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舟被康暖缠上了。    自从二宝跟康晗要好之后,顾轻舟时常和康家搅合到一处。    冥冥之中的缘分,难以形容。    顾轻舟在康家逗留了一整天,黄昏时才回到司行霈那边。    正好蔡长亭打电话给她。    “回来住吗?”蔡长亭含笑问她。    他好些日子没有打电话了,也没有来找过她,似乎去忙什么了,又似乎销声匿迹。    如今在出现,虽然只是声音,那般若无其事的温柔,让顾轻舟芒刺在背。    她道:“司行霈过几日就要回去了。等他离开,我再过去,你问问夫人可允许?”    “夫人自然允许。”蔡长亭笑道,“轻舟,何时我们一块儿吃饭?”    “我们?”    “我和你,还有司行霈。上次不就说过了么,我有些话想对你们俩说。”蔡长亭笑道。    顾轻舟心中狐惑,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有话跟司行霈说?    想要劝司行霈加入保皇党,一起颠覆民主共和,恢复帝制么?    顾轻舟心中胡乱想着,笑道:“好,有空一块儿吃饭。不过,这几天我比较忙,等我闲下来打电话给你。”    蔡长亭就说好。    顾轻舟挂了电话,上楼更衣,换了件家常的衣衫,这才下楼。    坐在楼下喝茶时,司行霈终于回来了。    两人吃饭,司行霈烫了一壶黄酒,分给顾轻舟。    顾轻舟用力灌了一口,算是驱寒,剩下的还给司行霈,她喝不习惯。    她说起了康暖的事。    “那个刘见阳,为人实在不怎样。”顾轻舟开头就如此评价。    司行霈道:“你这么轻易下结论?”    “我派人去查了,的确如此,刘见阳的人品堪忧。他家和康家关系不错,康家二老爷看重刘家的权势,这才结亲的。”顾轻舟说。    刘见阳的叔叔,如今在北平内阁任官,地位显赫。    “人品堪忧也是他们的事,跟咱们不沾边。”司行霈道,“再喝一口么?”    顾轻舟摇摇头。    司行霈对此事兴趣始终不大,所以顾轻舟也是一边吃饭,一边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跟他叙述。    “去年中秋节的时候,刘见阳和朋友去围猎,邀请了康暖。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居然说康暖血脉低贱,说康暖的父亲和叔伯都是野种。”顾轻舟道。    这个八卦,司行霈也跟顾轻舟说过。    可见识了康老太爷对付女婿,司行霈就了解了康老太爷的性格,传言不可信。    世人仇富,抓住一点小事就以讹传讹。    康家的三位老爷的确不成器,康家的姑奶奶又的确颇有生意头脑,老太爷不拘一格用女儿支撑门庭,就惹来这么多的闲话。    这些闲话,一开始从市井传入酒肆茶楼,再传入各大望族。    司行霈之所以相信,因为告诉这个秘密的人,言之凿凿,俨然就是知晓了内幕。    流言可怕。    “既然想做康家的女婿,这么说话忒没素质。”司行霈又倒了一杯酒,慢慢喝了一口。    他喝酒的空隙,也给顾轻舟夹菜,顺便点评她的论调。    “可不是吗?原本就有流言蜚语,刘见阳公开这样说,以后康暖就别想在刘见阳的朋友圈子里抬起头。”顾轻舟道。    顾轻舟也觉得,光这一点,那刘见阳就该死。    “康暖受不起,所以就回家跟她父母说,要退婚。她父亲不同意,她就自己跑去了刘家。    她当着刘见阳父母的面,把戒指摘下来还给刘见阳,你知道刘见阳是如何回应她的吗?”顾轻舟问。    司行霈道:“哭闹,还是下跪?”    “都不是。”顾轻舟道,“刘见阳打了她两巴掌,骂她是不知好歹的贱~货。”    司行霈的酒盏,就停在唇边,惊诧从眼底倾泻。    他见识过很多三教九流。    哪怕再不堪的男人,也断乎不会如此轻易动手打女人。
第1004章 恶魔-->>(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刘见阳如此行事,简直是畜生不如。    “该杀。”司行霈酒也懒得喝了,轻轻把酒杯放下,说,“你也别劝康暖了,让那些人今晚就行动吧。这等畜生,留着祸害谁?”    顾轻舟叹了口气。    司行霈夹了一个虾仁给她,说:“你也别心软,此事跟你没关系。”    顾轻舟放下饭碗,重新打了一碗汤。    她用瓷勺舀汤喝,又对司行霈道:“我也觉得刘家可怖。当时刘见阳的父母在场,二人竟是唯唯诺诺的,不敢替康暖说句话。”    父母太过于疼爱儿子,导致儿子飞扬跋扈,又有叔父撑腰,他们两口子是管不住了。    “康暖回家,把此事告诉了她父母,她父母去找刘家对峙,刘家父母和刘见阳居然失口否认。”顾轻舟道。    “果然是龙潭虎穴,嫁过去就是要被打死的。”司行霈说。    刘家不承认,因康暖之前就提过退亲,康家二老爷和二太太只当她是为了退亲而找的借口,诬陷刘家。    他们反而给刘家赔罪。    康暖从那时候起,就知此桩婚姻会是她的葬身之地,故而她想法设法去打听刘见阳的情况,再搜集证据去告诉她的祖父。    刘见阳的朋友都说,刘见阳性格暴烈,为人阴狠。    刘家的佣人,其实都不是正经人,却是刘见阳豢养的走狗。    “刘家请佣人,全是请家族单薄的女人。”有个人偷偷告诉康暖,“那些佣人,进了刘家就出不来了。    你去看看刘家的女佣人,不管结婚没结婚的,谁的丈夫或者父母兄长还在城里?那些女人,有几个生了孩子、怀了身孕的,你知道吗?”    康暖把这席话告诉顾轻舟时,顾轻舟也是惊呆。    如今再告诉司行霈,司行霈眼底就起了狞色。    “就这样的人家,康家都没打听过?”司行霈问。    “刘家是最近几年才发起来的,刘见阳管得又严,那些话没人透出来。”顾轻舟道。    她挺可怜刘家那些女佣人,不知她们可愿意离开。    司行霈道:“他这尚未成亲就想要把康暖当奴隶一样驯服的做法,的确是刚刚发迹不久。”    羞辱康暖,贬低康暖的血脉,殴打她的反抗,这些都是驯服之用。    如果司行霈猜得不错,刘见阳事后肯定赔礼道歉,而且还给了不少的好处。    他问顾轻舟:“是不是这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