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78章 妖孽    司行霈在楼下呼唤,声音略有点兴奋。    顾轻舟心中明白,这绝不是颜一源或者霍拢静来了,而是某个令人轻松的朋友。    然而,等她下楼,看到灯火中明艳的女子,她心中莫名一喜。    这喜悦也不知从何处而来。    “程渝!”顾轻舟含笑,走下了楼梯,脚步很快,足见她的情绪。    程渝穿了件黑底粉圆点的旗袍,一双鹿皮小靴,披肩的头发烫卷了,带着钻石发箍。    灯火下的钻石熠熠,落在她浓密的头发里,将她整个人映衬得光彩夺目。    她先是笑,然后张大了嘴巴,指着顾轻舟道:“你......你居然剪了头发!”    顾轻舟笑道:“不是我自愿要剪的,这个一言难尽。”    程渝道:“太可气了!不过还有更可气的,从前觉得你比我漂亮,是因为你的头发好。如今你剪了头发,也还是比我漂亮,气死我了!”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大概是有人夸他老婆,都能令他心情愉悦吧。    程渝立马回头,双目如电瞪了他一眼。    顾轻舟打断了她的胡说八道,问:“吃饭了吗?”    “这院子是当初司行霈给我买的,我回自己家,你不用招待我。”程渝一挥手道。    顾轻舟啼笑皆非。    霍钺则看了眼司行霈。    程渝袅娜进了她曾经住过的房间,顾轻舟跟在她身后,听到她喊佣人收拾,又让她的副官们把她的箱笼抬进来。    霍钺就好奇:“这位是谁?”    这位小姐,年轻漂亮,可不太像善茬。她一进门时,瞧见了霍钺,双目放光,就像男人在欢场看到美女的眼神一样。    她的眼神不是淫荡,而是霸道,就好像这人她势在必得,而不是她要去勾引。    又跟司行霈和顾轻舟亲近,霍钺隐约记得她,这个当口却又想不起来了。    “是程渝。你不是看过她的照片吗?我在平城,跟她有过绯闻,你没见过那些新闻?”司行霈道。    霍钺恍然大悟。    顾轻舟离开之后,司行霈跟程渝混了一段时间。    那时候是有报纸的,程渝的照片也见过。    只是,那些照片都是远远的,一个模糊的身影或者轮廓,哪里看得清楚五官?    “你们,和解了?”霍钺问。    “和解什么?我们跟她没结过仇。”司行霈道。    正说着话,程渝出来了。    这么短的时间,她换了套绯红色绣缠枝牡丹的旗袍,那牡丹花蕊是用金线绣成,在灯下耀眼灼目。    程渝双颊涂抹了些胭脂。    她今年不过二十几岁,正是女子的花信年华,是一朵盛绽的牡丹,美丽芬芳。搽些胭脂,颜色越发的秾丽。    “是个美人。”霍钺心中毫无波澜的想着。    他是青帮大佬,手下什么生意都有,见过的女人也多不胜数。    程渝的漂亮,入不了霍钺的眼睛。    他下意识的,会拿程渝和顾轻舟相比较。    没了长发的优势,顾轻舟仍是比程渝美丽。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顾轻舟更好的女人了。霍钺每次想到这里,立马就要打住,不肯再深想。    深想无用,幸运的人只有司行霈。越多想,越伤感。    “霍龙头,我叫程渝。”程渝伸出手,悬在半空中。    霍钺领会,很绅士握住了她的手,给她行了个吻手礼:“程小姐,幸会。”    “听说你是一个人在太原府的,怎么不搬到这里来?”程渝笑道,“你只管来,这是我的家,我借给顾轻舟住的。”    顾轻舟在旁边笑。    “你说是不是?”程渝还问顾轻舟。    顾轻舟敢说不是,她立马就要翻旧账撒泼。    “是,这的确是你的房子,我们都是借住。”顾轻舟从善如流。    程渝得意扬眉,又对霍钺道:“霍龙头,你也搬过来吧,大家一处热闹些,晚上还能打打牌。司行霈不常在的,我们两个女人家......”    话说到这里,她堪堪停住了,留下袅袅余音。
第1078章 妖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司行霈就知道,程渝看上了霍钺,这个色女人!    霍钺不是傻子,弦外之音他听得出来。就是因为他明白了,敬而远之,笑道:“不麻烦了。程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    程渝不泄气,笑道:“霍龙头在太原府,是玩还是忙生意?你们青帮,是要到西北来抢人家马帮的生意吗?”    她说到这里,双目放光,一副颇有兴趣的样子。    霍钺啼笑皆非。    他如实道:“我是来找我妹妹的。”    他说了点霍拢静的事,让程渝的色心稍微收敛几分。    程渝攻克了片刻,发现霍钺滴水不漏,怕是得不到他,就悻悻然放弃了。    天下好看的男人那么多,程渝攻不下这个,还有其他的,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顾轻舟让厨房做了一碗鸡丝面给她。    她吃了面,佣人已经收拾好了房间。    顾轻舟再次陪着她进来时,发现她带了四个很庞大的箱笼。    “你搬家呢?”顾轻舟问,“你怎么过来的,坐车还是你哥哥的飞机送的?”    “当然是飞机送的。”程渝道,“我暂住你这里几天。我妈和我嫂子联手了,发疯了要把我嫁出去。    我在昆明这些日子,一个漂亮的小伙子也没勾搭上,原来是我哥哥暗地里打了招呼,不许任何人亲近我。    家里还是老样子,我妈天天说什么程家家风。是我变了,我跟他们过不下去了。倒是周姐姐,跟我妈很谈得来,也不帮我。    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得过来跟你厮混。如果再不走,我妈和我嫂子铁定能把我卖了。”    顾轻舟听了,问:“那你哥哥怎么送你?”    “我哥哥还是疼我的,比我妈和嫂子开通。”程渝道。    顾轻舟了然:“你哥哥这是眼不见为净。”    “滚蛋!”程渝扔了个枕头打她。    总之,程渝又回来了。    顾轻舟有点开心,身边有这么个人吵吵闹闹的,其实挺温馨。    “周姐姐和她的女儿,都还好?”顾轻舟问起了周烟和奕秋,她们当初跟程渝一起去了昆明。    “可好了,我妈疼奕秋,准备认她当干女儿。”程渝道。    顾轻舟就放心了。    程渝跟司行霈厮混一阵子后,彻底爆发了本性,变成了一个妖孽女人。顾轻舟那个师父张楚楚,也就是秦纱,也是个妖孽。    妖孽还需妖孽磨,顾轻舟多了个帮手。    程渝的到来,对她是意外之喜。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