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行霈脚步轻缓,任由顾轻舟拉着他,穿过人群。    舞厅五光十色的灯,落在他脸上,他静谧而满足。    他想起曾几何时,跟她出去玩都要清场,那时候她脸上总带着几分难堪的神色,令他心疼。    她一生所求,就是光明正大。    所以,等他们到了舞厅,她不愿意去雅间。雅间她常去的,习惯到让她痛恨。    她喜欢人群。    她拉着丈夫的手,大摇大摆穿城过巷,明目张胆,不惧怕任何眼神,她堂堂正正立在司行霈身边,和他比肩,这就是她的幸福。    司行霈只感觉有一种圣光,照耀在他脸上,他的心和身都洁净了,此刻不染尘埃,只有她躺在他的心田里。    充足,踏实!    “轻舟?”刚刚落座,司行霈倏然俯身,低声和她耳语。    “怎么?”    “我上辈子是不是做了好事,所以今生得到了你?”司行霈道。    顾轻舟斜睨他,很警惕:“突然拍我的马屁,你打什么坏主意?”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夫妻之间亲密无间,就连那些脸红心跳的情话,都好像是别有用心。    “就是拍个马屁,等会儿你让我多喝几口酒,多看几眼漂亮的舞女和歌女。”司行霈道。    顾轻舟笑,露出一口细糯的小牙齿,眼睛弯弯的,快乐得凡事都不计较了:“行,准了。”    “太太真好。”司行霈道。    侍者给他们端了酒。    司行霈和顾轻舟碰杯,正好一曲结束,下一个节目是热闹的歌舞。    这是英国人开的舞厅,故而舞娘都是印度美人。她们的五官深邃,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腰肢灵活得像蛇。    她们脚上,都带着脚铃,一动就叮铃铃作响。    铃声不大,不刺耳,刚好清脆动听,又富有节奏,似乎能把人内心的火都点燃。    “她们的腰真细。”顾轻舟和司行霈小声讨论。    司行霈看了几眼,感觉没顾轻舟的腰细,腿也没顾轻舟的修长。女人小麦色的肌肤,不是司行霈的偏爱,他就喜欢顾轻舟那白瓷一样的皮肤。    他索然无味看着。    顾轻舟说好,他既没有反驳也没有应和。    “......之前还有个电影明星,叫什么的来着?我们去看过她的电影,她是李文柱的内奸,你还记得她吗?”顾轻舟突然问。    那个明星,有一半的印度血统,和这些印度舞娘很像。    顾轻舟突然就想了起来。    司行霈道:“忘记了。”    李文柱已经死了,在司行霈看来是太久远的往事。    他不愿意提这件事,怕顾轻舟跟他算账。秦纱到了太原府,司行霈心中总有个隐忧。    “叫云琅。”顾轻舟灵光一闪,很突然想起了这个名字。    司行霈想了想,只有个模糊的印象。    遇到的人太多了,不是很重要的,他一般记不住。    “你怎么还记得她?”司行霈笑道。    “情敌嘛。”顾轻舟道,“我当时以为,你肯定会睡她的,所以很生气,至今都记得。”    司行霈想了下,仍是没啥印象。    他捉住了顾轻舟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笑道:“是我不好,我从前是个混账恶棍,以后不会让你再生这种气了。”    顾轻舟原本只是打趣的话,听到他这样说,面颊微烫:“不要再拍马屁了,小心适得其反。”    司行霈大笑。    舞蹈正好结束,乐声一停,满场都是司行霈肆意的笑声,引来无数目光。    前后左右的人都看向了他们。    顾轻舟很坦然接受这些目光,心中别样的痛快。    她在这些目光里,是如此的自得其乐,从前种种的负罪感,如今全没了,顾轻舟扬眉吐气。    “别胡闹。”她笑着对司行霈道。    司行霈凑近,在她面颊上亲吻了下。    顾轻舟推他,同时端正了神色:“众目睽睽下,别耍流氓。”    司行霈道:“怕什么?让他们羡慕去。”    舞厅的节目,也快到了最精彩的时候,台柱
第1067章 我是司太太-->>(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歌女上来,演唱了一首法文歌。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    顾轻舟和司行霈两个土鳖,都听不懂,实在没办法陶醉,就一边喝酒一边点评歌女的身材容貌。    “这件洋装不适合她,她的胸太大了,洋装腰身不够紧,显得她微胖。”顾轻舟道。    司行霈也看了眼,觉得这位台柱小姐的身材,有点臃肿,可能就是洋装的缘故吧?    女人的身材,像他的轻舟那样就最好了,超过了顾轻舟的尺寸,司行霈怎么看都感觉丑。    他虽然是个土匪,却也不太愿意说其他女人丑陋,这样很没品德,他只是沉默听顾轻舟评断。    歌女也留意到了他们。    等这首歌结束,舞厅的楼上楼下掌声雷动。    歌女走下舞台,往大厅中央来。    走到了顾轻舟和司行霈面前时,她停住了脚步,笑道:“先生贵姓?”    她只是问司行霈。    司行霈端起酒,淡淡抿了一口,同时冲顾轻舟使了个眼色。    顾轻舟笑道:“姓司。”    “这可不常见。”歌女道,“我叫阿肖。”    “阿潇?”司行霈不由自主反问了声,因为朱嫂的女儿也叫阿潇。    舞厅门口,应该有歌女的名字,当然他和顾轻舟不是捧歌星来的,没有留意。    “是。”歌女微笑,“司先生是头一次来吗,怎么这样面生?”    他们说话的时候,不住有人往这里探头探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全部都是艳羡神色。    顾轻舟哪怕不流连欢场,也知道台柱歌星的青睐,是多么难得。    不成想,这位歌女看上了司行霈。    顾轻舟与有荣焉,心想在场的男人,都没有她丈夫英俊。    “是头一次。”司行霈神色有点懒,准备撵人。    不成想,歌女却坐下了。    她瞥见了顾轻舟,问:“您一定是司小姐?”    她把顾轻舟当成了司行霈的妹妹。    顾轻舟笑道:“不,我是司太太。”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舌尖似挑起了一点蜜,声音是甜的。    司行霈就忍不住荡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笑得心满意足。    歌女却是一愣,也只是稍微一愣,当即神色如常,道:“司太太,幸会。”    她并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