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79章 拍马屁的用处    程渝一来,这屋子就叽叽咋咋。    她一会儿要这样,一会儿要那样,第二天下午,司行霈回来就发现客厅的摆设全变了样子。    程渝还在那边指挥着什么。    顾轻舟好脾气,坐在旁边含笑听着,表情恬柔又满足。    她大概是很喜欢这样的热闹。    “你一个人,顶得上三百只鸭子。”司行霈道。    程渝白了他一眼,道:“这是我的房子,你说话注意点。”    顾轻舟就在旁边笑。    司行霈不理会,坐到了顾轻舟身边,搂住她的肩膀,问:“吵得头疼吗?”    顾轻舟道:“不,挺好的。”    司行霈摸了摸她的头发,又把脸贴在她的青丝上,吻了吻她的额头,亲热得不行。    程渝看得眼馋:“你们俩腻歪死了。”    司行霈拉了顾轻舟:“上楼吧,这楼下简直不能呆了。”    顾轻舟就含笑上去了。    司行霈拉了顾轻舟的手,对她道:“我明天要去趟河北,上次就准备去的,要见几个人。”    顾轻舟问:“军事吗?”    “嗯。我不仅代表自己,也代表叶督军,所以这次很重要,大概不会给你发电报,你安心等我数日,多则一个月,少则十天。”司行霈道。    顾轻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夫妻生活。    他们身在如此乱世,目前还没有大规模的战争,是最大的安慰,短暂的分离算得了什么呢?    “好,祝你旗开得胜。”顾轻舟道。    司行霈吻住了她。    两人越吻越是缠绵,最终就滚入了枕席间。    程渝吩咐佣人,准备了一桌子菜,还在伸长脖子等那两个人下楼吃饭。    怎么等也不来,才想起那两个臭不要脸的,肯定是白日宣淫了。    程渝撇撇嘴。    司行霈翌日出发,还特意去了趟叶督军府。    叶督军交代一番,给了他两百训练有素的亲卫,司行霈一行的汽车就出发了,全是军用大卡车。    司行霈自己开第一辆车,威风凛凛。    叶督军瞧见了,心中很羡慕:年轻人真有活力,若是他再年轻十岁,也能与之抗衡。    顾轻舟和程渝在路边送行。    司行霈停了车,道:“你怎么一个人出城来了?说了不用送的。”    程渝就问:“你看不见我吗?”    顾轻舟笑着打岔:“我和程渝是准备去骑马场,想起你正好要路过这条路,就过来送送。说实在的,我真不喜欢送行。”    慎重的送行,顾轻舟总感觉不太吉利,虽然这种想法没什么根据。    她如此煞有其事,倒好像是诅咒司行霈回不来似的。    所以,每次司行霈离开,顾轻舟都是在家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当丈夫出门工作。    这次是因为程渝。    她们刚走到这条路,司机往旁边停车,说后面来了军用卡车,要等他们先过去。    顾轻舟这时候就想起了司行霈。    停下来一瞧,果然是他。    顾轻舟道:“早去早回。”    司行霈却不顾身后的卡车上伸出来的脑袋,拥抱了顾轻舟,在她额头亲了下:“在家要乖。”    程渝在旁边道:“在家要乖?她又不是你女儿。”    司行霈装作没听到。    顾轻舟心中则是很甜蜜。    等司行霈的汽车离开,顾轻舟回头掐了下程渝:“你竟胡说八道!”    程渝胳膊都要被她掐紫了:“恶毒的妇人!”    二人去了骑马场。    程渝曾经在太原府住过的,如今再次回来,却感觉哪里都新鲜。    她到处闲逛。    趁着天气还凉快,她准备把太原府再看一遍。    这期间,秦纱找过顾轻舟,蔡长亭也找过,顾轻舟全部推辞,专心致志陪着程渝玩。    “那个老巫婆呢?”程渝偶然问起了平野夫人。    顾轻舟就告诉她:“我杀了平野四郎,她回去奔丧了。”    程渝一惊,旋即笑道:“你不怕跟日本军部结仇啊?那可是日本的大官。”    “他是死在日本人自
第1079章 拍马屁的用处-->>(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己的废弃工厂里,而且发了大火,烧得痕迹全无。”顾轻舟道。    程渝竖了个大拇指:“老实讲顾轻舟,我就服你!假如你我是一样的出身,你肯定你取代你哥哥,成为军政府的主人。”    顾轻舟道:“别胡说了。”    “怎么胡说?我听说,你当初在岳城的时候,军中的威望比你前夫还要高,而且百信爱戴你。”程渝道。    程渝嘴上向来没准,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丝毫不顾忌。    “你想想这威望和权势,足够你支撑一方军政府了。”程渝道。    顾轻舟难得略有惭愧:“我哪有你说得那么厉害?我现在不是灰溜溜的吗?”    “两个人命的死局,专门用来对付你,你还能像如今这样活得快乐,你不觉得还是很厉害吗?”程渝道。    顾轻舟听着她的话,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程渝怎么拍起了她的马屁?    “你想要什么,直接说。”顾轻舟差点飘飘然了。    她回身给了程渝一个白眼。    程渝道:“我也没什么大的想法,你能不能撮合我跟霍龙头的露水姻缘?”    顾轻舟就想到了何微。    何微和霍钺,还能有将来吗?    “我可钟情他了,他真绅士,不知道他在床上是斯文还是野蛮。”程渝慢腾腾想着,想的有点投入。    她在这个瞬间,不是幻想到了霍钺什么,而是思路突然劈叉,想到了高桥荀。    那个看上去有点傻气的日本男人,在床上倒是野蛮得很,跟他平常不太一样。    好久没他的消息了。    程渝很少想念他的,甚至都快忘了他的样子。    只是回到了太原,脑子就莫名其妙多了些回忆,也会想起他的种种。    “你不要这样直白告诉我,我不想知道。”顾轻舟想要啐她。    程渝道:“你装什么?你没结婚啊?这些事你不懂啊?”    顾轻舟尴尬咳了咳。    她道:“你不要打霍爷的主意,我带你去北平吧。北平卓大帅府上,倒是有好些年轻英俊的少爷。”    “是吗?”程渝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什么时候去?”    顾轻舟算了算时间,也该去复诊了,就告诉了程渝。    等她起身去北平的时候,程渝跟上了她。    程渝特意收拾得花枝招展,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必定要拿下几个美男,顾轻舟哭笑不得。    顾轻舟是先发了电报的,故而等飞机降落,卓家的汽车就在外头等着她们。    开车来接的,就是卓五少。    程渝一瞧,双目放光,道:“这个不错,他好英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