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69章 叶督军的感情    司行霈和叶督军一番唇枪舌剑,认错的心思是有的,只是态度不怎样。    叶督军跟他,倒也生不出什么气来,只是见他动刀动枪,就为了替顾轻舟出一口气,而且是这点小事,让叶督军觉得不可理喻。    可能是上了年纪,叶督军对年轻人的爱情,总感觉像邪魔一样,无法控制。    他也就懒得管了。    这件事,社会影响是有的,不过是几句闲言碎语,跟军政府和市政府的统治扯不上关系,毕竟司行霈不是叶督军的儿子。    “轻舟对叶家的恩情,你再杀十个人我也报答不了。滚吧,没什么可跟你哆嗦的。”叶督军道。    司行霈站起身,毫无愧疚的走了。    叶督军无奈摇摇头。    等司行霈一走,叶督军就瞧见了叶姗,她刚从天津回来。    她手里捧了一大把的蒲草和艾叶,几乎把她淹没。    她的面孔在清脆嫩叶间,显得那么红润可爱。她笑着对叶督军道:“父亲,端午节快要到了,今年您去驻地过节,还是跟我们过?”    顾轻舟一个小小的计谋,让叶姗明白,叶妩哪怕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也要站在她这边,她彻底平衡了。    心里平衡了之后,她的失恋好像都没那么痛苦了。    在天津吃了好几天的海鲜,叶姗的情绪不错。    叶督军道:“今年一起过吧。”    叶姗笑了:“那好,叫佣人做五毒饼吃。”    她抱着艾叶,往内院去了。    叶督军心中滋味莫名。    独坐书房,处理一些公务,偶然抬眸却看到庭院那株石榴树开了花。    石榴花秾艳,像火一样,点燃了初夏的热情。    叶督军想起一个人:方悠然。    他这些年来,唯一动过心的,就是对方悠然了。    看到石榴花,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她娇嫩的面庞。    叶督军理应不会再陷入爱河的,可想起了方悠然,思念就像停不住。    “如果六姨太真生了孩子,还健康活泼的话,也许我该去向悠然求婚了。”叶督军想道。    当然,这只是他的想法。    想法是美好的,甚至不会去实现的。他不结婚,只娶姨太太,其实对他的家庭最好不过。    只是,方悠然不可能做妾......    他正想得入神,有人轻轻敲了敲房门。    叶督军的思绪被打断,顿时就没了好脾气。    门口却不是副官,因为副官敲门之后,会叩靴行礼喊“报告”。    如今却没声。    也许是叶妩或者叶姗。    叶督军压抑着内心的怒焰,道:“请进。”    有人单手开了门。    进来的,是六姨太。    六姨太手里端了一个托盘,托盘里有食物的清香,还有一丝丝甜香,像凉粉的味道。    叶督军吸了下鼻子。    “督军,我做了些吃的。”六姨太把托盘,放到了桌子上。    这几个月的贪吃,让她明显是胖了,双颊有了肉。    六姨太是个小脸美人,双颊一饱满,倒不显得胖,反而是呈现出一张圆润的娃娃脸,显得比叶妩都年轻。    叶督军往托盘里看了看,两样精致的小菜,一碗杏仁豆腐,一碗胭脂鹅肝,都是叶督军爱吃的。    另外就是凉粉了。    叶督军正在想着吃凉粉,只是时节还没到,厨房没准备这道菜。    “你又下厨了吗?”叶督军蹙眉。    六姨太忙解释:“我去问过了医生,医生说胎位稳了。如果一味不活动,反而对孩子不好。”    叶督军就不再说什么了。    她做了吃的,叶督军对她道:“你去把茶几收拾收拾,我这就来。”    他的书房里面有洗手间。    他先去了趟洗手间,等他出来的时候,六姨太已经帮他布好了菜。    “你今天有事?”叶督军问。    六姨太道:“我想端阳节回娘家住几天......”    在从前,端阳节都有“躲午”这个风俗,出了嫁的姑娘都要回娘家,否则就不吉利。    叶督军一直很遵从这个风俗,每年都会派人把长女叶妍接回家。    “让副官去准备礼物,想住几天就住几天,自己当心点。”叶督军道。
第1069章 叶督军的感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六姨太大喜。    她一高兴,性情就活泼了些。    她很少到叶督军的书房,故而眼睛四处乱看,颇为好奇的样子。    然后,她发现茶几下面,好像有一本书。她还以为是不小心丢的,弯腰去捡,哪里知道书被压住了,她刚把书抽出来,书的封皮就被撕了下来。。    六姨太有点紧张。    叶督军瞧见了,放下了碗,脸色微冷。    这是方悠然送给他的书,上次在沙发上看,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六姨太捧着书和封皮,一下子就懵了。    她惊慌失措的傻相,让叶督军烦躁极了,怒火攻心把书夺了过来,他呵斥道:“不要乱动东西。”    六姨太尴尬,低声道是。    “出去吧。”叶督军又道。    六姨太急忙站起身。    她离开之后,叶督军再也没了胃口,只感觉这女人真是傻里傻气的,越看越讨厌。    她叫什么来着?    叶督军当初讨姨太太,是迫不及待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真被他太太弄成了太监,讨得粗糙。    六姨太是怎么进府的,她叫什么,甚至她长啥样,他都没怎么在乎过。    如今是记住了她的样子,可她到底为什么甘愿做妾,叫什么名字,叶督军想不起来。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给一个年纪像她父亲的男人做妾,无非是贪图什么的。    六姨太怀着身孕还要做菜讨好他,简直是手段用尽。    叶督军只感觉烦躁极了,越发讨厌她。    “......像顾轻舟那样的女人,多省心!”叶督军拿着书的封皮,突然有点羡慕司行霈那个混账玩意儿。    他喊了副官,让副官赶紧去修。    同时,他也告诉副官:“以后没事别让六姨太到外书房来。”    最好也别到他跟前来晃。    “是,督军。”副官答应了。    六姨太往回走,心里惴惴不安,不知督军会不会禁足她,不许她回娘家。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是挨到枪口上。    上次被叶姗骂,这次被叶督军骂。    六姨太满脸尴尬,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姨太太?”女佣见她气色不善,问她,“现在摆饭吗?”    六姨太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是吃不下的,毕竟被督军骂得无地自容,可肚子不争气的作响。    “摆饭吧。”    她一边吃饭,一边回想那本书,然后好像看到了“方悠然”三个字。    她应该有点情绪的,然而一顿饭吃得有滋有味,她啥烦恼都没了,就连叶督军的怒火,她也没往心里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