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督军没回来。    顾轻舟担心他出事,司行霈则坚信他是约会去了。    “要不,通知他的亲信,让他们去找找?”顾轻舟问,“说好了今天带我们去宫里的,叶督军不像是食言的人。”    司行霈搂了她的肩膀,说:“你不懂,男人遇到了女人,天大的事都能丢下。更何况,我们俩能让叶督军挂心吗?他一下飞机就忘了我们。”    同时,司行霈又道,“我方才看到了叶督军的副官在楼下喝茶。”    这句话,给了顾轻舟信心。    如果督军有事,副官不会那么悠闲的。    叶督军未归,宫里是去不成了,顾轻舟就和司行霈约定,去一趟长城。    长城要走远路,顾轻舟换了一套骑马装。骑马装是衬衫带马甲,长裤短靴,走路利落。    穿戴这么一身,飞檐走壁都够了,如果顾轻舟有这能耐的话。    结果,到了入口处却被阻拦了。    新来的卓大帅,封锁了长城入口。    司行霈蹙眉。    顾轻舟急忙拉住了他的胳膊。    她低声凑在他耳边,道:“我这次是出来放松的,你别一味胡来,惹出祸端让我烦心。”    司行霈道:“听太太的。”    二人折身返回。    司行霈一辈子没碰过钉子,顾轻舟见他虽然不说话了,可那眼睛里的坏意,掩饰不住。    她怕他又闯祸。    他是敢闯的,什么人都能招惹一番。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顾轻舟对他道:“我们沿街看看景色,可好?”    司行霈自然说好。    两人下了汽车,一路走一路逛,又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    最后,他们还逛了两处的公园。    在外面吃了饭,约莫晚上九点半,他们回到了饭店。    一进门,就见叶督军同行的副官,正在餐厅跟一位年轻人闲聊。    年轻人衣着华贵,一套呢子西装整齐笔挺,头发修建得整整齐齐。远远看着,倒是体面,近处一瞧却见他面颊多处青紫红肿。    他唇角破了,说话就不那么利索,声音出来总是隔了一层。    “是卓家五少帅,昨晚在这里打架的。”顾轻舟心想。    她没说什么,司行霈也无瑕旁顾,二人从餐厅后面的楼梯回了自己的客房。    进门之后,顾轻舟就问司行霈:“卓家老五来找叶督军了,是不是叶督军还没回来?”    司行霈随意道:“也许是吧。”他对这些事毫无兴趣,心中却在盘算着怎么给卓大帅使绊子。    既然来了,他一定要带轻舟去一趟长城,也要进宫一趟的。    卓大帅曾经还在庐州时,跟他合作过,虽然最后不欢而散。    司行霈心中,坏主意正在一个个冒泡,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顾轻舟去开门。    立在门口的,是叶督军的副官——就是在楼下和卓五少聊天的那一位。    “司太太,司师座可在?”副官问。    顾轻舟道:“在的。”    副官笑了笑:“司太太,那属下能否进去,跟您二位说几句话?”    顾轻舟颔首,大方放了他进来。    司行霈的思路被打断,颇为不快,问:“怎么了?”    副官却踌躇了下,仿佛不知如何开口。    “......卓家少帅不知从哪里听了消息,说太太到了北平。卓家的老夫人生病了,西医束手无策,其他人让卓家请个道士。    大帅不信道士,只说入驻北平后,老太太水土不服,需得找第一神医顾小姐调理,又知道您在太原府,所以就派了人去太原府。”副官道。    顾轻舟听得一头雾水。    不过,她在太原府的消息,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既然知道我在北平,怎么又派人去了太原府?”顾轻舟问。    副官道:“司太太,属下听卓五少那意思,是卓家其他人不知道,独独他知道了您跟督军来了北平。    他没见过您,也不知您现在下榻的饭店,只是来找督军帮忙。我也没说您就在这里,让他回去等消息了。”    顾轻舟这才明白。    她也能理解。    卓家内部不是一条心的。    卓大帅的原配夫人,因为没有生育一儿半女,在
第1072章 坏主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家里虽然养尊处优,却说不上半句话。卓大帅唯一尊重的人,就是他的母亲。    老太太生病,卓大帅想要请个中医,自然首先想到中医之首的顾轻舟了。    卓家一共有十一位少爷,卓大帅是响马出身,不会精致养儿子,导致卓家内部竞争非常激烈。    诸位少帅们虽然是亲人,对彼此下手却比仇人都狠辣,个个红着眼睛提防彼此。    老太太是卓大帅最尊重的人,巴结了她,将来就能在卓家站稳脚跟,前途和遗产都有了着落。    卓大帅一发令,这么好的事落不到其他人头上,唯有三少帅。    卓家三少帅当即飞往太原府去了,去找顾轻舟。    机会都是先给卓三少的,这是卓家的规矩,卓大帅默许的,他偏心老三偏得人神共愤。    卓大帅能独占北平,是实力过硬的军阀,也是为数不多有飞机的军阀之一。    卓三少一走,其他人都失去了立功的机会,都悻悻散了,只有卓五少心思活泛,又跟太原府的军政府有点关系。    他发了一封电报,看看可还有机会。    不成想,他却打听到顾轻舟和叶督军昨天来了北平,并不在太原。    顾轻舟是来北平游玩的,她的动向不是什么机密,军政府的人就告诉了卓五少。    卓五少没想到老三舍近求远,当即不顾自己面容凄惨,亲自来找叶督军。    叶督军每次都下榻在新庄饭店,卓五少是知晓的。    他不敢冒昧,只是求叶督军的副官引荐,却不自己主动上楼乱找。    “病家大过天。”顾轻舟对副官道,“如果卓家诚心实意请我,那我就去。你把这话告诉卓五少。”    副官道是。    司行霈没说什么,他知道顾轻舟的底线,医术是她的信仰,她从不轻待她的病人。    哪怕对方态度不善,她也会尽可能做到她医者的本分。    “卓五少没有胡乱找上楼。”顾轻舟笑着和司行霈说起了闲话,“他虽然想要立功,却没有利令智昏,是个有见识的。”    司行霈颔首:“的确。”    副官下楼之后,亲自去了趟卓大帅府,把此事告诉了卓五少。    卓五少大喜,连夜来到了饭店。    顾轻舟和司行霈在楼下的餐厅见了他。    “家父推崇顾小姐的医术,还请顾小姐出手,救我祖母一命。”卓五少道。    她此刻不是谁的太太,而是第一神医顾轻舟,故而卓五少斟酌再三,叫了她“顾小姐”。    “如此,你回去安排,我明天就去。”顾轻舟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