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993章 随时挖坑的蔡长亭    吃了饭,顾轻舟坐在炕上,又沉思了片刻。    叶妩和叶姗见她并未开心,就纷纷询问缘故。    顾轻舟道:“你们别管我,我有点事想不通。”    “我们帮你想。”叶妩自告奋勇。    叶姗也跃跃欲试。    顾轻舟就道:“我觉得,此事跟蔡长亭和平野夫人脱不了关系,那个红玉肯定是平野夫人授意蔡长亭安排的。    但是,他们的目的,应该不是单纯挑拨我们。我在想,这zhong间到底有什么不对劲?我一直没想明白。”    叶妩和叶姗全梗住。    顾轻舟想不明白,她们也想不明白啊。    可以不问了,问了又满脑子空白,显得很白痴啊,两姊妹欲哭无泪。    顾轻舟被她们的窘态逗得哈哈大笑。    “也没关系,蔡长亭随时随地给我挖坑,这次挖的坑,也未必就能兜住我。”顾轻舟道。    蔡长亭表面上跟顾轻舟交情不错,背地里下刀子,已经不止一回了。    他害顾轻舟的时候,从不手软。    顾轻舟缩在叶妩这边,跟她们一会儿说说话,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    她去茶楼见了司行霈。    司行霈想要一个结果。    一进门,顾轻舟先坐下,问他:“审问得如何?”    “她已经全部招了,也拿到了口供。”司行霈道。    顾轻舟颔首。    他心情有点颓败。    顾轻舟就站起身,坐到了他腿上。他搂住了她的腰,将头埋在她的胸前,汲取这点温暖。    顾轻舟轻轻抚摸他的头发,问:“想你姆妈吗?”    “想。”司行霈道,“这几天总是梦到她。一梦到她,就到处都是血。”    司行霈见血就不能自控,这个毛病如今改掉了七八成。他那是心理阴影,是他母亲去世留下的。    顾轻舟填满了他的生活,那些阴霾和尘埃被扫出去,他的心疾也在不知不觉zhong自愈。    如今看到血,心zhong还是有大杀四方的冲动,这种冲动却能被很好的控制,让它逐渐隐没。    “她死得很惨。”司行霈道。    顾轻舟沉默了起来。    她搂紧了他的脖子,和他依偎着。    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一个小时就过去了,司行霈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而顾轻舟依旧去了平野夫人那边。    她表情如常。    平野夫人则问她:“司行霈找了个很漂亮的姨太太,这是真的?”    “不是。”顾轻舟道,“只是旁人送给他的,成了他的烫手山芋。”    平野夫人心疼看着她:“轻舟,你不用故作大度!你们年轻人不好处理,额娘出面,替你摆平。”    顾轻舟看了眼她。    这一眼,意味深长,却也有了几分示弱的哀求。    平野夫人见她松动了,道:“大人出面了,司行霈若是如此不听话,我就要摆丈母娘的谱儿。”    顾轻舟沉默。    蔡长亭就来了。    平野夫人对蔡长亭道:“你去告诉司行霈,我明晚请他吃饭,让他带着他的新姨太太一起来。”    蔡长亭抬眸去看顾轻舟。    顾轻舟回视他,眸光安静,眼波里毫无涟漪。    她和平常没有任何不同,甚至看不到伤心的影子。    她越是镇定自若,心zhong越是剧烈,这是蔡长亭和平野夫人的认知。    “夫人,轻舟还在呢,要不要.......”蔡长亭试探着问。    他问完了,就看向了顾轻舟。    顾轻舟沉思了一瞬。    她沉默着,最终也没有开口。    平野夫人就替她做主了,说:“你去请就是了,让他带上那个新姨太太。”    “不是姨太太。”顾轻舟突然开口。    她面上没什么表情,既不是强颜欢笑也不是悲伤愤怒,而是安静,告诉平野夫人和蔡长亭,“那个女人,不是他的姨太太。”    “他为何带在身边?”平野夫人问。    这问,是真心实意的问,问得不带试探和虚假,好似她真的不知道。    “他说,那个女人长得像他母亲。”顾轻舟道。    平野夫人脸色微落。
第993章 随时挖坑的蔡长亭-->>(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蔡长亭潋滟眸子一转,道:“还有这种事?”    “就是说,像他母亲,所以他不准备将她送走么?如此掩耳盗铃留在身边,是要坏事的。”平野夫人道。    顾轻舟就站起身。    她道:“我自己会处理。”    “一起吃饭。”平野夫人声音一提,拿出了母亲的威仪,“我的女儿是堂堂正正的固伦公主,哪怕我们的家国没有了,血脉仍是高贵的,你不许退缩!”    温柔或者强悍,都需要时机。    时机把握得好,就会动人心魄。所以平野夫人看到顾轻舟脚步一顿,没有继续拒绝就离开了,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平野夫人给蔡长亭递了个眼色。    蔡长亭就去了趟司行霈那边。    顾轻舟回到院子里,心思稍微松弛。    “一切都跟我预想zhong差不多,就是借吃饭的时候闹事,把红玉彻底绑在我们夫妻身上。”顾轻舟想。    意料之zhong的,就没什么好担忧。    顾轻舟和司行霈没有直接杀了红玉,因为他们也需要利用红玉,来反将平野夫人一军,得到他们的目的。    大家各怀心思,就只能考验本事了。    顾轻舟安静坐着,什么也不做。    她也没有继续和司行霈见面,而是默默想着她的心思。    第二天的下午,蔡长亭过来找她。    他拿了一个硕大无朋的礼盒,礼盒里是一整套的衣裳,还有靴子。    一件白色旗袍,一件绯红色风氅,一双鹿皮小靴。    “这是夫人吩咐的。”蔡长亭道,“试试看?”    “我喜欢穿皮草,皮草暖和。”顾轻舟道。    皮草既暖和又贵气,顾轻舟不知平野夫人到底为什么嫌弃它庸俗。    “这件风氅,是灰鼠皮的里衬,也非常暖和。”蔡长亭说。    然后他把衣裳抖开。    顾轻舟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只是问:“这么重视?”    “夫人一直很重视你。”蔡长亭道。    如此一来,既得到了顾轻舟的好感,同时失败了之后还能给顾轻舟依靠,拉近母女感情。    蔡长亭和平野夫人一直都打一手很如意的算盘。    顾轻舟道:“那我收下了。”    蔡长亭离开之后,顾轻舟开始更衣、梳头,把自己装扮起来。    这套衣裳,不管是样式还是颜色,让她看上去都偏年幼,像个十七八岁刚刚毕业的女学生。    她最近的打扮,总是往贵妇那条路上奔,然而她才二十出头。    如此年轻,就把自己弄得老气横秋,估计平野夫人早已看得胃疼了。    想到这里,顾轻舟忍不住笑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