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amp;amp;lt;h3 css=read_tit>第1003章 不同寻常的司师座    顾轻舟脑子里灵光一闪,这才想起,昨晚司行霈说,有个八卦要告诉叶妩,可惜叶妩不在,就没说了。    康暖买凶杀人,这就是他的八卦?    这能算八卦吗?    顾轻舟气结,道:“什么时候下手?买通的谁啊?”    司行霈道:“你不是对八卦没兴趣么?”    “这是八卦吗?”顾轻舟道,“人命关天的事,你正经一点不行吗?”    她脸板了起来。    叶妩也是一副震惊受怕的模样。    司行霈咕噜噜把一碗米粥端起来喝了,才说:“杀个人而已,别怕,跟你们没关系。”    叶妩终于从震惊里回神,舌头也灵巧了几分,说:“刘见阳不是旁人,是康暖的未婚夫。”    “不错嘛,这小妮子!”司行霈听了倒是赞许,“这才是好女儿的做派,自己被欺负了,哭哭啼啼算什么本事?轻舟,不比你差。”    顾轻舟扬起了手里的筷子。    他再敢打岔一句,顾轻舟就要把筷子插到他眼睛里。    完全是凶神恶煞的模样。    叶妩则又是一愣:“司师座,没想到你竟然觉得这样是好做派?我还以为男人听了这些话,都恨得牙痒痒。”    “为何要恨?我最看不起自杀或者哭闹的女人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心中不知是什么感想,她眼眸深敛,不看司行霈。    在这个瞬间,司行霈是否也怪他的母亲?    当年为何不去质问,不去讨个说法?若是她去问了司督军,就不会有那样的误会;若是她干脆杀了负心的司督军,司行霈的童年也不会一直活在痛苦里。    母亲的去世,对他的打击巨大。    他又想起自己对不起轻舟,杀了她的师父和乳娘时,轻舟也不是自杀来对付他,而是联合外人想要杀死他。    他更爱这样的狠辣。    他宁愿他的母亲是个狠辣的女人, 也不想她离开自己。    “我要去劝劝暖暖。”叶妩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得重新把话题扳回来,康暖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康暖买凶杀人的证据,司行霈看来是知道了,迟早军政府也会知道。    叶妩不可惜刘见阳,她只是不想自己的好朋友背负杀人罪而被枪决。    她不想康暖付出那么惨痛的代价。    哪怕没有被抓,稍微有点蛛丝马迹透出来,康暖就背负杀了刘见阳的骂名,后半辈子也毁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再说了,未婚夫妻是有什么天大的矛盾,需要弄到杀人?    叶妩觉得康暖太冲动了。    不至于赔上自己。    “司师座,能不能劳烦你去阻止那些杀手,至少等我回来?”叶妩焦急道,说着就站起身。    司行霈道:“叶三小姐,别好心办坏事。你知道最令人讨厌的朋友是什么吗?就是多管闲事。”    叶妩道:“不,我得去问问。”    “傻缺孩子。”司行霈嘟囔。    叶妩不跟他计较,只是拉了顾轻舟,急得不轻:“老师,我们快走。”    顾轻舟上楼去拿了大衣。    今天是艳阳高照,终于有了点春天的气息,顾轻舟拿了件羊毛格子大衣下楼。    见司行霈正在饭厅,似乎是喝茶看报,她就道:“去帮忙说一声吧。你既然能知道,肯定也能阻拦的,对吧?”    “太太发话了,定当从命。”司行霈道。    顾轻舟就和叶妩出门了。    她们俩直接去了康家。    在二楼的回廊上,遇到了康昱。康昱也是要出门的,看到叶妩眼前一亮。    叶妩却没心思和他寒暄,只是点点头,就错身而过,去找康暖了。    她并不是来道歉的。    康昱的心头微沉,没言语。    叶妩走得很快,到了康暖的院子里,却见康暖一个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坐立难安的样子。    “阿妩?”她挺吃惊的。    叶妩和顾轻舟进来,把领路的佣人遣出去,越俎代庖对佣人道:“不用倒茶了,不要上来。”    佣人不敢违逆。    康暖心中有鬼,见叶妩如此,她脸色微微发白:叶妩是军政府的小姐,消息
第1003章 不同寻常的司师座-->>(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灵通,莫不是    “暖暖,你坐下。”叶妩拉了康暖,问她,“你今天做了什么?”    顾轻舟也在。    康暖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就打算出去,叶妩则道:“没关系的,老师您不要走。”    康暖更是惊愕。    “说啊,你做了什么?”叶妩追问,声音猛然一提。    康暖心知不好,还是狡辩道:“我我什么也没做啊阿妩,你这是怎么了”    “我再问你一次!”叶妩气急了,“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去警备厅报案了。”    康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她也怕叶妩讹诈她,虽然面无人色了,她还是不肯松口。    直到叶妩把一切都说开。    康暖的肩膀一下子就垮了,眼泪夺眶而出:“警备厅知道了,是不是?是不是失败了?”    叶妩没有说出来。    她只是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为何要做出这样的糊涂事?”    康暖咬唇,只是不停的落泪。    顾轻舟这才想起,上次叶妩也说了,康暖的情绪不好,要留下了陪她。    看来康暖的问题由来已久。    到了要杀人的地步,到底是忍无可忍,还是小孩子的鲁莽?    顾轻舟也觉得,两个人还没有正式结婚,只是未婚夫妻,不会讨厌对方到要他去死的地步吧?    当然,她不了解康暖的未婚夫,这些都是她粗糙的猜测。    “你说啊。”叶妩焦急道。    康暖没说,反而是哇的哭了。    她哭得肝肠寸断,伤心欲绝。    叶妩反而不知该如何是好,顾轻舟也走上前,两个人左右围着康暖,劝慰着她。    康暖放肆大哭了一场,半晌停下来时,情绪改善了很多。    “我实在不想嫁给刘见阳。可我跟父母说起此事,父亲都要大发雷霆,说我敢悔婚就不认我。”康暖哭道。    顾轻舟道:“想要摆脱一个人,杀了他是最不可取的作法,自己也要承担后果。我乳娘说过,报复最佳的结果,就是双手不沾染任何血腥,甚至完全置身事外。”    康暖怔怔看着顾轻舟。    她也想起了顾轻舟在江南的名声。    从前她没想到请顾轻舟帮忙,因为跟顾轻舟不熟,旁人不会无缘无故帮你作恶。    如今已经事发了,康暖决定抱紧顾轻舟这救命的浮不撒手。    故而她搂住了顾轻舟的胳膊,哭道:“顾小姐,你救救我,你帮帮我!”    她整个人吊在顾轻舟身上,完全是讹上顾轻舟的打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