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行霈见识过的事,顾轻舟远远不及。    他问是否如此时,顾轻舟点点头。    “刘见阳的确给康暖赔罪,像换了个人,说自己当时太冲动,太心疼了。他赔罪的时候,极其低声下气,还涕泪纵横,又给康暖买了钻石手链。”顾轻舟道。    稍微没点主见的女人,就会被他软化。    可惜,他看错了康暖。康暖外柔内刚,瞧着不显山露水,实则很有主见。    她挨了那两巴掌,就知道迟早会挨二十巴掌、二百巴掌,甚至会赔上性命。    动手的人,绝不是什么冲动,而是习惯。    刘见阳姿态越低,康暖越是心惊,感觉他为了进一步虐待她,甚至都做得出来。    这种人最可怕了。    康暖从此就对他起了戒心,到处搜罗他的证据。    她可能是活动得太过于频繁,故而刘见阳绑架了她。    她把康暖绑架到他租下的客栈,差点强了她。    康暖叫得太过于厉害,挣扎得又太过于激烈,把床头的暖水壶打了,惊扰了隔壁的客人。    隔壁也是一个很强霸道的客人,说他们太吵闹,是不是刘见阳绑架了良家妇女,非要报警。    刘见阳就气得要打那人。    康暖挣扎得太厉害,如果他敢强了她,她就敢自杀。    刘见阳不想失去这个未婚妻,他从骨子里还没有真正折磨她,是不会放过她的。他也有自己的打算,怕康暖留下明显的伤痕,所以没有继续。    他仍是绑架了康暖两天,那两天是周一周二,老师打电话到康家,康家就到处找康暖。    康家急坏了,甚至都要报警了。    刘见阳再把康暖送回家,跟康家说:“是暖暖说心情不好,要跟我出去玩几天。”    然后,他又拿了一条巾帕,交给康暖的母亲,说:“我会一辈子对暖暖好的,她和我订婚了,就是我刘家的人。”    那巾帕上有血迹,看着像落红。    康暖的母亲当真了,觉得女儿谈恋爱不顾廉耻,跑出去和男人厮混,还提前陪着未婚夫睡了,劈头盖脸的打她。    康暖的父亲也扇了她一巴掌,说她不要脸,丢康家的人。    只有她哥哥康昱护着她。    康昱说:“暖暖,你不是这样的人啊。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诉七哥!”    康暖那时候想着,她父母糊涂至斯,连自己女儿的秉性都不知道。她差点死在外头,他们却没发现半分不妥。    他们骂她、打她,和刘见阳又有什么不同?    刘见阳在外头混地痞流氓,她七哥常年外出,若是他知道了,肯定要去跟刘见阳拼命。    七哥不敌刘见阳,也许会被刘见阳杀害,而且还会嫁祸她哥哥。    她父母这样愚昧,到时候会轻信刘见阳的话,说不定还把过错怪在哥哥身上,甚至会把刘见阳领回来当儿子。    如此思量着,康暖就绝不敢告诉她哥哥,怕哥哥遭了刘见阳的暗算,怕康家毁在刘见阳手里。    “暖暖,七哥不相信你如此。你行事磊落,假如你真的喜欢刘见阳,你会承认的。你告诉我,是不是他欺负你?”康昱问。    这么好的哥哥,如此了解她的哥哥,康暖怎舍得害他?    所以,她否认了。    那段时间,康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致。    她担心康家。她的父母似乎又收到了刘见阳给的好处,越发相信他。    她更担心自己。    故而那段时间,康暖郁郁寡欢。叶妩多次跟顾轻舟说,康暖心情不好,却不知道为什么不好。    叶妩自己的事也稀里糊涂,却没有康暖那么惨,她哪里想得到,康暖是行走在地狱的边缘?    相似的家庭出身,相似的教育,让叶妩误以为,康暖的忧愁只是跟她一样的儿女情长。    叶妩绝对没想到,康暖遇到了魔鬼。    当康暖把这一切,和盘托出告诉叶妩时,叶妩哭了。    她抱着康暖的肩膀,不停的抽噎:“暖暖,我害怕失去朋友,我做的不好,你不要离开我。”
第1005章 正气-->>(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当时两个女孩子哭得惨烈。    顾轻舟在旁边,鼻子也是酸酸的。她把这些话,都转述给了司行霈。    她道:“我挺欣赏康暖的。遇到那样的事,她只是沉默寡言,而不是大哭大闹要旁人相信她的清白,她保存了自己的信誉。”    如果康暖不冷静,如果康暖似发了疯,她父母一定会提早把她嫁出去。    自从刘见阳说康暖跟他睡了,她父母就觉得这个女儿是烫手山芋,应该及早扔出去。    刘见阳估计也是算准了康暖会闹腾。    不成想,康暖忍下来了。    她知道结果,也知道哭闹无济于事,只是让她的处境更加糟糕。    所以,她还没有毕业,她父母不会提前嫁她,哪怕刘见阳说再多的好话,她父母都坚持让她拿到毕业证。    “是挺厉害的。”司行霈笑道,“轻舟,你是不是遇到这样厉害的女孩子,都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顾轻舟道:“你又变相夸我。”    司行霈是找准了机会就要夸奖顾轻舟的,旁人可能会觉得好笑,顾轻舟却听习惯了。    康暖如此自强,处境又这样危险,她买凶杀人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好办法。    顾轻舟一开始还当她是鲁莽,还说没结婚呢,怎么会有那么深的仇恨,后来听了实情,顾轻舟也觉得这个社会上的丑恶,比她想象中更恶劣。    康暖一个出身富贵的小姐,似温室里的娇花,她能坚持到今天,顾轻舟是敬佩她的。    所以,她决定帮帮康暖。    刘见阳如此恶毒,若他不除,康暖哪怕是脱身了,其他女孩子也要遭殃。以后死在他手里的妻子,只怕不止一位。    那是个变态的人。    “司行霈,我答应了康暖,让康家不沾染半分血腥,处理掉刘见阳。”顾轻舟道。    司行霈说:“暗杀?”    “暗杀是不妥的,让他自寻死路,才是最好的办法。”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人心中应该有一团正气。轻舟,你虽然是权贵太太,心中却仍有正气,这很好。去做吧,我支持你。”    顾轻舟就把脸,贴在司行霈的手掌心。    他掌心的温热,似乎能给她力量。有了他作为依靠,顾轻舟就无所畏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