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40章 真正无言    拿到了请柬,顾轻舟给霍钺打了个电话。    她简单说明了情况。    “寿宴是四月初二,你可有空?”顾轻舟问。    霍钺道:“既然平野夫人这样赏脸,我怎敢托大?我这就叫人预备寿礼。”    他同意了,而且是一口答应的。    司行霈这些日子没少跟他谈及平野四郎和平野夫人,估计他也是好奇了。    顾轻舟道:“寿礼不需要太贵重。”    霍钺嗯了声。    顾轻舟挂了电话,把此事告诉了司行霈。    收到请柬的第二天,平野夫人又打电话给顾轻舟,因为她请了裁缝,要给自己和平野四郎做套衣裳,顺便也给顾轻舟做一身。    顾轻舟心想:“闹什么幺蛾子呢?”    她还是去了。    平野四郎依旧不理她,甚至不会多看她一眼。    裁缝量了顾轻舟的尺寸,平野夫人建议做两套旗袍,料子都要脆的,一点也不能马虎。    “喜欢什么样子的?”平野夫人让顾轻舟自己挑选。    顾轻舟看了几眼,说:“我喜欢深绿色和天水碧的。”    平野夫人答应了。    顾轻舟离开时,正在大门口看到叶家大门口有人说话。    有个女人哭得太厉害了,顾轻舟不得不留心。    那女人使劲拉扯六姨太。    顾轻舟见副官们都站着不动,不知缘故,又想着六姨太怀孕了,胎儿还不稳,就走上前去。    “你别哭!”顾轻舟听到了六姨太焦虑的声音。    她的脚步就微停。    “......他们要打死他的,你快派人去看看。”女人哭着道。    走近一瞧,顾轻舟才发现,是个年轻女人,瞧着比六姨太还要小,模样跟六姨太还有几分相似。    “你们去报警,若是真占理的话,警备厅会帮你们的。”六姨太虽然着急,话却带着理性。    她的余光瞥见了顾轻舟,急忙推那个女人:“三儿,你别哭了,快!”    突然她跟顾轻舟打招呼,“司太太。”    顾轻舟问:“瞧着你们说得热闹,这是怎么了?”    六姨太表情尴尬,介绍道:“这是我三妹。我二弟跟人打架了,小孩子承不住事,她巴巴跑来告诉我。”    她妹妹还在哭。    六姨太声色俱厉,呵斥一声:“住口!”    她妹妹立马敛声屏气,被这一喝吓到了。    顾轻舟见是家务事,就不再多言,道:“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    “司太太慢走。”六姨太道。    顾轻舟转身之后,临上车前又看了眼,瞧见六姨太把她妹妹拖进了督军府的大门。    这点小事,她原本是没放在心上的。    不成想,隔了一天叶妩放学后,破天荒没有去约会,而是跑过来找她。    叶妩是遇到了难题。    “老师,六姨太的娘去我们学校门口等我,说六姨太不肯帮忙。六姨太的弟弟和人斗殴,把人家眼睛打瞎了,警备厅将他抓了起来。    老太太请我帮忙,去警备厅说项,将她弟弟救出来。怎么办,我要不要答应呢?”叶妩问。    顾轻舟总感觉这一连串的事儿,有点蹊跷。    她对六姨太的感觉还好,觉得她干练zhong透着和善,是个挺不错的女人。    上次和六姨太聊天,顾轻舟隐约是知道了,六姨太有个挺厉害的母亲,事事要替女儿做主。    她女儿嫁给叶督军做妾,到底是怎么嫁的顾轻舟没兴趣,不过女儿怀孕了,娘家因她而傲气,倒有可能。    “......你也知道,我父亲最近很忙,这点小事我不敢拿了去打扰他。”叶妩道,“六姨太今非昔比,我也不愿意和她交恶。”    叶妩想着家里以和为贵。    六姨太目前挺好的,在叶妩面前也是卑躬屈膝,脊背尚未硬气。    这个时候,六姨太在叶妩面前是自卑的,若叶妩拒绝她母亲的要求,六姨太在自卑心的作祟下,肯定觉得叶妩瞧不起她。    将来等她的
第1040章 真正无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脊背硬了,叶妩再想和她建立情谊,有了这件事在前,只怕不容易。    “......我昨天也看到了,六姨太的妹妹哭得厉害,当时六姨太也挺担心。”顾轻舟道。    “那我们去一趟吧?”叶妩问。    顾轻舟说好。    她一边说着,内心却一边打鼓。她对危险总有种敏锐,此刻都感觉危险临近了。    “你先坐,我去换身衣裳。”顾轻舟道。    叶妩坐下后,顾轻舟上楼去找了秦九娘。    她跟秦九娘耳语。    “今晚就开始吧,要做得干净。”顾轻舟道。    她把那个人的姓名、容貌、其他各种特征,都描述给秦九娘。    秦九娘道是。    同时,秦九娘把旁边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无言叫过来,跟他说了顾轻舟的请求。    他们要杀一个人。    “好。”无言道。    顾轻舟还等无言继续说,不成想话唠无言突然闭上了嘴巴。    他表情严肃端正,竟有点帅气。    顾轻舟不解,问秦九娘:“他怎么了?”    “任务开始了。”秦九娘道,“任务比天大。”    所以,进入任务状态下的无言,变成了真正的寡言。    顾轻舟又诧异看了眼他。    她难以置信。    秦九娘道:“你去忙吧,我和无言会悄无声息跟踪你,绝不会让你或者其他人发现,一旦你说的那个人出现,就动手,是不是?”    “不,你们等我的信号。一旦时机到了,我会高声喊‘动手’,到时候你们再动手。”顾轻舟说。    秦九娘答应了。    顾轻舟也不能确定今晚就有危险,但是她认定危险临近了。    肯定就是在这几天里。    每当空气里有血腥的气息时,顾轻舟都能嗅到。就像司行霈,只要有武器对准了他,他也能感受到。    秦九娘没有阻拦,也没有劝说。    她的任务,是替顾轻舟杀人,而不是劝顾轻舟避免危险。    彼此说定后,顾轻舟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增加叶妩的负担,就更衣下楼,随着叶妩去了警备厅。    她们俩到了警备厅,已是华灯初上,门口橘黄色的路灯,把几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其zhong就有六姨太的三妹,顾轻舟上次见过的。    “三小姐啊!”一个老太太,奔向了叶妩,紧紧握住了她的手,满脸泪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