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84章 旧爱归来    高桥荀回来了。    他换了副模样,比从前更黑了些,也更加结实。    他立在程渝面前,用日语道:“你居然还在这里。”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情绪是喜悦的,似乎很意外,眼睛也亮晶晶的。    他刚从日本回来,尚未适应口音的改变,故而一开口就说了日语。    “高桥先生,你怎么来了?”顾轻舟用中文,打断了高桥荀。    高桥荀咳了咳,也改变了语言。    他说日语的时候,很好听,有种格外的动人,略有磁性;等他说中文的时候,声音就嘶哑了些。    顾轻舟不太明白这个原理。    “我刚到,想来找老朋友。”高桥荀笑道,又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程渝面前,“没想到......”    他想要说什么,程渝却往下快走了几步。    高桥荀还以为,她要拥抱自己,不成想她却只是擦身而过。    她的皮鞋滴滴答答,踩在青石板上,发出一连串急促的响动。    她和高桥荀错开身。    高桥荀回头,却见院门口立了一个人,而程渝已经扑到了那人怀里。    她踮起脚,勾住了他的脖子。    那人欢喜极了,用力搂住了她,同时又有点害羞,脸微红,低声说了句什么。    程渝却拉着他的手,出了院门,消失在院墙外,很快就没了踪迹。    高桥荀脖子有点僵,脸上的血色全退了。    半晌,他回过头,声音暗哑,用日语问顾轻舟:“那是谁?”    “他叫卓莫止,是北平卓大帅的第五子。”顾轻舟如实道。    虽然她知道,高桥荀不是想听这个。    高桥荀的神色,白中见青:“他们......”    顾轻舟微微抿唇。    她没有直接告诉高桥荀,程渝跟卓五才认识几天,而程渝也是摆明了要卓五做她的小白脸。    想当初,高桥荀打个电话就不辞而别,都没有当面说清楚就离开了,让程渝很伤心,虽然程渝自己不承认。    他离开之后,程渝立马找了个英国人,然而相处不下去,半夜冒雪回家。    那会儿的失魂落魄,顾轻舟依旧记得。    程渝回了昆明,努力把这一切都忘了,可一回来就会想到他,又大醉了一场。    这些,程渝嘴硬不肯说,顾轻舟都瞧在眼里。    程渝是怕了感情,不敢付出,可她并非无心无肺。    她受伤了也会难过。    高桥荀的确是抛弃了她,只一个电话就离开了她,她倔强不承认,可她的醉态全显露出来了。    高桥荀当初的不告而别,实在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作为。    他和程渝的种种疑惑,就让程渝自己去解释吧。    作为局外人,顾轻舟只同情程渝。    故而高桥荀想问,程渝和卓五是否订婚了,顾轻舟没有回答。    “进来坐坐吧?”顾轻舟换了话题。    高桥荀神色凄然。    他手里的皮箱,顿时似千斤重。    他到这里来,是因为平野夫人跟他一起回来的,他想要告诉顾轻舟一声,同时想要见到老朋友,吃顿热气腾腾的晚饭。    他父亲还在太原府,只是家里冷冷清清的。    不成想,遇到了程渝。    遇到是很高兴的,意外之喜,结果却那么糟糕。    “不了,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我回来了。”高桥荀道,“我父亲在这里有房子,我先过去。”    说罢,他快步离开了。    程渝这晚没回来。    翌日清晨,她和卓五一起回到了顾轻舟这边。    她满面容光,精神很足的样子。    卓五和她也亲昵了不少,主动给她盛饭夹菜,殷勤不已。    “你们上午去哪里玩?”顾轻舟问。    程渝笑道:“你管呢,反正不带你。”    卓五只是笑,道:“神医.....”    她尚未说完,程渝就打断了她:“别叫神医,她比你也大几岁,叫轻舟姐吧。”    卓五很听话,叫了轻舟姐。    程渝要跟卓五去逛街看电影下馆子,卓五出门前去了趟洗手间,顾轻舟立马坐到了程渝身边。    “程渝,昨天......”    “昨天好事成了。”程渝立马打断了她的话,故意误解了她要说的内容,“他比我小四岁半呢,这次我也是吃了嫩草了。”    顾轻舟这辈子只跟司行霈睡过。    就连亲昵,
第1084章 旧爱归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只跟司行霈。    程渝的种种,顾轻舟理解不了。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顾轻舟更加不明白。    “那就好,恭喜你。”顾轻舟道。    她没有扫兴。    程渝就和卓五出门,高高兴兴玩了一整天。    晚上九点,卓五开了顾轻舟这边的汽车,送程渝回来。    程渝说:“今晚住在我这里吧,以后你学堂放假,都来我这里住。”    卓五却在临近院子的两条街,停了汽车。    他道:“我有句话,想要问问你。”    程渝颔首:“我很磊落,事事都可以给你交代清楚,你问。”    “昨天那个人,你认识他吗?”卓五道。    他当时看到了高桥荀,就在高桥荀的身后。程渝拥抱他时,高桥荀转过身看了他们,他的眼神很不一样。    “认识,他是我曾经的小白脸。”程渝道。    卓五问:“那我呢?”    “你也是我的小白脸,上次不就说过了吗?”程渝道。    卓五微微愣住。    “你说的小男朋友,就是小白脸的意思?”卓五问。    “对啊。”程渝答。    卓五心中的绮丽,慢慢转淡了。    “那我们,将来不会结婚的吗?”卓五问她,“你想过和我结婚么?”    “没有。”程渝道,“假如你不愿意的话,现在也可以走。我睡过的男人太多了,你别为昨晚的事耿耿于怀。”    卓五沉默了很久。    沉默之后,他在汽车里吻了程渝。    才认识几天,说感情真的谈不上,卓五甚至不怎么生气。    他心中有点奇怪的念头,只是踏入其中就不想拔足了。    如今他是眷恋她的,昨晚的*更让他无法割舍。    爱情很奇怪,发生时急促又迅捷,就好像那么一瞬间就来了。    但是,它走得也快。    卓五的爱情已经来了,他此刻是离不开程渝的,那就等爱情消散了再走,反正不急,甚至用不了多少时间。    “我不走。”他低喃,“我可以做你的小男朋友,只要你以后不叫我小白脸。”    程渝笑起来,搂住了他的脖子,道:“你真可爱!”    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她带着卓五,回到了顾轻舟的院子,两人回房了。    顾轻舟就有点不想住在这里,因为楼下的动静太大了。    程渝是她的朋友,顾轻舟总是站在她这边的。    她想,程渝做的是未必就对,可程渝又不是什么道德的榜样,她没必要做正确的事。    她没有插足人家的婚姻,自己也没结婚,她找谁都是光明正大,更没有对错可言。    只是,她夜里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让顾轻舟有点尴尬。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