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鹏的病情,一言难尽。    顾轻舟没有回答司行霈,笑道:“甭管什么病,我心中都有数。”    然后她问霍钺,“霍爷,今晚的饭菜还合胃口吗?”    “很不错。”霍钺笑道,“司师座亲自下厨的,饭菜还能有差?”    说得顾轻舟和司行霈都笑起来,皆大欢喜。    霍钺和他们闲聊了很久,又说了些他最近的事给顾轻舟听。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十一点,霍钺这才起身告辞。    他临走前,对顾轻舟道:“我明天要回岳城了,估计得走半个月。若是有了阿静的消息,记得发电报通知我。”    顾轻舟说好。    她又对霍钺道:“端阳节的时候,霍爷去帮我看看玉藻吧。”    霍钺道:“好,我会带些小礼物给她。”    司行霈则对顾轻舟道:“若不是你肋骨还没有完全好,坐不得飞机,我真想带你回去一趟。”    顾轻舟遗憾叹了口气。    霍钺离开之后,顾轻舟和司行霈上楼休息。    她的心思,暂时从苏鹏的病情上,转移到了司行霈身上。    “这次出来有段日子了,你也是忙忙碌碌的,肯定占了不少便宜,什么时候回平城?”顾轻舟问。    司行霈原本早该回去一趟的,只因顾轻舟摔断了骨头,他才留下来照顾她。    他是想等她痊愈。    顾轻舟如今这样,飞机是坐不得了,司行霈也没办法将她带走。    “等你行动自如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说:“平野夫人不在,正是难得安静的一段日子,你先去忙吧,我一个人无妨的。再说了,我已经能活动了。”    司行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头发短了,不能像从前那样,一手可以延伸到她的尾巴骨处。    想到她一次次以身涉险,像极了他,司行霈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劝她的话,说了千万遍。也威胁了也示弱了,她无动于衷。    司行霈能理解她,有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和他一样,都是有三分机会就拼七分的人,故而他们容易获得成功。    其他人还好,司行霈的行为类似,导致他毫无资本去劝服顾轻舟。    “顾轻舟,你什么时候能消停呢?”司行霈喃喃,似叹息,“我时常为你提心吊胆的。”    “彼此彼此。”顾轻舟道。    司行霈又哈哈笑起来,亲吻了她的唇。    既然她开口了,司行霈考虑到平城的确积累了不少公务,他在太原府得到的东西,也要运回去一批,故而道:“我也明天下午走吧。”    顾轻舟说好。    司行霈又道:“那个苏鹏,如果治不好他,就放弃吧,没必要和自己较劲。”    顾轻舟神秘一笑,略有所指道:“这次,我大概是真的治不好他了。”    司行霈又问她到底什么情况,她还是不说。    她刻意卖关子,司行霈对她就有了几分无可奈何。    翌日下午,司行霈果然回了趟平城。    他临走前,反复交代顾轻舟:“不准涉险。”    “好。”    “不准多管闲事,好好养伤。”司行霈又道。    “好。”    “要记得想我。”司行霈抱住了她的腰。    顾轻舟的声音里带着笑意,道:“好。”    她看着他的汽车离开,怔怔发了很久的呆,心情也莫名的起伏,说不出的不舍。    因有了飞机,司行霈从太原府到平城,二十四个小时就可以来回,跟他从前去驻地没什么不同。    哪怕在平城,司行霈也不可能天天在城里陪同她。    顾轻舟习惯了。    只是,每次的分别都难受,心里好像少了一块,一直空着,等他回来才能填满。    独坐良久,顾轻舟知晓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只得等他下次回来才会好受点,故而把这份情绪忍了下去。    她还有点事。    她去了趟叶督军府。    叶督军正好在家,此刻刚散了军事会议,在外书房见了顾轻舟。    顾轻舟直接表明来意,问叶督军:“您知道苏团长的病吗?”    叶督军看了她一眼,她还用单拐,腿脚并不那么
第1054章 打听-->>(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灵活,却身残志坚的要打听事儿,不免对她生出几分无奈的敬佩感。    他道:“知道,他犯头疼病。”    “军医们怎么说?”    “都说查不出来,看来问题很严重。”叶督军道。    顾轻舟沉吟了下,问叶督军:“如果真的严重到了一定的程度,要如何是好?住院治疗吗?”    “嗯。”    “那军务怎么办?”    “如果很严重的话,只能让他提前退伍了。”叶督军道。    顾轻舟心中豁然开朗。    她瞥了眼叶督军,问他:“您觉得,苏团长想要提前退伍吗?”    叶督军被她问得有点发懵:“你别暗示我,我听不明白,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我这是问您。”    “他如今是团长了,自然不想提前退伍。退伍之后,他能做什么?他又没发财,又没功业。”叶督军道。    军方大佬并不穷,尤其是在这个年代,叶督军手下那些师长,哪一个不是富得流油?    没钱,谁愿意给叶督军卖命?    赚够了养老的钱,要退伍离开,叶督军能理解,可苏鹏没资格。    他只是小小团长,红利分不到他头上,他说白了还不如铁道衙门一个次长有钱。    年轻,事业处于上升期,又深得叶督军信任,还有可能娶到叶家的三小姐,为何要退伍?    叶督军觉得苏鹏不会自愿退伍的。    顾轻舟嗯了声。    她的眼珠子乌黑,似葡萄般,故而她眼睛转来转去时,非常明显,有点流光溢彩的狡诈。    叶督军莫名其妙。    “他找你看病了吗?”叶督军看出了几分,问顾轻舟。    他居然是此刻才问。    顾轻舟道:“当然,要不然我干嘛来问?”    “我们家的事,你都知道的,我还以为你随便问问。”叶督军道。    顾轻舟:“……”    叶督军抽出雪茄,轻轻在桌面上磕了磕,半晌才剪开,点上之后,问:“你的诊断如何?”    “我暂时还没有诊断。我让他去趟西医院,做个检查,拿到了结果再说。”顾轻舟道。    叶督军吐出一口云雾。    顾轻舟知道他最近心烦 ,不管是军务还是政务,甚至叶姗,都让他感觉不顺心。前些日子的好心情,一扫而空了。    她也不愿意碍眼,问清楚了之后,顾轻舟起身告辞了。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