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借酒浇愁    飞机上,程渝不停诉说她的苦恼。    顾轻舟阖眼打盹,想要装睡混过去,因为她不想知道程渝的这些烦心事。    “你说,我是不是老了?”程渝问,“我会不会提早进入了老年?你给我把把脉,看看我到底有什么问题。”    顾轻舟把头略微偏了下,不太想继续跟她说话,道:“你没有任何问题,你只是不喜欢他。”    程渝道:“胡说八道,我一到北平就相中了他!”    顾轻舟无语沉默。    “心如死灰,这种感觉真糟糕,他吻我的时候,我毫不动情。”程渝道。    顾轻舟说:“我不想知道细节。”    程渝却推了她一下:“你有点良心!我这是大问题!”    顾轻舟翻了个白眼。    她这个白眼,又把程渝气得半死:“你不相信我?”    “我没兴趣。”顾轻舟道。    程渝被她弄得很泄气,只得闭嘴,自己默默想着心事。    她总感觉很严重的。    下了飞机,她突然又对顾轻舟道:“我要在太原府再找一个男朋友,看看感觉。”    顾轻舟问:“那北平那个呢?”    “那个什么?”    “人家不是答应了,要做你的小男朋友吗?”顾轻舟问,“你在太原府再找一个,对得起人家吗?”    程渝想着,深以为然。    但是,她需要一个人来吻她,好让她知道,她只是不喜欢卓五,不是没了感觉。    “你自己慢慢发疯吧。”顾轻舟道。    回到家里,正好看到了蔡长亭豁然在坐。    程渝双目顿时放光。    如果是其他人,顾轻舟会很介意,可是蔡长亭.....    她抱臂看好戏。    “轻舟,程小姐。”蔡长亭站起身,道:“轻舟,夫人已经到了天津卫,再有几天就会到太原府。”    顾轻舟哦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蔡长亭道:“你打算回那边去住吗?”    “不了,我还是住在这里吧,和程渝做个伴。”顾轻舟道。    蔡长亭点点头,好看的眸子略微一转,问程渝:“程小姐几时来的?”    程渝则满腹心事。    她想蔡长亭真好看,自己肯定是喜欢她的,故而她走上前,对蔡长亭道:“蔡先生,你愿意不愿意亲吻我一下?”    素来云淡风轻的蔡长亭,脸上也露出无法理解的惊愕。    这话,是什么意思?    程渝静静盯着他。    蔡长亭转头,看了眼顾轻舟,只见顾轻舟乌黑的瞳仁里,全是坦然,也静静看着他们,好像是再正常不过了。    什么时候,她们也这样开放?    “对不起,程小姐。”蔡长亭后退了一步,“我不习惯这种西式的打招呼方式,我有点老旧。”    程渝泄气。    顾轻舟没看到好戏,也略微泄气。    程渝不甘心,追问了句:“那你介意我亲吻你吗?”    蔡长亭又退了一步。    程渝见他避如蛇蝎,不免想到了自己的状况,同情道:“你也变成了感情无能,是不是?”    蔡长亭脸色微变。    顾轻舟修长睫毛轻覆,眼神看不清楚,唇角却忍不住紧紧抿着,来掩饰她的偷笑。    “不,我的感情并不无能,我有了心爱的姑娘。”蔡长亭道。    程渝说:“没关系,我不告诉她。”    “她看得见。”蔡长亭道。    顾轻舟就忍不住笑了,这次笑出了声。    程渝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认定蔡长亭是和她一样,感情上出了问题,已经没有动情的资格了。    可惜了,蔡长亭那么一副好皮囊。    顾轻舟送蔡长亭出门,跟他说起了程渝:“程小姐她受到了一点小挫折,所以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你莫要介意。”    蔡长亭沉默了下,半晌才说:“我有一点介意。”    顾轻舟便问他怎么了。    他道:“我并非一个无情的人。”    顾轻舟认真点点头:“是,我明白的。”    也许他有感情的,但跟他表述出来的肯定不同,他的感情不在顾轻舟身上。    “你真的明白?”蔡长亭发问,声音骤然发急。    如此急切,倒有点气急败坏的架势,像个吵闹也得不到要求的孩子,越发无理取闹起来。    顾轻舟正色道
第1082章 借酒浇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当然。长亭,我们彼此很了解,是不是?”    你最提防的人,就是你最了解的人,顾轻舟和蔡长亭如此。    蔡长亭的脸上,顿时就像黯了一层,随时要下一场雨。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明点什么。    然而,怎么证明,他也不知道。他内心的情绪,因为是第一次,因为从未表露过,反而不知如何正确叫人知晓。    他心中的挣扎和起伏,最终都化为无力,让他的脑袋略微低垂。    “再见,轻舟。”他淡淡道。    “再见。”    送走了蔡长亭,顾轻舟自己上楼回房了,任由程渝去琢磨她的感情问题。    程渝则出了趟门。    她出去买了好些酒回来,又吩咐佣人赶紧做饭做菜。    她今晚打算酒足饭饱,让自己大醉一场。    等吃饭的时候,顾轻舟坐到了她旁边,不喝酒只吃菜。    程渝喝了几口,也索然无味。    她突然问顾轻舟:“你有过高桥荀的消息吗?”    顾轻舟心中咯噔了下。    她最怕这种状况了。    假如程渝对高桥荀还有感情,而高桥荀早已忘了她,那顾轻舟怕是无法平静。    “如果我没有记错,他那时候是自己走的,等于是他抛弃了我,对不对?”程渝又问。    顾轻舟咬住了筷子头,沉默不敢接话。    “我并不是想念他,我只是喝醉了。”程渝慢慢道,“小白脸子,有什么值得想念的?再说了,他那时候喜欢的是你。”    顾轻舟道:“别胡扯了。”    程渝道:“喝醉了嘛,这个时候不胡扯,什么时候胡扯?我也就是说说,他又不会回来。”    顿了下,她继续道,“反正我是赚了的,我不在乎。”    顾轻舟的心,略微一紧。    程渝继续道:“我在昆明的时候,是没有想过他的。”    “那你要不要再回昆明?”顾轻舟问。    “回去作甚?”程渝笑道,“回去嫁人吗?不了,我不信任婚姻,我这辈子都不想嫁人的。”    她突然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顾轻舟见她脚步虽然稳,却明显是喝醉了,连忙去拉她:“你干嘛去?”    “我要去找霍钺!我想了想,我得找个男人睡一觉,要不然我总是考虑自己是否有问题,又担心自己是否还念着那个狼心狗肺的小白脸。”程渝道。    说罢,她用力甩开了顾轻舟的手。    顾轻舟想要去追她,却见她自己开车跑了。    她醉醺醺的还敢开车,顾轻舟吓懵了。可她这边,只有这辆汽车,副官和顾轻舟都追不上。    “快,跑步去追,追到哪里算哪里。”顾轻舟对副官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