪放在后座,顾轻舟和司行霈就出发了。    “带枪作甚?”顾轻舟问。    司行霈是怕捉不到,令顾轻舟伤心,还不如带上长枪,到时候打几只哄她高兴。    这话,他藏着没说,只是道:“防身,我们是要去郊外。”    顾轻舟了然。    既然是要捉鸟,就要往城郊的树林里走。    车子开出城,官道就有柏油路变成了石子路,颠簸得厉害。    司行霈手握方向盘,一边看路一边问话:“捕鸟的乐趣在哪里?”    顾轻舟沉吟:“小时候我也去摘过莲蓬,还有其他的,反正挺好玩,不过总记得捕捉鸟雀。”    “冬天吗?”司行霈问。    “不是,我们那次去,是五六月天,就像现在这个时节。在河滩的空地上,撒下谷子,一直等到下午的时候,鸟儿就下来。”顾轻舟道。    她又告诉司行霈,“他们总不爱带我玩,那次还是我偷偷跟着去的。”    司行霈看了眼她。    和乡下的女孩子相比,她更加白皙红润,不可能没有男孩子喜欢她的。    “怎么会不带你玩?”司行霈问。    提到这个,顾轻舟略微尴尬:“我乳娘管得严,我师父也管得严。每次男孩子对我示好,我乳娘就要找到人家家里去。    乡下的人家,都不愿意得罪我们,因为我乳娘有钱,师父又有医术。乡下常会有点灾祸,少不得借点现钱,都要靠我乳娘;一旦不舒服了,又要靠我师父治病。”    司行霈就懂了。    她在乡下,人家还是把她当“城里顾家的大小姐”,从而和她隔膜开来。再加上她乳娘的直白,一般人家都不敢高攀。    谁家都要面子,被她乳娘找上门去很难堪,索性不准自家小子招惹顾轻舟。    “他们抓了好多的鸟,用泥巴裹上烤了吃,吃完了就跳到河里去游泳。”顾轻舟道,“我分了一只鸟,可鲜嫩了。”    司行霈问:“你童年记忆里的玩乐,就这么一件事?”    顾轻舟嗯了声:“唉,就这件比较清晰,而且好玩。你不在家时,我胡思乱想,就想到了。”    司行霈立马打起了精神,道:“那你等着,回头我替你抓上百只,咱们拿回来炖汤红烧,做出十几种的菜来。”    顾轻舟眉开眼笑,不停的点头。    她很满足。    有个男人可以陪着她幼稚,对她而言是弥足珍贵的。    顾轻舟并非顽童,只是念头一起,就无法克制。    她心中一愉快,人的智商就好像喂了狗,故而她问出一些不知所谓的问题,比如“司行霈,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这样的问题,司行霈也会认真回答:“你是我的,我不得好好养吗?养废了谁换给我?”    顾轻舟就作势要打他。    然后她也问,“你希望我怎么亲切称呼你?”    司行霈道:“霈哥哥。”    明明是初夏时节,顾轻舟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除了这个呢?”顾轻舟又问。    司行霈道:“哈尼。”    她忍了不适,再问:“还有没?”    “阿霈哥。”司行霈道。    顾轻舟彻底败下阵来,低声道:“算了,并不是每个夫妻都需要昵称对方,我还是保持原样吧。”    司行霈不解道:“你为何想要昵称我?这原本就很肉麻。你直接叫我的名字,把姓去了不就可以吗?”    顾轻舟试了试,说不出口。    最终,她还是保持了原样,叫他“司行霈”。
第1093章 司行霈的付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单单这三个字,对她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也有绮丽,只是外人觉得生疏罢了。    到了郊区的河滩,司行霈支撑了大网,然后和顾轻舟坐在树下。    车里带了下午茶。    司行霈拿出一块大的毡毯,铺在地上,然后又拿出食盒,将蛋糕、巧克力、饼干和几样干果,一壶凉了的咖啡,全整齐摆好。    顾轻舟目瞪口呆:“什么时候准备的?”    “我叫人去买大网的时候,随口让佣人准备好吃喝的,他们就做好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坐在地上,阳光从树梢照进来,暖融融的光圈撒了她满身。    这个时间点,鸟儿尚未饥饿,不会到这里觅食,大网下空空荡荡的。    顾轻舟和司行霈坐着,就像是出来踏青。    昨晚他回来就胡闹,导致顾轻舟都没问他的正经事。    “这次去了趟河北,收获如何?”顾轻舟问。    “一旦战事起,河北的小军头们都会站在叶督军这边。我这次去,看似是和他们做交易办工厂,实则是将他们所有的防线全跑了一遍。”司行霈道。    顾轻舟哦了声。    司行霈又说:“一旦有事,控制河北不难。”    “他们不是常打仗吗?”顾轻舟又问。    司行霈点点头:“打呢,我去的时候,就遭遇了两次战火。”    顾轻舟就不想再说什么了。    她又问司行霈:“你有没有打算去南京?我看督军是力不从心了。”    司行霈道:“政治上的事,督军更加擅长。他需得有点事做,要不然他才是真要垮了。”    顾轻舟哦了声,不再言语了。    下午四点半左右,有两只鸟儿到了顾轻舟的网下,开始啄食。    有了这只鸟领头,不过二十分钟,就陆陆续续来了上百只鸟。    司行霈立马去拉下大网,鸟儿四散,飞掉了大部分,网住了小部分。    顾轻舟大喜,急匆匆跑上前,和司行霈一起把网收紧。    她看了眼网里的鸟,对司行霈道:“约莫有二三十只。”    “全鸟宴是做不成了,回去烤了吃还差不多。”司行霈笑道。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枯燥,司行霈却故意问顾轻舟:“好玩吗?”    不成想,顾轻舟眼睛亮晶晶的,一脸喜悦道:“可好玩了。”    “真是傻。”司行霈慈祥看着她,这个瞬间又感觉她像自己的孩子了。    他这一辈子,只要是活着,就得既当丈夫又当爹,照顾她疼爱她,将她视为心尖宝,也要把她看作掌上珠。    丈夫能给她的,他都要给她;父亲能给的,他也要给她。遇到了她,这就成了司行霈的使命。    看着她欢喜雀跃的样子,司行霈感觉自己做爹和做丈夫都成功了,顿时就心满意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