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992章 另辟蹊径的美人计    顾轻舟开了走廊上的灯,却关了里卧的,也没有拉窗帘。    她斜倚在大门口的柱子阴影处,听着那串风铃簌簌,心zhong想了很多。    她想到了蔡长亭和平野夫人,尤其是蔡长亭。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顾轻舟自问。    这个问题困扰着她。    她把所有事都梳理清楚,行动也果决,得到了第一手的信息,可到底哪里不对劲,她仍是没搞明白。    有人在身后,紧紧捂住了她的唇。    他的掌心炙热,呼吸也炙热,低声道:“打劫——劫色!”    顾轻舟打了下他的手背。    她想问题太过于入神,司行霈什么时候来的,她都不知道。    她拉了他的手,进了屋子。    一进来,顾轻舟就拉上窗帘,只留下小小缝隙,让走廊上的灯光映照进来。    他们在暗处,院子是明处,防止隔墙有耳。    顾轻舟和司行霈立在柜子后面,彼此依靠着。    “是蔡长亭做的。”顾轻舟道。    “确定?”司行霈表情微敛,手劲也略微收紧了些,“轻舟,你有把握?”    “嗯。他问我,你为什么不能把那个女人丢下。可见他知道理由,这就是他的计划。”顾轻舟道。    司行霈沉默了一瞬。    他贴着顾轻舟的面颊,思绪有点走空,而顾轻舟也在沉思。    良久之后,司行霈先回神,道:“那就照原计划吧?”    “好。”顾轻舟道。    她推了下司行霈:“你先回去,我们明天见面,再仔细聊聊。”    司行霈也没心情和她亲热,心zhong有点沉重。    顾轻舟摸了下他的脸,低声道:“司行霈,对不起.......”    司行霈低头,在她眉心吻了下,说:“此事跟你无关,轻舟。我明天下午找你,时间应该差不多?”    “差不多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摸黑离开了。    等他一走,顾轻舟把前后的思路串联着,仍是觉得有个地方没有触及到。    她不愿意多想。    “我需要精力充沛。”她如此告诉自己,故而强迫自己进入了梦乡。    顾轻舟睡得很浅。    早起时,叶妩和叶姗来了,带了督军府的美食。    顾轻舟想问题想的太过于入迷,导致叶妩和叶姗都以为她伤心过度。    “轻舟,我从未见过比你更厉害的女人。论起谋略和威信,你一点也不比司行霈差,何必如此受气?”叶姗道。    顾轻舟抬眸,就见这对姊妹俩满脸的忧色,而且全是倦容,估计昨夜没睡好。    她心zhong不忍,就对她们道:“去阿妩那边,我们关上门说说话。”    食物也带走了。    到了叶妩的院子,顾轻舟先给自己盛了米粥。    她又给叶妩和叶姗盛了,对她们道:“吃点东西吧。”    “老师......”叶妩犹犹豫豫的,在斟酌用词。    顾轻舟打断了她:“阿妩,你知道我婆婆叫什么名字吗?”    叶妩微愣。    她们当然不知道了,司行霈的母亲去世多年,别说她们,就是岳城又有几个人知晓?    “我婆婆叫鸿豫,她父亲是个落魄进士,一生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女儿身上,若不是她爱上了司督军,留下来嫁给他,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她现在肯定很有成就。”顾轻舟道。    叶妩和叶姗不太明白,好好的,为什么要说到司行霈的母亲?    “.......司行霈带过来的女人,她叫红玉,而且容貌和司行霈的母亲有六成相似。”顾轻舟道。    叶妩和叶姗震惊张大了嘴巴,一时间没合上。    顾轻舟道:“这个女人是市长送给司行霈的,若是留在平城的官邸,那么司行霈母亲留下来忠心耿耿的佣人朱嫂,八成可能会被这个女人利用。    若是赶走她,又跟市长公然撕破脸。司行霈正是用人之际,那市长估计也是被人陷害,不知其zhong深浅,司行霈暂时还腾不出手去教导他。    所以,他把她带在身边,送到太原府来,远离江南那个漩涡,保全自己的面子,也维持平城政权的稳定。”    顾轻舟又说,朱嫂是司行霈最信任的管家,一直帮他操持家务,他的生活很安逸顺心,都是朱嫂主持得力。    一旦朱嫂被攻破,后方失守是小事,朱嫂晚节不保,就别谈安享晚年了,这才是司行霈不能忍受的。    他的长辈,如今最亲近的就是朱嫂。    “司行霈对他母亲的印象深刻,虽然他母亲去世的时候他还小。他家里有母亲的照片,还有朱嫂和他外祖家帮他一起回忆的各种画像和雕塑。    红玉名字像司行霈的母亲,容貌也像,司行霈对着她,是生不出男女之情的,所以我不吃醋,也不担心。”顾轻舟道。    叶妩和叶姗听到这里,压在心口的那团火,这才慢慢熄灭。    其他方面不知道,像司行霈的母亲,大概就是最好的庇护了。    “这是谁干的?”叶妩问。    顾轻舟道:“我正在调查。