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amp;amp;amp;lt;h3 css="read_tit">第999章 看似仁慈的恶毒</h3>    蔡长亭湿漉漉坐在汽车里。    他想起了很多事,想起他利用过的那些人,然后就想到了顾轻舟。    他辜负了不少的人,故而他如今这幅样子,也是罪有应得。    何时对顾轻舟起了心思?    他不知道,他从未对任何人动心,他有时候搞不明白自己的好胜心和爱慕有什么差别。    他想要赢,赢得女人的芳心。    他不知何时动了情丝,等他终于明白的时候,已然是痛不欲生的痴念了。    “情果是苦的。”他想起了这句谚语。    雨,尚未停歇,屋檐下水滴叮叮当当。    顾轻舟和司行霈躺在软软的被窝里,两人都懒得去洗澡,完事后彼此依偎着抱在一起。    明明是司行霈的耕耘,顾轻舟却感觉累极。    司行霈的手掌,一下下轻轻抚摸着她光洁后背。    “信我交给了督军。”司行霈道,“督军看完之后,他非常震惊。他说自己在我姆妈去世之前,和蔡景纾只是认识,没有什么接触。”    顾轻舟微讶。    这件事的性质,似乎一下子就变了。    她从前还以为,蔡景纾是司督军追求来的,蔡景纾那时候不情不愿。    不成想,蔡景纾早已知晓了司督军和妻子感情不和,暗地里下拌子,蓄谋已久。    此事颠覆了顾轻舟的看法。    只是,男人到底对女人的了解多么浅薄,才能二十几年没发现?    顾轻舟心中说不出的惶然。    她搂紧了司行霈,将自己贴在他身上,从他身上汲取力量和安全感。    “如果督军睁只眼闭只眼,你打算怎么办?”顾轻舟问。    司行霈当然不是善待司夫人,也不是善待司督军。    他把此事交给司督军,而非痛快一枪毙了司夫人,因为他想要他们痛苦。    这种痛苦是漫长的,几乎要把他们凌迟而亡。    司督军会经历漫长的煎熬、选择、内疚,余生都别想好过;而司夫人,也会惊恐和担心,一直到死都不能安宁。    顾轻舟觉得,这还不如一刀杀了他们。    司行霈仍是那个司行霈,他只是把他的善良给了顾轻舟。对待其他人,他一如既往的狠毒。    “不要操心了,轻舟。”司行霈低头,吻了下顾轻舟凉软的发。    顾轻舟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只是想到司督军,想到他为司慕和芳菲去世的悲痛,顾轻舟心头发怯。    司行霈还给司督军和司夫人的,只是他小时候,他和他外祖父母承受的痛苦罢了,所以顾轻舟不能轻飘飘说任何不恰当的话。    她唯有沉默。    她依靠着司行霈,把自己的身子贴在他温暖的胸膛上。    她只希望,他胸前的那团热血——为了天下统一那团血,不要变凉,不要心灰意冷而改变自己。    “司行霈”顾轻舟低声喊他。    他嗯了声。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顾轻舟道,“哪怕是下地狱,我也会陪着你的。”    司行霈唇角微翘。    这么久,似乎第一次笑。    “乖。”他又吻了下她的头发,声音里添了点温度。    外面的雨,始终没有停歇,淅淅沥沥敲打着窗棂。    顾轻舟在司行霈的怀中沉沉睡去了。    醒过来时,司行霈出去了。    他下午才回来,拎了一盒子蛋糕给顾轻舟,表情已经舒缓了,道:“睡得还好?”    “挺好的。”顾轻舟说。    她让佣人去煮了红茶,来配蛋糕吃。    司行霈坐在她身边,随意把沾满泥土的军靴搭在茶几上。    顾轻舟蹙眉:“你讲究一点!”    “讲究什么?”司行霈不以为意,“你还敢嫌弃我?”    “我嫌弃!”顾轻舟站起身,要去脱了他的靴子,佣人已经拿了拖鞋过来。    司行霈换了鞋,佣人也把茶几擦干净了,顾轻舟就决定,以后不再这边喝茶了,无论如何也要去餐厅。    她起身去吃蛋糕时,司行霈就顺势搂住了她的腰。    他用暧昧的姿势,将她压在沙发上,轻轻撩拨了她额前碎发:“叶督军的六姨太怀孕了,你那药方不错嘛。”    顾轻舟道:“你敢质疑我的医术?”    “不敢,果然是好医术。”司行霈道,“轻舟,我嫉妒”    顾轻舟的心,略微缩了下。    她沉默一瞬,才道:“那我们要不要”    “我们说了,等和平了再生孩子。”司行霈打断她,“不过,我太嫉妒了,你得补偿我。”    说罢,就把顾轻舟扛上了楼。    顾轻舟身子凌空,差点叫出声,顿时就没了好脸色。    她挣扎着说要吃蛋糕。    “别急,蛋糕没长腿,不会跑的。”司行霈含着她的耳垂,口齿不清道。    顾轻舟就感觉自己没活路了,像落入司行霈wang里的鱼儿,挣扎全是徒劳。    她任由他折腾。    