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1027章 大彻大悟    司夫人快步走到了颜太太的正院。    她是来抱玉藻的。    并不是司督军将她赶回了岳城,而是她自己要回来的。她知道司督军最近恨她,还不如离得远些。    她以为司督军会挽留她。    不成想,司督军却说:“回去也好,岳城更清净。你要安静,我也要安静。”    他的内院也需要一个人打理庶务,故而他利落把五姨太接了去。    他做得干脆,倒像是他赶走了司夫人。    司夫人一肚子委屈和担忧,回到了岳城。往昔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她早知道就会有今日的,要不然她那时候也不会受到顾轻舟的威胁。    她回来有些日子了,并没有想起玉藻。    玉藻虽然是司慕的血脉,她却是不太想认的,大致是觉得玉藻由姨太太生的,上不得台面。    顾轻舟也回来了,去了颜家。    司夫人这才想起到了玉藻。    “我来接玉藻。”司夫人走进来,没什么寒暄,面无表情对颜太太道。    颜太太心头一瞬间又疼又紧,故而捂住了胸口。    养了一年了,看着那么小的孩子,养到如今的模样,已经会走路了,能叫外婆了,颜太太真舍不得。    好似心头割肉。    “夫人,您怎么突然想起接玉藻了?”颜太太没有露出异样,慢慢放下捂在胸口的手,请司夫人坐下,又让佣人去倒茶。    屋子里坐满了人。    司行霈也豁然在列。    玉藻刚刚跟谢家的孩子玩闹,弄湿了裙子和鞋子,女佣带着她上楼更衣了。    司夫人突然就来,又是如此言行,大家面面相觑。    “那是我的孙女,我来接她有什么不妥吗?”司夫人提高了声音。    她像是在吼叫。    然而司慕刚走的那一年,她也没想起玉藻是她孙女。    颜太太知道南京的司家出了事故,要不然司夫人也不会回来,就是不知道到底出了啥事。    司夫人情绪不对劲,玉藻跟了她,她也不会善待玉藻,至少是没耐性教孩子的。    玉藻一岁多了,正是她接触世界、了解世界的时候,她需要有个人谆谆教导。    三岁看到老,这几年需得定下她的脾气和性格,否则以后难成人。    而司夫人自己的两个孩子.......    颜太太不说话了。    “玉藻呢?”司夫人又问,她也不坐下,只是满屋子寻找玉藻。    顾轻舟就在这时进了正院。    她远远就听清楚了前因后果。    大家都沉默,独顾轻舟有资格说话,因为司慕将玉藻托付给她了。    司夫人真心想教养玉藻的话,顾轻舟可以把孩子给她,让她的晚年有个寄托,可司夫人显然没这个诚意。    她来讨要玉藻,不怀好意。    玉藻的一生还很长,顾轻舟绝不会让司夫人毁了孩子。    “夫人,玉藻是我的女儿。”顾轻舟立在司夫人不远处,声音响亮开口了,“你没有资格带走玉藻。”    “什么?”司夫人冷笑出声,“你的女儿?你生了她吗?”    “司慕曾拜托我,若将来他战死沙场,玉藻由我抚养。”顾轻舟一字一顿回答她。    司夫人的身子略微发颤。    她突然就想要冲上去,跟顾轻舟拼命。    穿着皮鞋的脚步声,急促跑了进来,一把抱住了司夫人。    正是司琼枝。    “姆妈!”司琼枝跑得太急了,只喘气,死命抱紧了司夫人。    “姆妈,我们回去吧,您别闹了。”司琼枝道。    司夫人推开她:“我带着玉藻,这就走。”    顾轻舟道:“玉藻是我的。”    司琼枝实在太累了,跑得浑身是汗,故而毫无顾忌坐在地上,抱紧了司夫人的腿,再次道:“姆妈,您别闹了。”    司夫人很想甩开她,却又舍不得踢,只是道:“琼枝,你先让开。
第1027章 大彻大悟-->>(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司琼枝却哭了。    她一边哭一边说:“姆妈,你如果心里不痛快,就打我骂我,不要折腾玉藻了。她是哥哥留下来唯一的血脉,你让她好好长大吧。    大人的事,不能牵连她,她是无辜的呀!姆妈,你放过玉藻吧,你如今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司夫人被司琼枝哭得恼羞成怒。    司琼枝继续道:“姆妈,求你了,为了我,你不要闹了。”    她还断断续续说了好些话。    司琼枝一直在哭,一直在劝司夫人回心转意。    她的声音哀切,众人心里酸酸的,最后司夫人也哭了。    司琼枝拉着她就走了。    顾轻舟和司行霈对视了一眼,心中都在想:“琼枝变了好多。”    苦难让司琼枝长大了,她开始懂得人情世故,开始和司夫人的想法格格不入。    顾轻舟和司行霈都自身难保,也没办法照顾玉藻,故而司行霈给司督军打了个电话。    他把司夫人的所作所为,告诉了司督军。    “她想要玉藻,无非是拿孩子做筹码。你看她的精神状况,适合养孩子吗?”司行霈道,“督军,玉藻也是你的孙女,你若是真的顾念司慕,顾念玉藻,就让玉藻安心在颜家长大吧。”    颜太太真心疼爱玉藻,而且有钱有闲,又有见识,她是最适合抚养玉藻的人。    司督军那头沉默了片刻,然后道:“你放心。”    后来,也不知司督军跟司夫人说了什么,司夫人就没有再打玉藻的主意。    顾轻舟和司行霈回太原府时,霍钺果然跟随了他们。    路上,他们没有说起霍拢静,反而提到了司琼枝。    “琼枝并非无可救药。”司行霈道,“她也算是我的妹妹了。”    顾轻舟也感觉琼枝变了。    琼枝不再去深究失去的,而是努力抓住现在还拥有的。    她才是那个因悲伤而大彻大悟的人。    “她还年轻,能看懂是最好的。”顾轻舟低声道,“但愿她将来好好的,至少活得老,督军不能再失去孩子了。”    司行霈点点头。    司琼枝的变化,叫人惊诧,又叫人欣慰。    顾轻舟则想:太原府的事早点结束,她就要回岳城接走玉藻了。    玉藻会叫阿爸,却不会叫姆妈,这让顾轻舟有点怅然。    虽然非亲生,玉藻算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了,顾轻舟不想错过她的成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