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顾轻舟回到了家中。    平野夫人不在,平野四郎的府邸如何处理,叶督军没说,至少顾轻舟是不会再去居住了。    她那边除了几件换身衣裳,一些普通首饰和脂粉,几本蔡长亭送给她的日文资料,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这些,全都不重要。    过了一天,苏鹏又来了,手里拿了一份西医院的检测单。    检测单子上说,他的脑子里可能是受伤了,却没有具体的病症,也许是未知的病情,需要用药保守治疗。    “司太太,我应该怎么办?”苏鹏不停搓手,满心的郁结。    他满面愁容。    瞧着他这样,顾轻舟倏然把检测单往地上一扔。    她皎皎眉目,顿时覆盖了一层严霜。    苏鹏心中一紧。    “司太太.......”    “苏团座,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你很聪明,但是你把其他人当傻子!旁人我不管,我顾轻舟是不想做傻子。”顾轻舟眉眼冷峻,暗携的寒意扑面而来。    说罢,她站起身,同时高声喊:“辛嫂,送客。”    辛嫂应声,从旁边的小门走了出来。    苏鹏诧异,急急忙忙将眼底的慌乱遮掩:“司太太,我不知哪一句话说错了,请您见谅。我是真心求医的,怎么会把您当傻子?”    顾轻舟转过身,往前走了几步。    她的伤还没有好利落,故而走路缓慢。    辛嫂则是笑眯眯的,一脸温和道:“先生请,太太要休息了。”    苏鹏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肯错失良机,不走反而追了两步,声音高且哀切:“司太太!”    顾轻舟依旧不理会。    “司太太,这就是您的医德吗?您这样将病人拒之门外吗?”苏鹏的声音更高。    顾轻舟院子里的副官和佣人,有几个走到了侧门外面,生怕苏鹏出手伤人。    顾轻舟转过身。    看着苏鹏,她冷笑道:“苏团座,你以为我是在诈你?我的医德,只给真正的病人,你是病人吗?”    苏鹏的冷汗,沿着鬓角沁了出来。    顾轻舟继续道:“你自己想一想,想清楚了再说话!”    苏鹏的舌头有点硬,腿略微发软,事情似乎没了后退的余地。    “司太太,我并非有意隐瞒什么。”他的声音,没了愤怒,只有哀求和软弱,“司太太,求您了。”    顾轻舟不为所动。    苏鹏继续道:“司太太,我不敢把您当傻子,我是混账!”    说罢,他扇了自己两个耳光,算是给顾轻舟赔罪了。    事情进展到了这里,顾轻舟才给辛嫂使了个眼色,对辛嫂道:“你们先下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进来,也不准有人偷听。”    辛嫂担忧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摇摇头。    辛嫂是很遵从佣人的本分,规规矩矩退了下去,没有自作主张。    顾轻舟重新请苏鹏坐下。    她自己先直接问:“为何要装病?”    苏鹏的唇色略微发白,鬓角也汗涔涔的,几欲开口又词穷得厉害。    “司太太,我是真的病了,您能不能帮我开个药方?”苏鹏的声音软了,不再卖弄他的聪明,像个可怜虫一样,只差给顾轻舟跪下。    “为何找我?”顾轻舟又问。    苏鹏不回答。    其实这些问题,顾轻舟自己都有答案。    苏鹏为何装病?因为他想要退伍,离开军营。至于他离开的目的是什么,顾轻舟不知道。    为何找顾轻舟,因为顾轻舟是第一神医,是叶督军府的贵宾,她的诊断可以取信于督军,让苏鹏的退伍申请更加顺利。    他想要利用顾轻舟。    然而,顾轻舟的第一神医,并非浪得虚名,对于自己的诊断,她非常有信心。    她一开始就察觉到,苏鹏并没有头部的疾病,也没有任何导致头疼的疾病,她还以为是自己疏忽了。    今天看到苏鹏拿过来的资料,很显然西医对他的病也是拿捏不准。    诊断就类似了。    顾轻舟立马断定,苏鹏是装病。    “你可知道,装病想要退伍,无非就是逃兵。你知道叶督军如何处置
第1055章 装病的原因-->>(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逃兵的吗?”顾轻舟疾言厉色。    苏鹏一张脸白得像纸。    他当然知道逃兵的下场。    下场就是死。他是军官,更加不可能免罪。    叶督军如果知道他如此弄鬼,只会当场枪毙了他。    苏鹏是挺聪明的,却看错了顾轻舟。    他没想到顾轻舟如此强悍,又对自己的医术这样自信过头。    他可以死咬不承认,而顾轻舟也可以去告诉叶督军,到时候叶督军相信谁?    叶督军自然是相信顾轻舟的。    苏鹏顿时走投无路。    他低垂了头,半晌说不出话来。    “说啊,你不开口,是预备如何?”顾轻舟问。    苏鹏嗫喻。    “对不起。”良久之后,他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    “好,我接受了你的道歉。”顾轻舟道,“你告诉我,为何想要退伍,离开军营?”    苏鹏不答。    他眉头痛苦蹙在一起。    顾轻舟道:“既然你不说,我也不能勉强你,你走吧。”    苏鹏抬眸,眼神里充满了惧色,问顾轻舟:“您.......”    “我不会告诉叶督军。”顾轻舟道。    苏鹏心中倏然一松。    稍微轻松了点,他的理智慢慢占领了上风,他突然想到,自己如今这局面,已然是走投无路了,除了顾轻舟还有谁能帮他?    首先,顾轻舟知道了他的秘密,她一旦派人去查,他的事就兜不住;其次,顾轻舟是善意的,她有可能会帮助他。    苏鹏抬起脸,声音沉重而迟缓:“司太太,我......”    “我不会帮你撒谎,你走吧,没必要告诉我。”顾轻舟道。    苏鹏只差给她跪下:“不,司太太,求求您帮帮我。除了您,我也没地方可以求助了。”    顾轻舟蹙眉:“你还赖上我了?”    苏鹏舔了下干裂的唇,心想真要做一次无赖了,他也是没了办法。    他想过去求叶妩的,可叶妩到底只是个小孩子,叶督军未必就能听得进去她的劝告,而顾轻舟却不同。    顾轻舟是司太太,她在叶督军眼里,算是成年人了,她的话才有份量。    “司太太,求您了。”苏鹏道,然后他不等顾轻舟拒绝,开始自顾自说起了他的困境。    他把自己遭遇的问题,全部告诉了顾轻舟。    虽然说了,说得也是半遮半掩,顾轻舟却全听懂了,顿时愕然。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