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amp;amp;lt;h3 css=read_tit>第1001章 立场    叶妩很出神,连顾轻舟进来她都没有发现。    “想什么呢?”顾轻舟打断了她的思路。    叶妩回神般惊醒,笑道:“老师,您过来了?你们说完了吗?”    顾轻舟说没有。    她又问叶妩:“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叶妩说不清自己到底怎么了,就是很难过。    然而,为何难过,因何生气,似乎又不值得一提。    这大概就是爱情的纠结之处。    “别给狗穿这么厚,它身上有毛,不会太冷的,放在屋子里就无碍。”顾轻舟寻了个话题。    两人说起了狗。    叶妩买了五只小奶狗,剩下四只都送给了她要好的朋友,包括康昱的胞妹康暖。    正在说话的时候,康暖打电话给叶妩:“明天抱狗到我家里来玩吧,她们都来,让狗儿也热闹热闹。”    康暖这段日子遇到了很多事,心情不好。    叶妩想去陪陪她。    况且,她和康昱还在怄气,叶妩也想知道他可愿意赔罪。    “好,那我明天肯定去。”叶妩道。    挂了电话,叶妩叹了口气。    她心思很重。    就像海绵,被水浸湿了,沉甸甸的,总是有水往外溢。叶妩想要哭,可又不知道为何,故而忍住了。    她真的气康昱了。    康昱那样小气。她都解释了,他仍是半步不让,他还想要什么?    叶妩想不明白。    “老师”    “阿妩,我没怎么谈过恋爱,我跟司行霈的相爱也没什么值得参考的,你别问我应该怎么办。”顾轻舟打断了她的话。    叶妩又叹了口气。    她想了一晚上,决定明天再跟康昱谈谈。    苏鹏是她父亲的兵,将来不可能不见面的,她又没爱过苏鹏,为何还要吃醋呢?    说清楚,就没什么的吧?    叶妩如此想着,翌日带着她的小奶狗,去了康家。    她的同学都来了。    这些都是往日要好的同学,每个人手里的小奶狗都洗了澡,穿了佣人做的漂亮小衣裳,还戴了各种链子或者发卡。    只有叶妩的狗,什么也没有,甚至没洗。    “你这是怎么了?”一位有洁癖的女同学道,“交给我,你先去喝茶。”    又问叶妩,“这狗叫什么?”    叶妩道:“就叫小狗。”    “你太敷衍了,回头我帮它取几个名字,你再选一个。”同学道。    说罢,就把狗抱走了。    叶妩坐到了她们中间,低声问康暖:“七哥在家吗?”    “在呢。”康暖笑道。    正说着话,康昱进来了。    他看了眼叶妩,脸上露出几分笑容。那笑容是真诚的,热情又有点内疚。    他终于服软了。    “阿妩,你能不能过来,我跟你说几句话?”康昱道。    叶妩就站起身。    两个人走到了屋檐下,康昱跟她道歉,说昨天他情绪太糟糕了。    “对不起阿妩。”他拉住了叶妩的手,“我不该惹你生气的”    叶妩也不想闹脾气,太累人了,她昨晚都没睡好,故而借坡下驴,道:“无妨的。”    然后,有人出来了。    “阿妩,你的狗洗好了,你快过来帮它擦干。”女同学道。    康昱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问:“你的狗还在?”    叶妩似乎也明白了。    这个瞬间,叶妩的脸色也很难看。    叶妩此刻才懂,她终于知道康昱要什么了:要那只狗消失。    康昱并未消气,因为解释是空泛的,他需要叶妩做出行动。    叶妩应该做的,就是把那只让康昱误会的狗送走。    等康昱没瞧见叶妩的狗时,他心情彻底好转。    “你的狗还在?”康昱的问题,似炸雷在叶妩耳边响起。    她明明说过了,这狗是她自己买的,只因那卖狗的小女孩很可怜,等着钱救命,她一时仁心大发。    哪怕是这样,康昱也容不得吗?    “嗯,还在。”叶妩站起身,正面回答他,“我
第1001章 立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会养着它。既然我买了它,它就是我的责任。”    说罢,她转身就进了房间。    康昱立在那里,脸色煞白。    叶妩的狗已经洗干净了,用一条很大的巾帕包裹着。    打湿了毛发的狗,越发的小,而且很瘦,可怜巴巴趴在巾帕里瑟瑟发抖。    叶妩问她同学:“这样冷的天,它不会冻伤吧?”    “你放在壁炉旁边擦,擦干净了再抱出去,不会挨冻的。”同学道。    她们在旁边玩,叶妩坐在壁炉前,她余光瞥见了康昱的身影,他也进来了,坐到了她身边。    叶妩低垂着眼帘,不看他。    康昱看了这狗,瘦而小的,洗湿了不仅丑,还有点可怕,像个小怪物。    他道:“我帮你吧?”    叶妩说:“不用了。一条小狗,不用两个人折腾,白吓坏了它。”    康昱就沉默坐在旁边。    叶妩希望他说点什么,希望他把方才的想法收回去。    可从头到尾,康昱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他不会接纳叶妩的狗。往后的日子,哪怕他和叶妩和好了,他还是不喜欢她的宠物。    叶妩想到这里,心里越发的难受。    她没有回家,而是去找顾轻舟了。    她半下午的跑过来,脸色很难看,隐约是要哭出来,顾轻舟就把她领到了楼上的房间。    佣人端了热茶,顾轻舟才问:“怎么了?”    叶妩把事情说了一遍。    心情原本就很苦,可话说出口,就越发苦涩。    她说着就哭了。    顾轻舟素来没有立场,此刻终于发话了。    “阿妩,爱情很可贵,也很值得付出。可若是在爱情里没了自我,以后的生活也艰难。这件事,你没有错。既然没有错,就要坚持自己。”顾轻舟道。    顾轻舟想一想,假如司行霈陪同一个对他有好感的女人出门,而且买一条宠物狗回来,自己是否高兴?    她不会有什么想法。    她知道这是司行霈买的,而司行霈看到这条狗,是不会想起那个女人的,仅仅是喜欢狗。    有了这样的明确,折腾和吃醋实在小家子气。    “我需要和他分手吗?”叶妩泪眼婆娑问顾轻舟。    “你想分手?”    “如果他一直不肯放过这件事,我会提出分手。”叶妩道,“我受不住这样的压力。”    爱情会遇到很多问题,而分手似乎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阿妩,老师还是那句话,立场对的时候,就不要退缩。爱情不是你一个人的付出,不是你让步或者服软就能换来和平的。”顾轻舟道。    叶妩把这几句听进去了,她点点头。    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主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