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他叫什么名字?    顾轻舟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程渝去一趟北平,回来会发疯,自己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带着她去的。    顾轻舟是跑不动的,她追也没用,只得在家里等着。    她心急如焚,不停看手表。    十分钟的时间,总感觉比一个小时还要难熬。    她在这样的煎熬里,等待了一个小时。    “要是司行霈在就好了,他最知道如何收拾发疯的女人了。”顾轻舟想。    可惜,在发疯这条路上,顾轻舟不是程渝的对手。    一个半小时后,顾轻舟接到了霍钺的电话。    霍钺道:“轻舟,程小姐在我这里,我已经安排她睡下了。”    顾轻舟松了口气。    霍钺又道:“你放心,她没事,就是疲倦睡着了。”    顾轻舟嗯了声。    有霍钺在,她自然是什么都放心的:“霍爷,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的,程小姐是心中不痛快。”霍钺道,“不麻烦,顺着她的话就行了。都这么晚了,你就不要来了,等明早再来。”    顾轻舟嗯了声,没有辜负霍钺的好意。    霍钺又道:“轻舟,我不是年轻冲动的小伙子,我不会做出格的事,露水姻缘不是我的喜好。”    顾轻舟不自在咳了咳:“霍爷,我难道不信任您吗?”    霍钺低低笑了声,说了句晚安。    顾轻舟卸下了心思。    她这个时候才想起,程渝是怎么找到霍钺下榻的饭店的?    这个问题,让她有点糊涂。    汽车喇叭响起,程渝开出去的那辆汽车,被副官追上了,又开了回来。    副官对顾轻舟道:“太太,属下在半路就拦到了程小姐,程小姐当时下了汽车,就在踢车轮子,让车子快走。    属下跑到了跟前,她让属下开枪,还抢了属下的枪。她喝醉了,拿枪指着我,非要去霍爷的饭店。    属下怕出事,不敢大意,只得把车子开了过去。霍爷说无妨,让属下回来报个平安,我这才敢离开。”    顾轻舟恍然大悟。    她笑了笑,对副官道:“辛苦你了,没有受伤吧?”    “没有,太太。”    顾轻舟颔首,道:“下去休息吧。”    副官道是。    顾轻舟就彻底放下了,心中无事,她上楼泡了个热水澡,踏踏实实睡着了。一觉醒过来,就去接程渝。    程渝也是刚醒,头疼欲裂,看了看四周,又看了下顾轻舟,问:“这是哪里?”    “是霍爷下榻的饭店。”顾轻舟道。    程渝睡眼迷茫看着顾轻舟:“我怎么找到这里的?”    顾轻舟故意道:“我怎么知道?”    程渝道:“我口渴,给我倒一杯水。”    顾轻舟转身倒了一杯凉茶给她。    清凉的茶水,让她略微清醒了几分,她倏然像是被吓了一跳,慌忙掀开被子看自己的衣裳。    还好,衣裳全在,只是睡皱了,这套旗袍算是毁了。    “你昨晚跟发疯了一样。”顾轻舟道。    程渝回想了下,想起自己发疯的原因了,她想到了高桥荀。    想起他,心中那股子不甘心,就烧灼了她。    她被他抛弃了。    虽然她极力找个漂亮的说辞,也装作毫不在意,可那个小白脸的确是在睡了她之后,一走了之了。    他们原本是不谈感情的,程渝也没受过伤,要不然她在昆明怎么想不起这档子事?    可她回来了,记忆回来了。    记忆一回来,就搅合得她痛不欲生。这不是感情,这是一种好胜心。她被抛弃,导致她的好胜心受到了打击。    “以后不发疯了。”程渝道,“我是有点糊涂,现在想明白了。”    她起床梳洗,顾轻舟替她带了换身衣裳过来。    她梳理得整齐,就去找了霍钺。    “霍爷,昨晚给您添麻烦了。”程渝道,“我有没有侵犯您?”    霍钺差点呛到了。    “程小姐,你说话真是风趣。”霍钺笑道,“昨晚我只是替程小姐脱了鞋,程小姐是自己喝了醒酒汤就睡了。”    程渝道:“
第1083章 他叫什么名字?-->>(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就好,那就好!”    她回到了司行霈的院子。    一进门,她收到了一封电报,是从北平发过来的。    给她发电报的人,是卓五。    程渝看完了译好的电文,问顾轻舟:“他说卓大帅跟他父亲有联盟,太原府就有个军官学堂,他想要来学习半年。”    顾轻舟道:“这也不错啊,对他的前途有好处。”    “那我还要不要见他?”程渝问。    顾轻舟笑道:“你自己要人家做小男朋友的,现在就想要抛弃他啊?”    “可是我都不知他叫什么。”程渝道。    这个问题,顾轻舟也是一愣,因为她也没问过。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    程渝最终回了电报,说卓五如果愿意来就来。    然后,她让顾轻舟派人去打听卓五少到底叫什么。    “叫卓莫止?”程渝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点惊诧,“这是什么鬼名字?”    顾轻舟想了想:“是不是莫要停止上进的意思?”    程渝道:“随便吧。”    她这边考虑着,那边卓五少又回信了,告诉她自己明天就到太原府,还把下榻的饭店告诉了她,请求和她交换地址。    程渝道:“我虽然是个女人,但是我绝不始乱终弃。答应了人家,除非两个人真正玩腻了,说妥了分手,要不然我是不会躲着不见面的。”    于是,她又回了电报,通了地址。    卓五少如今身份不同了,卓家的飞机他也能用,翌日下午就到了太原府。    一下飞机,他先去拜访了叶督军,办了些手续。    太原府的军官学校,有各地交流的军官,当然绝大部分都是叶督军自己选定的。    “下周一入学,如何?”叶督军问。    卓五少考虑着,今天就是周五了,不过几天的时间,有点仓促。    他略微迟疑,不知可否请求换个时间。    叶督军看出来了,就道:“你初到太原府,到处看看也是可以的,那就下周四吧。”    卓五少大喜,当即给叶督军行礼。    事情办妥,他拿到了入学的手谕,仔仔细细藏好之后,他就去找程渝了。    程渝知道他快要来了,就在门口等待着。    然而,这时候有个人,走入了她的视线。    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那人手里拎着箱子,一身漂亮的军装,看到她时,略微笑了下,一笑即收,颇有点军官的威仪。    程渝愣住,随后跟出来的顾轻舟,也诧异看着来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