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卓大帅的手谕,顾轻舟和司行霈进宫去了。    司行霈低声问她:“有印象吗?”    顾轻舟失笑:“哪怕我真的是公主,我也是在肚子里就离开了皇宫,哪里会有什么印象?”    司行霈深以为然。    逛了一遍,司行霈和顾轻舟都承认,宫里的建筑巍峨,气派庄严。    只是,他们两个江南人,对这样的建筑欣赏不了。    就像他们的口味,始终觉得做菜要放糖才鲜美,叶督军就对他们的口味无法认同。    “挺好的,是不是?”顾轻舟问司行霈。    司行霈道:“这又不是我家,你干嘛对着我虚伪恭维它?”    顾轻舟失笑。    她说:“习惯了。常说假话,张口就来。”    两人笑得前仰后合。    其实,观光追求的是乐趣,而不是具体看了什么。    司行霈和顾轻舟都挺开心的,故而这趟北平之旅,算是很圆满了。    到了第五天,顾轻舟去买了好些小礼物,上午就跟司行霈、叶督军飞回太原府。    回来之后,她先分了礼物。    叶妩拉扯着她,问起北平趣事,然后道:“老师,等我放假了,我们再去一趟如何?”    “好。”顾轻舟道。    叶姗漫不经心听她们说着。    自从王游川结婚了,她虽然哭过闹过,也刻意装作不在乎,可她时常发呆。    爱情的失败,让年轻的女子感觉天塌了。    顾轻舟还跟她们说起了被司行霈打伤的歌女,又提到了卓三和卓五的恩怨。    卓家的种种,说出来都是一段趣闻。    “那卓家有闺女吗?”叶妩问。    顾轻舟道:“肯定是有的吧。”    “光儿子就十一个,加上闺女,我的天!卓家的孩子就可以自己开个班了,我们班上也不过那么多人。”叶妩道。    顾轻舟忍不住笑了。    叶姗唇角弯了下,算是笑过了。    等叶妩起身去了趟洗手间时,叶姗才低声问顾轻舟:“老师,我父亲去找方小姐了吗?”    顾轻舟如实道:“督军一开始有两天在忙自己的私事......”    叶姗表情立马变了。    她沉吟了一瞬,末了叹了口气,只感觉无能为力。    父亲非要娶方悠然的话,她也没办法。她不是儿子,叶家并非她的永恒之所,也许她也该自寻出路了。    反正,她是不会和方悠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她不喜欢她。    正巧叶妩回来,问:“二姐,你叹什么气?”    “没什么。”叶姗道。    叶妩脑子里装了和她一样的事,瞧见如此光景,就问:“二姐,父亲是不是去见了方小姐?”    叶姗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道:“我不知道,不过督军的确有两天是在处理私事,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饶是如此,也没有安慰到叶家姊妹俩。    她们俩拿着小礼物,悻悻离开了。    回去之后,两人思考着如何让方小姐和父亲彻底断绝关系,故而都沉默。    顾轻舟则打了个哈欠。    她略感疲倦,准备收拾一下就上楼小憩片刻。    不成想,霍钺来了。    霍钺是端阳节回去的,事情完毕后他又回来了。    “颜太太让我带些礼物给你。”霍钺笑道,“我也去看了玉藻,给她送了礼物,说了是她姆妈送的。”    “她会叫姆妈吗?”顾轻舟眼睛微亮。    霍钺略微遗憾摇摇头:“颜太太正在教她,估计很快就学会了。”    顾轻舟也挺遗憾。    她留霍钺吃晚饭。    二人都没有谈及霍拢静和颜一源,因为,如果有了消息,他们彼此都会第一时间通知对方。    既然没有通知,就是还没有消息,问了徒添烦恼。    司行霈回来,和霍钺立马就有了话题。    “叶督军今天气得不轻,要带人去围剿马帮。”司行霈幸灾乐祸道。
第1077章 霍钺的高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霍钺笑道:“马帮和军政府素来井水不犯河水的,叶督军的枪炮也不是对准这些虫豸的,怎么如今发了这么大的火?”    “马帮什么黑钱都敢要,居然做起了人口贩卖。叶督军一名团长的女儿,才十五岁,一朵花骨朵儿的年纪,被马帮的人劫走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问:“找回来了吗?”    “要是找了回来,叶督军就不那么生气了。对方怕是知晓了那女孩的身份,将人杀了丢到山涧里,从此死不认账。”司行霈说。    他说的都是实情。    马帮的人,肯定也会这么干,因为如此对他们最是有利。    顾轻舟却觉得实话太刺耳了,她用力在司行霈胳膊上打了下:“你盼点人家的好,行不行?”    司行霈笑起来。    他俯身,亲吻了下顾轻舟的面颊。    霍钺还在,顾轻舟当场面红耳赤,想要杀人。    她怕司行霈再胡闹,就不敢开口了,安安静静坐在旁边。    司行霈的目的达到了,继续和霍钺闲聊。    他闲聊的时候,是没一句好话的,话里话外全是那些坏主意。    霍钺沉沉稳稳的,当说上次叶督军剿匪,马帮土匪被杀,他就道:“几十个土匪,叶督军全砍了,那得流多少血?造孽不造孽?挖个坑全活埋了,多干净,也积德。”    顾轻舟倏然睁大了眼睛。    她突然发现,人以类聚,霍钺也不是啥好玩意儿。    他怎么说得出“积德”二字?    霍钺也是下意识才想到,顾轻舟还坐在旁边,舌尖差点被牙齿咬了。    都怪司行霈!    他平常是挺君子的,只有在司行霈面前,才不遮掩自己的原本面目,因为司行霈是和他一样的缺德鬼。    “我吃好了,先上楼去了。”顾轻舟道。    她一点也不想听霍钺和司行霈聊天。    他们虽然都是在说马帮,可想想他们的身份,顾轻舟就明白,那些事他们都是做过的。    顾轻舟自己,也是害死过无数人命的。    和他们相比,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丑陋的自己,她有点自惭形秽。    顾轻舟急忙逃离。    她想:“何时我们才能做个正常的人?哪怕是起了冲突,也是生个闷气吵个架,而不是你死我活?”    她正在考虑,自己的生活为什么如此畸形时,司行霈喊她:“轻舟,你快下来,看看谁来了。”    这么大晚上的,还能有谁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