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87章 小狐狸    卓莫止洗了澡,看着程渝进来之后,从抽屉里找到一盒香烟。    这香烟是烫金纸的外盒,盒子上落了层灰。    程渝平素香喷喷的,并无烟味,卓五自己也不抽烟。    见状,他心中明了,对程渝道:“我要去趟朋友家......”    什么朋友家,这么晚了为何要去,什么时候回来等,他尚未编好答案,却听到程渝轻声道:“嗯。”    说罢,她点燃了香烟。    她说她二十四五了,可她单薄的小嘴唇仍是很嫩,嫩得像一抹桃蕊。她咬着雪白的烟蒂,青烟旖旎而出,像个妖精。    卓五心中微动,心想她真漂亮,既有点泼辣野蛮,偶然还俏皮灵动,此刻又有种风尘般的艳丽。    程小姐身上的洒脱,与这尘世千万的人都不同。    卓五在卓家那样的深宅大院长大,父亲的姨太太多不胜数,家里兄弟姊妹无数,他自己也是交友甚广。    不管是何等阶层的人,卓五都认识几个,却没人似程渝。    程渝的性格,不能用俗世的眼光去评价。    她像是卓五生活的另一面,与他完全不同的人,令他向往的人。    他换好了衣裳,走过来俯身,在她唇上亲吻了下。    蜻蜓点水,一吻即收。    她需要空间,卓五就先离开。    程渝回神般,问:“你干嘛去?”    “我先去趟朋友家。”卓五道。    程渝哦了声,道:“还回来吗?”    “看情况。”卓五道。    程渝了然:“自己当心点,枪带在身上了吧?太原府夜里也不安全。”    卓五说带了。    他没有罗里吧嗦的询问,也没有装作若无其事,他用他的方法退后一步,给程渝思考的时间。    高桥荀来了,程渝发呆,这一切都是如此明了,不需要任何言语。    他无疑是聪明极了的,因为他离开之后,程渝的心思的确是转到了他身上。    如果他还在这里,程渝是想不到他的。    程渝就想:“他娘的,我还以为睡了只小白兔,没想到是只狐狸。”    卓五的聪明和心机,让程渝有点惊诧,当然是不讨厌的那种惊诧。    “这小鬼如此有心计,我将来不会作茧自缚吧?”程渝弹掉了烟灰,自问道。    她不怕其他,就怕甩不掉。    不过,她想到卓五才二十岁不到,出身不差,心机不俗,岂会甘心守着她一个人?卓家那成群结队的姨太太,就是榜样。    他的未来,无非就是像他父亲那样。    只要他不纠缠程渝,程渝倒是愿意付出一点其他的。    如此想来,程渝就觉得自己多心了。    思路转移到了卓五身上,程渝的脑子清楚了不少。    高桥荀的种种,是不能回想的,一回想就像被人打了一个耳光。    稀里糊涂和他睡了,稀里糊涂被他甩了,怎么都感觉心头塞了大把大把的棉花,塞得她无法呼吸。    程渝睡不着,上楼去找顾轻舟。    顾轻舟则疲乏了,已经关灯睡下。    程渝坐到了她的房间里,又开始点烟。    顾轻舟不讨厌烟味,可程渝弄得她实在睡不着了,她只得起身开了窗户,透入一点新鲜的空气。    “他又回来找我,还想跟我睡吗?”程渝道,“可笑了,素来是我挑男人,哪里容得男人挑我?”    顾轻舟道:“那你跟他说清楚便是了。”    “有什么可说的?”程渝不屑一顾,“顾轻舟,你别搀和在中间添乱。”    “你可拉倒吧,我避之不及。”顾轻舟说。    程渝的作为,顾轻舟无法赞同,无法接受,但是她尽可能去理解她,不反对她。    “那就行。”程渝道。    程渝又问:“我今晚能跟你睡吗?”    顾轻舟道:“上来吧。”    程渝作势要上来,顾轻舟发现她脸上还有油膏,妆都没有卸,就道:“无论如何,你得去洗把脸吧?”    程渝依言,果然去洗了澡。    等她弄干净出来,房间的空气差不多就清新了。    她盘腿坐下,又是一番话。
第1087章 小狐狸-->>(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顾轻舟阖眼打盹,半听不听的。    “卓五不是个善茬。”程渝道,“你别看他年纪小,心机真足。就拿今晚这件事,他主动走开,这份算计人心的本事,就实属难得了。”    此情此景,他静悄悄走开,是对他自己和程渝都有利的。    “我找他的时候,想到他不是高桥荀那样的白痴,可也没想到他这样厉害。”程渝又道。    顾轻舟阖眼,轻轻嗯了声,既没有睡着,也不愿意开口。    程渝气得推搡她:“你说呢?”    顾轻舟微微睁开了眼睛,道:“卓家那样的情况,他若是简单,早已被兄弟生吞活剥了。    他们家的窝内斗,不是吵几句架完事,那是要动刀动枪的。那样环境里爬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没心机?”    程渝颔首:“对。”    顾轻舟看了眼她,心中的话就慢慢透了出来:“既然知道了,何不早点做决定?拖下去的话,你怕是脱不了身的。”    说到这里,程渝哼了声:“我还没玩够呢。”    “这样色迷心窍,你将来别再找我哭诉。”顾轻舟道。    程渝道:“我自愿,你管呢!”    顾轻舟当然管不了。    特别是高桥荀回来了,程渝赌一口气,什么决定都能做出来。    顾轻舟只能想到四个字形容她:饮鸩止渴。    不过,事情的发展往往是无法预料的,顾轻舟也无法预测程渝的未来。    关心也要有个限度,超过了限度就适得其反,只会把程渝推得更远。    顾轻舟被程渝吵闹得错过了睡意,程渝自己则是睡得香甜。    翌日早起,顾轻舟收到了一封电报。    电报是南京发过来的,给司行霈的。    顾轻舟当时还以为是公务,接过电报就放在床头。    她下楼吃了早饭,略微散了片刻的步。    散步回来时,发现程渝正要出门。    “这么早,你干嘛去?”顾轻舟问。    这个时间,街上吃喝玩乐的商家全没有开业,只有早市,买些早点等。    “去找卓五,他昨晚睡在饭店的。”程渝道。    顾轻舟哦了声,不再说什么了。    她回来之后,上楼更衣,也要准备出门,去趟平野夫人给她的那些铺子瞧瞧。    她更衣完毕,又看到了床头上的电文,心想司行霈的政事和军事都不瞒她,没什么秘密的。    她把电文拿起来,看了一眼之后,她整个人愣住了。    顾轻舟立马下楼,高声喊副官备车。    “太太,您要去哪里?”副官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