而且,我做出伤心欲绝的样子,就是给人看的。旁人没吓到,你们俩倒是先吓死了。”    叶妩不好意思笑笑。    叶姗也道:“我们这不是担心你吗?”    顾轻舟道:“我能不懂吗?好了,现在别担心了,快点吃饭。”    她把小菜往前推了几分,让叶姗和叶妩赶紧一点。    叶姗一边吃,一边沉思这件事,突然道:“不对啊轻舟!”    顾轻舟用银勺,慢慢舀米粥,问:“什么不对?”    “这世上的美人多了去,干嘛用一个像司行霈母亲的人?明知司行霈对着她生不出情分来,不是白忙一场?”叶姗提醒她。    想到这里,叶姗就觉得事情很不简单,她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弯。    顾轻舟笑道:“干嘛要司行霈对她动情呢?你以为司行霈能随便收下一个美女么?想要被司行霈接受,美色是不行的,需得另辟蹊径。    像他的母亲,他见到的第一眼肯定会发呆,从而失去了拒绝的先机;他也会考虑,如此像他母亲的人,丢在外面是否对他有影响,故而先接受了。    只要这女人成功到了司行霈身边,就是安插在我们两口子zhong间的钉子。    树欲静而风不止,司行霈和我彼此信任,可
第992章 另辟蹊径的美人计-->>(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谁又能架得住有个内鬼兴风作浪?时间久了,我们两口子离心离德,别人的目的就达到了。”    叶姗听了,只感觉后背冒寒。    如果是叶姗,只怕一时间没那么冷静的头脑,去思考如此多的问题。    她肯定会先闹起来。    一旦闹了,就彻底失败了,幸而面对此事是顾轻舟。    顾轻舟有时候挺可怕的。    多少女人能在自己的爱情和婚姻上这样冷静而理智?她依仗着什么呢?    “所以,人家就没想过把那女人给司行霈做姨太太,背后的目的是让你们俩生罅隙?”叶妩也终于明白了。    顾轻舟颔首。    就是这么个道理了。    “那是不是会有后招?”叶妩问,“既然要达到如此目的,没有后招就不够稳固啊。”    这算是说对了。    人都塞进来了,后面肯定还有招数,要不然顾轻舟做戏是图什么?    “后招是很容易想到的。”顾轻舟道。    叶妩和叶姗就崇拜看着她。    怎么想得到?    反正她们俩是想不到的。    “......如果是我,我就会安排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人刺杀我,然后红玉挺身而出救下我。    从此,她就是我和司行霈的恩人,再给她编造一个悲惨绝伦的身世,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离开了我们两口子就没有活路。    她对我有恩,再加上她身世可怜,又长得像司行霈的母亲,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把她留在身边,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如此一来,我们想要杀掉她、送走她,全部都会受到舆论的攻击,甚至会被律法问责。”顾轻舟道。    叶妩就猛然站起来。    她拉了顾轻舟的胳膊:“老师,这计划简直恶毒,他们肯定会这样做的,你这几天哪里都不要去!”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道:“让那个女人不准出门!”    “这是我猜测的,人家未必用这招。”顾轻舟笑起来,让叶妩坐下。    叶妩却担心极了。    顾轻舟告诉她:“阿妩,别害怕坏事。你越是害怕,它越是会发生。”    叶妩重新坐好,深呼吸几口气。    她终于淡定了些,让自己恢复了理智。    “老师,你们要怎么办?”叶妩问。    “先下手为强。”顾轻舟笑道,“司行霈想要得到一个秘密,所以我们还需要这个红玉。”    “什么秘密?”    “阿妩,我不能告诉你,这是司行霈的事。如果是我自己的,我会知无不言。”顾轻舟道。    人是蔡长亭安排的,那么平野夫人肯定见过司行霈的母亲,司行霈想从平野夫人口zhong得到一个秘密,却又不想被平野夫人要挟,故而只得先设下计谋去要挟她了。    叶妩连忙道:“不不,我就是问顺口了,并不是想要打探什么。”    顾轻舟嗯了声。    话说开了,叶妩和叶姗姊妹心情一下子就明媚了,也开始吃饭,虽然米粥有点凉了。    叶姗还笑着道:“我就知道,任何事在你们两口子面前,都不能算事。”    顾轻舟笑了笑。    “.......你们不算计旁人就很好了,还能被算计了?”叶姗又道。    叶妩觉得她二姐话收不住了,连忙给她使了个眼色。    不成想,顾轻舟却没有生气,而是笑着接话道:“要是其他人也有你这样透彻,我们就没啥麻烦事了。”    自大!    叶妩和叶姗就觉得,这一刻的顾轻舟,简直狂得没边。    叶妩觉得,她如此狂妄真好,好过她失魂落魄。

最近阅读