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亲人的消息,日子还是要过的,况且顾轻舟和司行霈来太原府都有重任。    就连霍钺,也是来日奔波。    “颜一源突然转了方向,往东北走了。”司行霈告诉顾轻舟。    “不在山西?”    “他是转了方向的,不知缘故。”司行霈说。    顾轻舟道:“那再派人跟着他。”    派人跟着他,同时也派出另外的人去找霍拢静。    顾轻舟还回了趟平野四郎的府邸。    平野夫人昨天又叫人送了些账本给她,都是太原府内的生意,让顾轻舟打理,顾轻舟有几个细节要请教她,故而回去了。    她遇到了蔡长亭。    蔡长亭正好从外面回来,一袭黑衣隐约沾满了灰尘,头发也灰蒙蒙的,白皙面颊有几块黑迹。    他是过分爱干净的,罕见这样狼狈。    他主动和顾轻舟打招呼:“中午一起吃饭?”    顾轻舟瞧着他的模样,笑问:“你这是去哪里刨土了?”    “去了趟旧房子,到处都是灰。”蔡长亭说。    顾轻舟哦了声。    到了府里,顾轻舟才发现平野夫人和平野四郎都不在家,听说是出门吊唁了——平野四郎有个朋友死了太太,他们都去参加葬礼。    只有顾轻舟和蔡长亭在家。    顾轻舟就把账本给蔡长亭,请他帮忙处理几个问题。    满桌的菜肴,顾轻舟胃口乏乏,笑道:“我都不太爱吃,府上的厨子做得菜,既不像日本口味,也不像太原府的口味,四不像了。”    太原府的饭菜,她是能吃得惯的。    她在岳城的时候,不太爱面食,可太原府的面食很好吃,因为总有小麦粉浓郁的面香。    因为食材新鲜,而且原材料良好。    小麦到了江南,经过长途的运送,哪怕保存得再好,都失去了它最原本的新鲜。    她一到太原府就很能习惯面食,但是她吃不惯平野四郎府上厨子做的。    “那就不吃了,去叫一桌席面吧。”蔡长亭道。    他利落喊了佣人,让他们把满桌的菜撤下去。    顾轻舟道:“没关系的,随便吃几口好了。”    蔡长亭道:“等会儿让他们做饭后甜点。”    顾轻舟嗯了声。    她漫不经心吃饭,突然又开了口,问:“蔡长亭,你能不能帮我留意霍拢静的下落?”    她上次还问,是不是蔡长亭抓走了霍拢静,如今却要他帮忙找寻。    她给蔡长亭出了一个难题。    若是找不到,既显得他没能力,也显得他没诚意,他说爱她更像是个笑话。    顾轻舟能想到各种角度来对付蔡长亭。    蔡长亭擦了擦唇角,将口中辛辣的牛肉咽尽,他说:“你如今不怀疑我了?”    他把难题踢了回来。    顾轻舟若是怀疑,那他不需要帮忙;若是不怀疑,就等于接受了他的示好。    他们彼此挖坑,等着对方跳下来。    顾轻舟笑道:“若是你抓到了她,我肯定找不到,所以得拜托你啊。长亭,你不是很厉害吗?”    难题再次回来。    如此拉扯,无休无止。    蔡长亭吃的那块牛肉,醋放得太多了,酸味过重,辣味又呛人,又酸又辣全在他口腔喉咙里,让他很不舒服。    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他安静微笑,说:“轻舟,别再试探我了,我真没有抓霍拢静。”    “那你可知保皇党的跟踪术?”顾轻舟又问。    蔡长亭道:“那是秘密。”    顾轻舟的筷子,颇为用力在小碗上敲了下,清脆一声响,能震人耳膜。她这个动作状似无意,唇角略微下垂着:“我还以为,我有资格知道秘密。”    蔡长亭望着她,她修长羽睫投下,看不清楚她的眼神,只能瞧见她微微撇嘴,似有冷嘲。    “有没有资格,是夫人说了算,我也做不了主。”蔡长亭道。    说罢,他又看了眼顾轻舟。
第1035章 心口不对-->>(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心里的情绪,在缓缓摇曳,似春日屋檐下的游丝,毫无着落和前途,就那么漫无目的的荡漾着。    他的感情,不也就是这样的吗?    他的表白,顾轻舟和司行霈全没有当真。就连他自己,都不觉得那是真话。    谎话说久了,自己也糊涂了。他只有对照自己的心时,才明白自己真的很爱顾轻舟,爱到了极致,想要拥有她、独占她。    可他也不能时刻对照着自己的心看,故而绝大多数的时候,他仍是把顾轻舟和司行霈视为危险的活物,想着利用他们,甚至除掉他们。    “轻舟,我今天会跟夫人谈。”蔡长亭突然道,“我会帮你问夫人。”    顾轻舟已心不在焉。    她心里有事,蔡长亭心里也有事,默默把饭吃完了,二人不再开口说话。    饭后,顾轻舟和蔡长亭闲聊,话里话外套他的口风。    而蔡长亭对这件事,坦然得几乎透明,顾轻舟套了半晌,什么有用的消息也没得到。    他们彼此太熟悉了,顾轻舟摸透了蔡长亭的脾气,蔡长亭何尝不是?    到了黄昏时分,平野夫人和平野四郎回来了。    平野四郎脸上有了点喜色,一点也不像出去吊丧的。    他用日语对平野夫人道:“你准备准备,我们明早就走。”    顾轻舟装作没听懂。    平野夫人则是嗯了声。    等平野四郎进了里屋,平野夫人才问顾轻舟:“你怎么过来了?”    顾轻舟不答,反而问道:“夫人,您明天要去哪里?”    “去一趟北平。”平野夫人道,“是将军的老朋友,我们去见一见。”    顾轻舟眼睛又是一动,问:“能不能带着我去?”    “要开个军事会议,怕是不能带着你。”平野夫人笑道。    顾轻舟想起了司行霈和霍钺的话,想到了“武力统一”,眼眸微敛。    她和平野夫人寒暄完毕,就回家了。    她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司行霈。    “北平内阁可能会依靠日本军部,重新组建军部。司行霈,你得去提醒叶督军。”顾轻舟道。    司行霈眼神一沉。    他不假思索站起身,道:“我现在就过去。”    走到了门口,他又道,“你给霍爷打个电话,让他也去叶督军府。”    顾轻舟答应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