因为是下午,他精神特别好,折腾起来就没完没了的。    等结束的时候,顾轻舟想去洗手间洗澡,双腿却一个劲儿发软,腰也疼得不行。    司行霈反而精神抖擞。    她又暗骂了他几句,司行霈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他自己去了洗手间,放了满浴缸温暖的水,这才将她抱过去。    “最近这些日子,那个老巫婆为难你没有?”司行霈问。    他又活过来了。    不提他母亲那件事,他就跟往常一样。    老巫婆,说的是平野夫人。    “没有,她对我很客气。”顾轻舟道,“威胁了我,她也没好处。”    她顿了下,轻轻打起一串水花,对司行霈道,“上次的事,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    “什么不对劲?”司行霈问。    “蔡长亭和平野夫人,那么大费周章,不可能只是如此结果,总感觉他们做了什么。”顾轻舟道。    司行霈道:“既然猜测不到,就不要多想。”    他摸了摸顾轻舟的面颊,道:“你这么小的年纪,如此劳心,都是我照顾得不
第999章 看似仁慈的恶毒-->>(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够好。”    顾轻舟心中暖融融的,比这热水里更暖。    她道:“别胡说,你一直照顾得很好。”    司行霈就感叹。    虽然经历些磨难,她终究是他的。就这一点,老天爷厚待了他,他从那时候就发誓过,要感谢上苍的。    如今,他也不能忘。    他不想太过于极端,失去了上苍的庇护,从而失去了他的轻舟。    屠夫放下了刀,因为一切的积德行善,都是指望将来某一天,上苍能给他的轻舟一个活命的机会。    司行霈勾起了她的下巴,轻轻吻了她一下,说:“你这样说,算是对我的嘉奖了。”    洗了澡,顾轻舟睡了半个小时,下楼时红茶已经煮好了。    外面的雨彻底停了,却隐约是要下雪。    桃花雪是好征兆,今年肯定风调雨顺,故而佣人们都盼望着。    顾轻舟一边吃蛋糕喝茶,一边也祈祷着桃花雪。    然后,叶督军府打电话过来。    “督军安排了晚宴,请司师座携太太赴宴。”副官道。    司行霈懒洋洋问:“没下个请柬吗?”    副官道:“司师座喜欢什么样式的请柬?”    司行霈就觉得索然无味。    他答应去赴宴。    回头见顾轻舟在吃第二块蛋糕,司行霈说:“晚上要去叶家吃饭,少吃一点,免得晚饭吃不下。”    他说这话,像是父亲教导女儿。    顾轻舟还真听话放下了小银勺子。    下午四点半,司行霈就带着顾轻舟出发了,因为他还有点事要跟叶督军说,三两句说不完,他又不想饭后耽误时间。    他还要早早带轻舟回来睡觉。    司行霈自己开车。    车子到了叶督军府时,正好遇到了叶妩放学。    开车送叶妩的,居然是苏鹏——那个长得有点像外国人的苏鹏。    叶妩手里,还抱着一个雪白毛茸茸的小东西,是一只小奶狗。    她爱不释手,跟苏鹏道谢。    “吃了晚饭再回去?”叶妩问他。    苏鹏道:“不了,婶母和外婆等着我吃饭,我答应了的,一个月也回不来几次家,不能叫她们空等。”    “代我向你婶母问好。”叶妩笑道,“谢谢你送的狗。”    苏鹏颔首,转身就上了自己的汽车。    司行霈在车子里,瞧见了这一幕,低声对顾轻舟说:“这个苏鹏会来事。”    “对,他非常机灵。”顾轻舟道。    下了车,叶妩就迎了上来,笑着把她的小奶狗给顾轻舟瞧。    “可爱吗?”叶妩问。    顾轻舟道:“可爱。”    她摸了摸小奶狗的头,就想起了她的兰和暮山。她把它们交给了张辛眉,不知那混账小子可有好好照料它们。    顾轻舟的心思浮动。    叶妩察觉出她不对劲,道:“老师,送给你吧!”    “我有宠物的,在上海。”顾轻舟笑道。    叶妩忙问是什么,顾轻舟就告诉她是狼,叶妩吃惊不已。    两个人说着话,就到了饭厅。    不成想,康昱居然就坐在饭厅里,瞧见了叶妩手里的小奶狗,康昱脸色微变。    “我祖父让我过来送礼,我先回去了。”康昱道。    叶妩微愣。    既然坐在了饭厅,说明督军留了他吃饭,怎么又要走?    叶妩把狗递给了佣人,追上前喊住了疾步离开的康昱。    “怎么啦?”叶妩很担心,“你没事吧?”    康昱的脚步却丝毫不停。    叶妩心中一顿,慢慢就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追。    康昱反而自己停下了。    他站到了叶妩面前,声音里全是怒意:“你今天做什么去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