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amp;amp;lt;h3 css=read_tit>第1002章 买凶杀人    顾轻舟留叶妩吃饭,又留叶妩住宿。    “晚上我们去看电影。”顾轻舟道,“你家里现在像军营,不如在我这里。”    怀了孕的六姨太搬到了叶妩隔壁,她们的佣人换了一拨,的确有种肃穆威严的架势。    叶妩破涕为笑。    “你在背后编排我们家,我要去跟我父亲告状。”叶妩道。    顾轻舟就按住了她:“我可是你的老师,你敢告我的状,不是翻了天么?”    两个人嬉嬉闹闹的。    叶妩的心情终于好转了很多。    到了黄昏时候,突然又有人来了。这人个子高大极了,顾轻舟需得用力仰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她回想了下,才记起他的名字。    他叫古南橡,是叶督军手下的团长,叶妩的未婚夫人选之一。    这段日子,苏鹏热络,古南橡倒是没什么踪迹。    不成想,他也来了。    “司太太,我来找三小姐。”他给顾轻舟敬礼,是很标准的叩靴礼,礼貌又有点拘谨。    顾轻舟道:“请进,古团长。”    她让佣人端茶,然后去请了叶妩下楼。    叶妩在楼上喂她的狗吃牛肉汁,这是顾轻舟的秘方,小狗很喜欢,叶妩就舍不得放手。    一半是喂,一半是玩。    “谁?”她也有点诧异。    放下碗,叶妩洗了手下楼,和古南橡四目相对时,她对他很陌生。    只记得那个晚上,就是她第一次和他相见的宴会晚上,他对她很友善,主动说很喜欢她。    一晃,好些日子过去了,他都不怎么登门,叶妩快要忘了他。    她父亲选择的两个人,她都没什么感觉,不会有更进一步的打算,只想笼统选择一个婚姻。    “好久不见。”叶妩笑容柔和。    古南橡就站起来,说三小姐好,一下子遮住了光线。    “坐。”叶妩忙道。    她率先一步,坐到了沙发上。    她问古南橡的来意。    古南橡道:“好些日子没来见三小姐,过几天天气暖和了,想请三小姐去放风筝。”    这是约会叶妩来了。    她和康昱的事,她父亲还没有正式松口,故而古南橡和苏鹏,还是她的选择之一。    他们可以追求她。    叶妩道:“很抱歉,我不想去。”    她没有找任何荒唐的借口,而是直接把内心的想法告诉了他。    不想去,意味着他的机会很少,他可以现在就放弃。    古南橡不像苏鹏那样圆滑,叶妩对他也多了些真诚。    “那我能邀请你吃饭看电影吗?”古南橡怔愣了下,问道。    “对不起,我我也不是很想去。”叶妩道。    古南橡就懂了。    他道:“多谢三小姐直言相告。”    “抱歉。”    “不不,此事原本就跟三小姐无关,是我自愿的,也是督军给的机会。”古南橡道。    他又说了几句话,这才转身走了。    他这么一来,叶妩好不容易收拾出来的明媚心情,顿时又被层云覆盖了。    她打算和顾轻舟去看电影,也没了心情,抱起她的狗,对顾轻舟道:“我得回家一趟,有些话要跟我父亲说。”    顾轻舟道:“很着急?”    “是。”叶妩道。    顾轻舟就喊了司机,让司机送叶妩回家。    叶妩离开了,顾轻舟让佣人准备晚膳,等司行霈回来。    这么一等,就等到了后半夜,司行霈十一点多才回来。    他满身的寒气。    “外头这样冷,幸好你没出去,要不然把你冻僵了。”他道。    说罢,他就把冰凉的手深入被窝,人趴在床上。    顾轻舟看书看得正迷糊,他一来,她就有了精神。    “快去梳洗。”顾轻舟道,“换了衣裳再上来,床上都被你弄脏了。”    司行霈却懒得动。    他就躺在被褥外面,只把手塞到被窝里,问顾轻舟:“叶家那三丫头走了吗?”    “走了。”顾轻舟道。
第1002章 买凶杀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就把古南橡来的话,告诉了司行霈。    叶妩的情绪今天很脆弱,还没有完全修补好。一点小事,就让她重新陷入混乱里,她回去找她父亲说古南橡和苏鹏的问题去了。    “可惜了。”司行霈道。    他嘴上说可惜,表情里倒也没什么可惜的意味,反而似幸灾乐祸。    “怎么?”顾轻舟问。    “原本还有个八卦告诉她。”司行霈道。    顾轻舟啼笑皆非。    司行霈到了太原府之后,听了无数的八卦,什么奇形怪状的都有,让顾轻舟错觉他要改行,去做包打听了。    “你就不能听点正经话?”顾轻舟问他。    司行霈笑道:“正经话也有,你可要听?”    说罢,他暧昧凑在顾轻舟身边,扬起脸要吻她。    顾轻舟对八卦不太热衷。因司行霈说是八卦,她就没太在意,只是催促司行霈快点去洗漱。    司行霈爬起来。    等他从洗澡间出来,换了浴袍,身上有肥皂干净的气息,顾轻舟才让他上床。    被窝里柔软,又温暖。    司行霈气血充足,他的身子也是暖的,顾轻舟就情不自禁靠近了他。    他们说了好些话,都是随便捡个话题聊。    顾轻舟在这聊天中,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的上午,司行霈走进来喊顾轻舟起床吃饭。    顾轻舟赖了半天的床。    等她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半了。    早饭吃到一半,叶妩就来了。    她今天气色不错,心情也挺好的,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她瞧见了饭桌,就问:“你们这是吃早饭还是午饭?”    “起晚了,吃的早饭。”顾轻舟道。    叶妩也坐下来,道:“我喝完粥,早上没吃饱。”    佣人端了粥碗过来。    顾轻舟问她今天有什么打算,叶妩说:“一般周末不是在家,跟老师在一起,就是和暖暖去玩。如今家里待不住了,暖暖那边也不好去了,只得来老师这混日子。”    她叹了口气。    顾轻舟就问她:“要不约了康暖,我们去看电影?昨晚说要去看的。”    一旁沉默的司行霈,淡淡开口道:“康八小姐?她估计没空吧?她今天还等着验货呢。”    这句话没头没尾,别说叶妩了,就是顾轻舟也没听懂。    她稀里糊涂,问:“什么验货?”    “康家八小姐买通杀手,要杀掉一个叫刘见阳的人,估计今天要等着收人头,没空陪你们去看电影。你们还是自己去吧,电话费也省了。”司行霈漫不经心道。    顾轻舟和叶妩一齐看向了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